歐美遊戲行業裡的酒文化


編者按:本文是外媒記者對歐美地區遊戲從業者進行的調查,試圖揭露飲酒文化對遊戲行業的負面影響。在臭名昭著的“科斯比套房”曝光後,媒體界對遊戲行業的飲酒過量問題投入了更多關注。這些問題和加班文化一樣長此以往,且難以根除,還引發了輿論關於歧視、騷擾等更多負面現象的討論。

10年前,當安娜參加她在遊戲行業裡的第一次活動時,老闆給了她一句忠告。

“他告訴我不能對某些男性參與者太過友好,否則可能會帶來麻煩。”安娜回憶說,“他不想讓我陷入那種糟糕的境地,最好遠離活動現場的某些行為。”

現在回想起來,老闆的擔心並非多餘。當時,她參加的是一場遊戲展會的聯誼派對。 “結束之後有個男的一直在場館周圍跟踪我。”

前段時間,安娜參加了另一場業內活動,由非營利組織Women In Games舉辦、動視暴雪贊助的GDQ派對。按照主辦方的初衷,這本應是一場專門為遊戲行業女性從業者舉辦的活動,但卻被描述為“男性的獵場”。在社交媒體上,有人公開批評GDQ沒能保護參與者。據一位參與活動的女性說,“幾個不合適的男人”被允許入場,其中一個還不停地摸她。

這些活動的共同點之一是,現場總會有人過量喝酒。在遊戲行業裡,從業者經常在酒吧或俱樂部裡交流。例如在動視暴雪,某些員工針對女性的騷擾行為經常發生在酒精氾濫的團建活動中,尤其是暴雪嘉年華上臭名昭著的“科斯比套房”。那個房間的照片裡充斥著大量酒精元素,許多令人震驚的騷擾事件都與之有關,有人看到前暴雪資深開發者阿萊克斯·阿弗雷西比曾在那裡強行親吻、摟抱女同事,以至於其他人不得不將他拉開。

“科斯比套房”醜聞被曝光後,數名暴雪開發人員被解職

缺乏節制的業內活動

許多活動為參與者提供不限量的酒精飲料,安娜認為,這助長了行業內的有毒文化。 “它為活動上無節制地喝酒打下了基調,因為隨時都可以拿到。”

對某些喝酒的女性來說,飲酒文化還會帶來另一個問題。 “我喜歡社交,友好待人,喝酒讓這些特質顯得更加強烈。”Team17高級社區經理瑪麗恩·安說,“問題在於,無論是不是在遊戲行業,往往有人傾向於認為這意味著我很開放,除了喝酒和聊天之外,還可以接受更多其他行為,甚至覺得喝著酒聊天是在調情。”

“如果沒有信得過的人陪同,我不太會去參加任何公司內外的活動,喝酒也從來不會超過兩杯,否則就會缺乏安全感。”

延伸閱讀  勇者打敗魔王后,遭到人類背叛,於是跑去投靠魔王

在行業內,許多人對各種活動期間酒精氾濫的現象感到不安。泰勒·哈德威克正在將行業內活動的安全問題作為博士學位的研究課題。 “在研究過程中,與我交談過的所有人都將行業活動中的飲酒文化描述為一個巨大的安全問題,無論他們在性別、種族、性取向、身體狀況等方面有多少差異。”

濫用酒精滲透進成年人的世界,遊戲也不例外

不過,酒精本身並非引發擔憂的唯一原因,活動安排的時間、地點、人員等等也可能被加入列表。 “在飲酒以外,酒吧被很多女性認為是不適合社交的場所。那裡往往很吵鬧、光線昏暗,人與人之間很難保持距離。”哈德威克說,“還有個問題是,由於這些活動經常在夜裡舉行,再加上許多參與者可能剛剛來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尤其是女性和少數族裔,不得不面對更多的安全問題……在遊戲工作室和行業活動中,大部分擔任領導職位的人是白人男性,不太可能主動考慮弱勢群體的需求。”

有人喜歡喝酒,但不一定願意參加派對——在那種環境下,喝酒會讓人覺得不安全。但就算這些人遠離各種派對和活動,工作場所本身也未必安全。在某些公司內部,過度飲酒的文化已經滲入日常工作,就連某些男性也會感到不舒服。

來自Rockstar Games的員工此前曾公開表示,一種“扭曲的心態”迫使他們參加在脫衣舞俱樂部舉行的活動。在公司內部,前產品開發副總裁杰羅尼莫·巴雷拉曾以“醉酒後的滑稽動作和惡作劇”而聞名,據說在喝醉之後毆打了一名遊戲設計師。還有消息稱,巴雷拉曾經警告Rockstar員工,如果有人不參加這些社交活動,就會被解僱。

