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動漫遊最速報

字節跳動再招1000人:這一次,單挑騰訊和網易


字節跳動的遊戲版圖,開始主動脫下神秘的面紗。

字節跳動再招1000人:這一次,單挑騰訊和網易

“最近,行業里關於我們遊戲業務的謠言比較多。”4月24日,字節跳動副總裁、遊戲業務負責人嚴授罕見地發聲,“我們很看好遊戲這個方向,會有耐心地持續投入。遊戲是內容行業,只要有耐心,內容行業是很難被壟斷的。”他透露,字節跳動遊戲業務將會在2020年繼續招聘超1000人,目前已有不少游戲大牛加入。

字節跳動再招1000人:這一次,單挑騰訊和網易

這是嚴授從字節跳動戰投部調任遊戲業務負責人後,第一次就遊戲佈局對外發聲。而投資界從字節跳動處獲悉:從2015年起,字節跳動就開始調研遊戲行業的情況,當時調研的負責人就是嚴授。

遊戲業務歷來被稱為“印鈔機”,2019年遊戲業務就給騰訊貢獻了1147億元,字節跳動自然也沒有理由放棄這個蛋糕。當然,遊戲基因並非一朝一夕可以達成,字節跳動採取了收購這個最快速的做法,至今已拿下了至少三家遊戲公司。此外,字節跳動還集結起了一個超1000人遊戲團隊,最快上半年就可以上線自研遊戲。

放眼當今互聯網世界,成立僅僅8年的字節跳動卻手握著十分恐怖且綿綿不絕的流量,此番出手,會不會輕易吞食騰訊和網易兩大巨頭的地盤?

悶頭髮力5年,

字節跳動“遊戲版圖”漸漸浮現

韜光養晦,字節跳動為了遊戲版圖可謂下了一番苦功。

2019年2月18日,抖音上線了一款小遊戲《音躍球球》,這是自2018年頭條小程序上線後,抖音發布的首款小遊戲。其意義在於,抖音從廣告和內購兩方面為小遊戲的開發者提供了完備的商業支持體系,換句話說,變現。

有意思的是,就在發布小遊戲的同一天,字節跳動旗下西瓜視頻剛剛被騰訊因為王者榮耀直播問題告上了法庭。兩家公司互相圍追堵截已久,頭條做遊戲項目也是遲早的事情。至此,外界才開始注意到字節跳動高調佈局遊戲行業。

事實上,從2015年默默調研起,字節跳動就在悄悄佈局遊戲。早在2017年,字節跳動就收購了朝夕光年——就是做出上述《音躍球球》這款遊戲的公司。 2018年10月,時任頭條高級副總裁現任字節跳動(中國)董事長張利東正式接手朝夕光年,儘管這家公司最初並非做遊戲產品,但張利東接手為的就是嘗試做遊戲。

2019年9月,《音躍球球》在iOS中國遊戲下載榜中衝上TOP2,TOP10裡另外一款遊戲《戰爭藝術:自走棋》,也是朝夕光年在2019年8月從英雄互娛手上買下的。字節跳動通過朝夕光年等主體公司代理髮行了很多休閒類游戲,如《我功夫特牛》《熱血街籃》等。

遊戲基因並非一朝一夕可以達成,字節跳動想到了一個最快速的辦法——收購。除了朝夕光年,字節跳動還於2019年3月收購了上海墨鶤100%股權,加碼大型遊戲的開發;幾天后,字節跳動又入股遊戲公司上禾網絡,這家手游開發商除了遊戲研發,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具備海外遊戲運營能力。

而從今年開始,字節跳動已經加大了對自研遊戲開發以及海外遊戲發行的力度。 3月3日,此前國內霸榜的《我功夫特牛》,登頂日本App
Store遊戲免費榜。 3月12日,字節的體育類競技遊戲《熱血街籃》正式公測,闖入App
Store免費榜前列,位居第二,僅次於字節跳動同樣大推的休閒遊戲《愛上消消消》。同時在TapTap新品榜上,《熱血街籃》也排在第一位。

一位手游從業者向投資界介紹:“頭條(字節跳動)的流量太大了,優勢很明顯,你可以看到它的下載量,當時《我功夫特牛》用戶量激增。”

投資界獲悉,字節跳動已經和一家手游公司合作,即將獨家代理髮行兩款新遊戲。但只做發行顯然利潤較低,字節跳動一直沒放掉自研遊戲的蛋糕。據了解,最快上半年,字節跳動的自研遊戲就會上線。

