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遊戲音樂會到遊戲音樂節


今年3月,遊戲音樂節(Game Music Festival)首次來到倫敦。

這是在歐洲舉辦的最大的遊戲音樂活動。在兩天的時間裡,遊戲玩家和音樂愛好者們欣賞到了《茶杯頭》裡的爵士樂,以及加雷斯·科克爾為“奧日”系列創作的原聲音樂的現場演奏,此外還有《漫威銀河護衛隊》《Genesis Noir》《死亡循環》和《光環:無限》等遊戲的作曲家演講。

音樂會在位於倫敦南岸中心、可容納2700人的皇家節日音樂廳進行。巴托什皇家管弦樂團演奏了《茶杯頭》的配樂,包括兩款“奧日”遊戲配樂的在內的《靈魂交響曲》(Symphony of the Spirits)則由著名的愛樂管弦樂團演奏、赫特福德郡合唱團伴奏。

從各個方面來看,倫敦遊戲音樂節的質量很高,會讓你覺得背後有一支由經驗豐富的專業活動組織者組成的龐大預算團隊。而實際上,遊戲音樂節的幕後團隊完全由志願者組成。這些人從小就熱愛遊戲,利用業餘時間策劃並組織了這場活動。

倫敦遊戲音樂節演出現場

“這得從16年前說起,當時我還是個喜歡玩電子遊戲的孩子。”遊戲音樂節創始人馬特烏什·帕夫拉克(Mateusz Pawlak)笑著說,“我接受過音樂教育,擁有鋼琴學位,所以意識到很多遊戲配樂都相當不錯。如果你不玩遊戲,就沒有機會聽到那些美妙的樂曲,真是太遺憾了。”

“十幾歲時我創建了一個支持英語和波蘭語的網站gamemusic.net,在上面發表了一些作曲家的訪談文章,並為遊戲配樂撰寫評論,這就像一種小眾愛好。後來我開始參與組織小型遊戲音樂的鋼琴獨奏會,發現這類活動頗受人們歡迎。當你在自己喜愛的遊戲裡投入大量時間時,自然會與遊戲音樂產生更多聯繫。”

“後來活動規模越來越大,我們在2016年組織了第一場’嚴肅’的遊戲音樂會,主題是’最終幻想’。這是個循序漸進、非常緩慢的過程,因為我們沒有任何壓力。”

隨著時間推移,帕夫拉克和他的團隊在2018年舉辦了首屆遊戲音樂節。 “據我所知,當時全世界都沒有類似這樣的節日。很多年前有類似的活動在都柏林舉行過,但我們除了辦音樂會之外,還會提供一系列教育活動。通過舉辦這個節日,我們希望讓更多人認識和欣賞遊戲作曲家,並享受一流的遊戲配樂。那些極具創意的遊戲原聲作品,理應得到更多的認可和讚賞,這既是我們的想法,也是我們的使命。”

Bartosz Pernal管弦樂團正在演奏《茶杯頭》的配樂

近年來,遊戲音樂節的規模持續擴大,並吸引了許多知名遊戲作曲家參與,如奧斯丁·溫特里(《風之旅人》)、傑斯帕·基德(《刺客信條》)、達倫·科布(《堡壘》)、彼得·麥康奈爾(《冥界狂想曲》)、尼爾·阿克里(《魔獸世界》)和鮑里斯拉夫·斯拉沃夫(《神界:原罪2》)等。

這些作曲家在音樂節上發表演講、舉辦講習班,還會現場表演。例如,溫特里曾在2019年指揮管弦樂團演奏《沙漠交響曲》(其中收錄了《風之旅人》《Abzu》和《旗幟的傳說》的配樂),在去年《靈魂交響曲》演奏期間,科克爾也彈了一首鋼琴曲。

延伸閱讀  盾娘第二季定檔,明年1月開播,梅普露又將獲得逆天技能!

“這是必須的,我們需要一位作曲家——我們將每場音樂會都視為對這位作曲家所有藝術作品的一次慶祝。因此,我們的所有音樂會都是專題式的。比如在《靈魂交響曲》中,我們從’奧日’系列選取了幾首原聲音樂,然後重新編排成完整、連貫的交響樂作品。”帕夫拉克說,“我們不想用不同遊戲的配樂來填充音樂會,這在某些人看來可能很有趣,卻不符合我們的初衷。我們希望帶來兩三首遊戲配樂,並以不同的方式將它們呈現出來。”

遊戲音樂節創始人馬特烏什·帕夫拉克

遊戲音樂節也作為一個基金會存在,使命是“將電子遊戲音樂作為一種藝術形式進行推廣”。帕夫拉克承認,由於資金有限,幕後志願者團隊的運作相當困難。

“這很難,我們是一支規模很小的初創團隊,但運作非常專業。”帕夫拉克說,“如今我們仍然將舉辦音樂節當做一種愛好,我認為是時候稍作調整了……兩年前,我們在歐盟註冊了基金會,所以我們是一家慈善機構,而非盈利組織。”

