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文:薄荷

前兩天,貝塞斯達開始為《上古捲軸6》的NPC採集臉部模型了。

額,別誤會,《老滾6》並沒有進入開發階段,這次被採集的也只有一個人,她叫雪莉·庫裡(Shirley Curry),是一位82歲的老奶奶。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1

雖然人已入耄耋之年,但雪莉的心態卻是一點兒也不老:她不但酷愛玩B社的《上古捲軸》系列,還在油管傳視頻,在Twitch上做直播,玩家們都親切地稱呼她為“天際奶奶”(Skyrim Grandma)。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3

然而,伴隨著《老滾6》的公開,我們的“天際奶奶”卻很感傷:

“我已經82歲了,而《老滾6》也許要開發5,6年個年頭,我可能沒法活到這遊戲發售的時候了。”

這話一出,熱心的玩家立刻在Reddit上發起了請願,請求B社把雪莉做成一名《老滾6》的NPC,永遠存在於《老滾》的世界中,而官方也很快就做出了回應。 3月30日,雪莉來到了B社總部,見到了《老滾》系列的製作人托德·霍華德,並進行了臉模的採集。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5

至此,不論《老滾6》發售的時候雪莉是否健在,在電子遊戲的時空裡,從某種程度來說,我們的“天際奶奶”已經相當於獲得了永生。

不過看老太太現在這股每天玩遊戲,做直播,刷推特的精神頭兒,別說是活到《老滾6》發售,就算是活到《老滾7》公佈也都不讓人感到意外。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7

而話說回來,將現實中的人物做成遊戲中的NPC,讓他們以另一種形式在電子遊戲的世界里永遠的“活”下去,這兩年,這樣的故事正變得越來越多。

前面提到的“天際奶奶”雪莉可以說是幸運的,畢竟,老人家很有可能會在未來《老滾6》的世界裡看見另一個自己。而在更多與之類似的故事中,我們的主角在化作某款遊戲的NPC之前,便已經離開了我們的世界。

比如,在兩年前,一名叫NoohjXLVII就在Reddit上發帖,感謝《輻射4》陪伴他的那些時光。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9

NoohjXLVII的父親在2016年去世了,為了紀念他,老哥在遊戲裡製作了一個以他父親名字所命名的機器人,並帶著他走遍整個廢土。

儘管能與機器人所進行的互動屈指可數,但NoohjXLVII覺得,老爸真的就在他身邊,並陪著他走完了一段長長的旅程。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11

NoohjXLVII還有一個24歲的弟弟,和NoohjXLVII一樣,這個叫Evan的小伙子也是一個重度《輻射》迷,兄弟兩人總是遐想著如果世界真有一天會變成了《輻射》那樣的廢土,他們將何去何從:

“那到時候,我就是超級變種人,你就是屍鬼,咱們兩個就這樣去冒險吧!”

然而,就在《輻射4》發售後不久,因為糖尿病的並發症,弟弟Evan被送進了ICU,生命垂危。

在兄弟彌留之際,NoohjXLVII並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好,於是他把自己的故事發到了Reddit上,並痛苦的在帖子的最後寫下了:

Little Brother, I'll see you in the wasteland.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13

Evan

帖子一發出,很快就受到了大批網友的關注,NoohjXLVII收到了無數玩家的安慰與鼓勵,但即便如此,Evan最終還是離開了人世。

在傷心之餘,網友們發起了大規模的請願,請求B社能讓這個年輕的男孩在《輻射4》中復活。

於是,在《輻射4》的最後一個DLC《核子可樂世界》中,一個同樣叫Evan的NPC出現在了廢土上,坐在他的拖車上看著茫茫的廢土,如果你路過,他會友善的向你打招呼,並贈送你一份食譜。

就這樣,“I'll see you in the wasteland”從一句悲傷的話語變成了一句真實的描述——24歲的Evan離開了人世,轉生成了另一個Evan,永遠的生活在了那個他所嚮往的世界裡。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15