2016年GDC期間,微軟舉辦的派對曾因過於夜店風而招致批評,Xbox部門負責人菲爾·斯賓塞為此公開道歉

根據哈德威克的研究,這一事件並非孤例。 “有在遊戲行業工作的女性曾經告訴我,為了被團隊接受和認可,迫於壓力,她們不得不在私人場合陪男性喝上幾杯。如果不喝,有可能錯過工作機會。”哈德威克說,“從推動行業發展,營造真正具有包容性、多樣性的環境的角度來看,這種做法不具備可持續性。”

“企業文化”

酒精氾濫問題當然並非遊戲行業獨有,任何行業、職場都可能面臨這種情況,只是以玩家或業界新人的想像,很難相信這種事會發生在自己熟悉的行業當中。

當然,要談論遊戲行業的酒精問題,還得聊聊為什麼很多人希望進入這個行業:對大部分從業者來說,開發遊戲是一種愛好,成為自己所熱愛行業的一員就像畢生夢想。

這是個從零開始的行業,很多大公司在創辦初期只有幾名成員,沒有人力資源部門。某些公司利用了年輕人創作遊戲的夢想,誘使他們入行,迫使他們長期承受待遇低、被虐待和過度加班的工作環境……久而久之,某些人會覺得,既然從事遊戲開發更像一個激情項目,而非一份真正的工作,深究就業權益似乎不合時宜。同樣,既然我們享受做遊戲的樂趣,為什麼不為下一次工作會議預訂一間開放式酒吧呢?

不過,在許多業內知名人物面臨不當行為指控的當下,人們很難推論出在活動中喝酒的必要性。英國近期的一項研究表明,只有大約21%的職場女性願意看到在各種活動提供酒精飲料,這可能會引發另一種擔憂——不喝酒可能會讓自己無法順利進入這個行業。

還有人因為各種其他原因不能喝酒,比如信仰不同、身體狀況等等。在飲酒文化盛行的遊戲行業,這將導致他們很難拓展人脈。如果在Rockstar那樣的公司,他們可能會被迫違背自己的意願。

在極端的例子裡,新員工拒絕喝酒會被打耳光

作家吉尼·麥克斯韋說,許多不喝酒的人經常形容這類活動“難以接近”或“充滿敵意”。 “對某些人來說,酒精就像社交潤滑劑,但在其他人看來,它可能令人疏遠,甚至是危險的。”麥克斯韋還指出,酒精可能會加劇遊戲行業的性騷擾問題。

延伸閱讀  《帕特里克的無窮箱子奇遇》:“推箱子”與數學奇遇記

這並不意味著讓人喝酒總是出於惡意。據一名前GOG員工透露,在他們的辦公室裡,所有人隨時都可以喝酒。 “在GOG工作時,我們經常下班後聚會,在辦公室裡喝酒。有時,如果要在深夜發布某款遊戲,公司也會提供酒飲……在華沙,有一家遊戲公司甚至在招聘廣告上說,他們總是會在冰箱裡放上冰鎮啤酒。”

對於飲酒話題,這名前GOG員工並沒有任何其他想法,只要適量就好,GOG提供的酒精飲料也沒有造成任何負面影響。不過他承認,這肯定是遊戲行業裡存在的問題。他透露,GOG一度在向媒體提供的新聞資料袋中放入酒精飲料,不論對方是否喜歡。後來,考慮到某些記者因為個人原因不能喝酒,他們會事先詢問再做安排。

過去幾年受疫情影響,遊戲行業的許多活動轉移到線上,但參與者的安全感並不能說完全得到保障。 “在互聯網平台上進行的活動,准入門檻變得更低了。”哈德威克說,“與配備了安保人員和志願者的線下活動相比,數字活動組織方投入內容審核的資源往往較少,這會引發另外一些領域裡的問題。”

遊戲中有一些對酒精過量的描寫,但現實中可能更殘酷

直到業內的所有“科斯比套房”被拆除前,很難想像在開放式酒吧進行的從業者派對值得信任。許多高層管理人員即便在清醒時都未必能完全管住自己,如果過量飲酒,他們的劣行很可能會變本加厲。

“與其說這個行業不值得信任,我更想問一句,社交活動究竟是否需要開放式酒吧?”哈德威克說,“你可以讓人們選擇是否喝酒,但如果提供無限量的免費酒水,那就是在玩火。近年來被廣泛討論的攻擊和騷擾問題,使酒精盛行的業內活動變得就像一杯毒雞尾酒。”

對某些人來說,派對就像遊樂場,但也有人將它視為雷區。即便活動順利進行,遊戲行業普遍存在的性別和結構不平等,也意味著有一部分人更容易被騷擾或侵犯。為了保障自身安全,許多開發者不得不採取一連串的預防措施。

考慮到遊戲行業內的很多不當行為都與飲酒有關,現在是重新評估所有活動、派對和社交聚會的時候了。我們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無酒活動將會成為常態,而不是例外。

 

本文編譯自:thegamer.com

原文標題:《Report: The Game Industry’s Relationship With Alcohol》

原作者:RHIANNON BEVAN

* 本文係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