隨著遊戲音樂節的規模不斷擴大,並且變得越來越專業,帕夫拉克擔心過多的工作量會導致志願者們精力透支。 “我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如果繼續以目前的方式舉辦音樂節,我們恐怕撐不了太久了。專業水平上升的同時,意味著我們必須將組織工作做得更好。”

“我們只有五六個人,大家只能利用業餘時間做這件事,所以剛開始沒有想過它會變得如此專業。如今,遊戲音樂節已經變得與我們最初設想中的樣子完全不同,但我們都有自己的工作,無法投入太多時間和精力。”

倫敦遊戲音樂節的街邊海報

遊戲音樂節的總部設在波蘭。帕夫拉克認為,首次在波蘭以外的國家舉辦遊戲音樂節,標誌著這項活動向前邁進了一大步。然而,英國脫歐和疫情等因素使這次活動變得相當複雜。

“我們在行政管理、活動審批方面遇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難。與歐盟國家相比,讓音樂家前往英國,並在那裡舉辦活動更加困難,這是第一個挑戰。其次,疫情的影響仍然存在,這又是個挑戰……面對如此多的困難,真的很難籌劃像這樣的活動。但現在回頭來看,我們對倫敦遊戲音樂節非常滿意。”

“無論如何,這是個正確的決定,因為我們希望舉辦一屆非常國際化、高質量的遊戲音樂節。畢竟從文化的角度來講,倫敦是歐洲的中心。”

按照帕夫拉克的說法,他很快就決定將倫敦作為2022年遊戲音樂節的舉辦地,但團隊還考慮過柏林、漢堡、科隆和巴黎等其他歐洲城市。在場館方面,帕夫拉克的團隊還和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商談過合作的可能性,不過後來決定在皇家節日音樂廳舉辦音樂會。

帕夫拉克和他的團隊成員合影

“皇家節日音樂廳位於倫敦中心地帶,擁有悠久歷史,在音樂界久負盛名,是舉辦遊戲音樂節的最佳場所。”帕夫拉克還透露,他的團隊不想讓音樂會依賴於人工的擴音設備,這是他們選擇在皇家節日音樂廳舉辦活動的另一個原因。

“有人邀請我們去美國或歐洲的某些城市,但我認為倫敦最合適。”帕夫拉克說,“我們需要一座頂尖場館,因為我們希望讓聽眾聆聽最原汁原味的音樂,盡量不依賴於人工擴音。這也是我們只跟巴比肯藝術中心和皇家節日音樂廳談過合作的原因。在倫敦,滿足我們要求的音樂廳數量並不多,選擇相當有限。”

帕夫拉克還表示,在現階段,他的團隊並不將繼續推動遊戲音樂節的發展視為優先事項。

“對我們來說,質量最重要。我無法想像它在持續擴大規模,或者前往更大的場館裡舉辦,因為說實話,皇家節日音樂廳已經是最大的原聲場館了……如果我們在更大的場館舉辦音樂會,那就肯定需要放大聲音。我想讓音樂節保持當前的規模,並提供最高質量。”

“我認為每屆遊戲音樂節舉辦兩三場就夠了,這種規模相當理想。不過我們也許可以舉辦類型更豐富的教育活動,或者為年輕的遊戲作曲家提供舞台。”

與遊戲藝術家合作推出經典的實體音樂作品

帕夫拉克強調,遊戲音樂如今仍然無法像古典音樂或電影原聲音樂那樣得到主流人群的尊重。在過去的幾十年裡,雖然遊戲作品已經無數次證明了自身的文化價值,卻始終沒有像其他藝術形式那樣受到重視。

“我們經常跟經營音樂廳和舉辦’嚴肅’音樂會的人打交道,這些人並不了解電子遊戲,往往認為遊戲音樂的主要目的只是提供背景輔助。所以在他們看來,遊戲音樂是開發者專門為電子遊戲創作的,本身算不上藝術。”帕夫拉克說,“但事實上,某些遊戲配樂絕對屬於最頂尖的音樂作品。”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多的人對遊戲音樂產生了濃厚興趣。帕夫拉克指出,遊戲音樂正在經歷巨大而快速的發展,對他來說,舉辦每場音樂會都像夢想成真一樣。雖然帕夫拉克和他的團隊不得不克服許多困難,但他仍然對遊戲音樂節誕生至今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

延伸閱讀  契約之吻:男主和藍毛舊情復燃,粉毛為此流淚,卻讓人爆笑不已

“我記得許多年前,我們曾經將人生目標寫在一張紙上,其中包括舉辦遊戲音樂會、音樂節,擁有自己的遊戲音樂雜誌和黑膠唱片,如今我們已經實現了所有目標!我們有了自己的黑膠唱片,出版了遊戲音樂雜誌,還會舉辦遊戲音樂節……這真的很有趣,因為年少時的夢想正在變成現實。”

“未來會怎麼樣?我不知道。無論如何,我希望提供真正高質量的遊戲音樂會。我喜歡環顧四周的觀眾,當看到他們臉上洋溢著快樂的笑容時,就會覺得我們做得很好,這就是對我們的最佳獎勵。”

 

本文編譯自:gamesindustry.biz

原文標題:《How one festival wants to give game music the spotlight it deserves》

原作者:Marie Dealessandri

* 本文係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