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小炳消失兩年現身!在戒毒村崩潰大哭 躲過死亡蔭谷存款是0

Spread the love


記者葉文正/台北報導

藝人小炳(余炳賢)過去與哥哥大炳是演藝圈知名兄弟檔,且熱愛各種模仿演出。但大炳在2012年7月病逝於北京協和醫院後,對於余家與小炳打擊甚大,小炳還因而染上喝酒的陋習,最嚴重時一天要喝兩瓶高粱酒,簡直與自戕無異,已經是酒精中毒狀態,他也在演藝圈消失兩年,最近他剛從戒毒村回來,談到這段由死到生的經歷,直呼:「我回來了,要寫成書告訴大家這一切。」目前0存款也亟需有收入改善環境。

提到這段會毀滅自己,到獲得重生的過程,小炳終於談到他消失這麼久的原因,「我真的差點死掉,醫生說我體內乙醇太多,真的差點死掉,兩年前,大家在演藝圈都在說,小炳怎會消失這麼久?是因為我去了晨曦會戒毒村,因為戒毒村不只是戒毒,也有戒網路,戒行為,戒毒,我因喝太多酒,去戒了一年半酒癮最近才回來。」

只是小炳還是有點無法控制情緒,他的酗酒竟也跟哥哥大炳有關:「因為在12年前,我哥走了之後,我無法睡覺,每天都在想他,我就開始用喝酒來放鬆麻醉自己,沒想到越喝越大,喝到最後,一天我要兩瓶高粱,而且酒很貴,喝到我就是會突然昏倒,手也會抖。」

大炳的死對於小炳打擊真的不小,小炳難免受到影響:「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死掉的人,而且是我哥哥,我有看過精神科,醫生診斷我有壓力創傷症候群,在村裡我做了很多事,寫很多歌曲(500首),寫了兩本小說,兩個劇本,畫一本漫畫,進去晨曦村前,還去過一趟松療(松山療養院),跟精神疾病病人關一起,在院中還昏倒,口吐白沫,危及到生命了,在松療用藥物型酒精調好後,才去晨曦會。」

這樣的癮越來越恐怖,小炳也曾去就醫,「醫生跟我說,我的癮已經太高,必須去戒治,師母洪百榕也認為應該要戒,所以我消失一年半,都是在村裡,那是一個各種弟兄會去的地方,然後牧師是劉名和,裡面很有趣,有黑社會還有老大,第一次碰到這麼多有趣的人,感覺像是坐牢一樣,一個月可以看一次家人,就跟探監無異。」

小炳說,已經把這些經歷寫成一本書,畢竟在裡面很辛苦,連書名他都想好:「我想要找出版社,名字很恐怖,叫做《世界末日的致命之癮》,在裡面不只戒酒精,還有戒色情,我這一年半就是給晨曦會給救的,我真戒掉酒癮,手不再抖我回來了。」

他提到村裡面有30人,但是他並沒有被虧待:「因為他們知道我是藝人,特別照顧我,我能做的就是逗大家開心,很多就是監獄文化的東西,裡面很嚴格,我也很乖,就是要服從一個制度,不想遵守的就出去,例如我會每兩天打一次手槍,就會有人來警告,我知道你在幹嘛。」想想他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標題:獨/小炳消失兩年現身!在戒毒村崩潰大哭 躲過死亡蔭谷存款是0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信息之目的,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絡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