把競爭對手的人才挖過來

人才戰開打:2020年還要招1000人

遊戲是一個特別需要人才的行業。

2019年6月,晚點LatePost報導字節跳動成立了一個百人團隊,開始以自研遊戲為主的Oasis項目,被稱作“綠洲計劃”,由嚴授牽頭。儘管字節方面對此一直未予置評,但如今嚴授罕見地公開發聲,至少證明了他的確是遊戲業務的負責人。

投資界了解到,在字節跳共內部團隊方面,嚴授分管的是中重度遊戲研發業務,張利東分管包括小遊戲、休閒遊戲研運、獨家代理等業務。尚不知在今年3月份字節跳動組織架構大調整後,這一分工是否有新的改變。

按捺不住的字節跳動,不止收購了遊戲公司、遊戲工作室,上線各類小遊戲、休閒遊戲,代理重磅手游,拿下游戲版號……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字節跳動還大肆招攬人才,據說已經快速集結起了超1000人遊戲團隊。

其實從2018年開始,字節跳動已經開始有計劃地招聘遊戲人才,特別是遊戲開發人員。在這個重度依賴“大牛”的領域,字節跳動需要引入大量成熟人才,哪怕來自競爭對手。

目前,字節跳動已經在北京、深圳、上海、杭州、廣州等地組件了遊戲團隊和工作室,不少成員來自騰訊、網易遊戲、完美世界、三七互娛等等。一位匿名員工透露,字節跳動這些在不同地域的遊戲團隊,分為很多不同的工作室,每個工作室有幾個不同的項目組,一個大部門互相知道是做什麼的,但不同部門之間不了解。項目之間賽跑競爭。

這種內部競爭方式,也讓被招來的人才之間充滿了“火藥味”。騰訊也是這麼做的,一位業內人士介紹:“在吃雞遊戲上,其實騰訊也很謹慎,觀察了一段時間才開始入場,內部兩個工作室兩款產品競爭。”

張一鳴不再隱藏遊戲野心了

這次單挑騰訊和網易

時至今日,估值1000億美金的字節跳動毫無疑問有足夠的資金去試錯,但遊戲不是有錢就一定能成的。

在很多人看來,目前遊戲圈騰訊和網易兩相對峙的局面很難被打破。 “字節現在還是以代理、收購為主,自研,說實話不是想搞就能搞的,騰訊網易這些老牌廠商都是沉澱了很多年才有現在的研發能力。”一位遊戲圈從業者表示。

一般來說,大型手游項目的研發週期很長,在1-2年左右,而一款有亮點的產品可能要等上兩三年甚至四五年。不過,嚴授已經公開說:“會有耐心地持續投入。遊戲是內容行業,只要有耐心,內容行業是很難被壟斷的。”

張一鳴也是有耐心的。有接近字節跳動的信源向投資界表示:“出成績肯定是需時間,不敢說有足夠的耐心,但也不會壓著你說幾個月搞出來產品,計劃都是以年為單位來定的。”

上述業內人士對投資界分析:“其實做好差異化,就不會被巨頭吃掉,二三線廠商都是這麼做的。比如網易的夢幻、陰陽師這部分用戶和市場就不會被騰訊吃掉,但是吃雞類的就比較慘,所以當年小廠做吃雞類手游的,後來都活得不太好。”

但張一鳴要的一定不是在巨頭中夾縫生存,字節跳動自己就要做巨頭。更何況,在營收壓力之下,字節跳動完全沒有理由放棄遊戲這個賺錢機器。 2019年全年,騰訊遊戲收入1147億元,爆款手游《王者榮耀》更是連續三年營收超百億。

如今,字節跳動已經在休閒遊戲領域證明了其流量策略的可行,等待他們的是不久後對自研能力的市場考驗。遊戲這個行業頗有賭場的意味,有人浪費了三四年也沒有做出一款成功的產品,畢竟爆款遊戲需要運氣,但做遊戲,可不是靠運氣就能成功。

很多人並不認為字節跳動能掀起多大風浪,一部分人在觀望,甚至暗暗期待字節跳動打破遊戲圈騰訊網易的雙雄地位,就像有圈內人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不好說,當年B站做遊戲之前,也沒人想到會做的還不錯。”

一位前巨人網絡的員工說:“很多年前,網易看到騰訊開始做遊戲也是’看不起’的態度,說騰訊沒有核心技術,那時網易的大話夢幻手游風頭強勁,騰訊挖人的樣子就和現在字節跳動差不多。而且那時候從網易跳槽過去的人,現在基本都成了。”

這仍是一個不確定的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