無獨有偶,《無主之地2》裡的NPC Michael Mamaril也有著相同的來源。

現實中的Michael Mamaril是一名《無主之地2》的狂熱愛好者,但他不幸在2011年離開了人世,年僅22歲。

在Michael離開後,它的朋友Carlo帶著Michael最後的願望找到了《無主之地2》的開發者Gearbox,請求製作組能夠用Claptrap,也就是Michael最喜歡的NPC的聲音為他錄製一段悼詞。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17

而Gearbox不但完全滿足了Michael的遺願,還將男孩做成了一名隨機出現在地圖上的NPC,讓他永遠在其他玩家之間神出鬼沒,並為他們提供武器與獎勵。

至此,就和Evan一樣,Michael也獲得了某種意義上的永生。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19

有的人在離開人世後成為了遊戲中的NPC,因為他們在活著的時候無比眷戀著那個遊戲的世界。

而有的人在離開人世後成為了遊戲中的NPC,因為他們在活著的時候親手創造了那個遊戲的世界。

就比如Michael Forgey和他的《中土世界》系列。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21

作為一名出色的遊戲總監,Forgey曾帶領他的團隊締造了當年紅極一時的《中土世界:暗影魔多》,讓《中土》成為了華納旗下一個極其重要的遊戲IP。

然而,就在《暗影魔多》大獲成功的同時,Forgey卻被確診為腦瘤,他不得不暫時放下續作《中土世界:戰爭之影》的開發,轉而投入到與病魔的鬥爭中。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23

而這場鬥爭注定是艱苦的。

Forgey不但要忍受化療所帶來的病痛,還要時刻為自己的家人以及《中土》這個系列的未來所擔憂。而為了幫助昔日的同事,開發組的其他成員在也網上展開募捐,希望能藉由玩家之力來協助Forgey克服難關。可即便玩家踴躍參與活動,籌措了大量的捐款,最終也沒能將Forgey從死神的手里拉回來。

2016年3月3日,Michael Forgey永遠離開了我們的世界。而此時《戰爭之影》還尚未發售,於是,Forgey曾經的同事決定把這位一路帶領他們走到今天的朋友做進遊戲裡。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25

因而,《戰爭之影》多出了一個名叫《福特霍格的半獸人殺手》的DLC,而這個DLC主角Forthog的原型正是Forgey。

在離開人世後,這位老哥化身成了一名NPC,來到了那個他與無數夥伴所親手締造的遊戲世界裡。作為一名半獸人獵手,他在人們最需要的時刻出現,並拯救了整個摩多,就像他活著的時候所做的那樣——帶領開發團隊力挽狂瀾,讓《暗影魔多》成為了當年遊戲圈的一匹黑馬。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27

同樣,在《賽爾達傳說:荒野之息》裡,你也能邂逅一名叫波特瑞克的NPC,他戴著眼鏡,梳著中分,像極了任天堂的前任社長,《塞爾達》系列的核心開發者之一,岩田聰。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29

岩田聰於2015年7月11日離世,而在很多采訪中,《荒野之息》的開發者都表示,在遊戲的開發過程中,這位經驗豐富的前輩曾給予了他們大量寶貴的開發經驗。

因此,雖然沒有明說,但所有人都知道,《荒野之息》的開發者們將這位偉大的製作人做進了他們的遊戲裡,成為了一名向林克指明道路的NPC,同樣也像他在活著的時候所做的一樣——指引了《塞爾達》系列,甚至整個任天堂未來的發展方向。

而在其他的遊戲中,有著類似背景的NPC還有很多很多……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31

死亡,是人類無法繞開的話題,不論是誰,不論他是偉大之人還是芸芸眾生,最終都會走向相同的結局,最終都會永遠離開我們所在的世界。

然而死亡卻不等於消亡,雖然肉身已經消失,但只要與之有關的記憶依然存在於世間,那麼這個人便不會消亡,他就會一直存在於我們身邊。

因此,人們才會去緬懷,才會去紀念,只為了讓這份念想長存。而具體到了遊戲玩家,便是在那一個個0與1的世界裡重構曾經的回憶。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33

所以,《Minecraft》玩家Gas Bandit才會在遊戲裡建起宏偉的建築物來紀念因卵巢癌而逝世的妻子。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35

所以,暴雪才會在《守望先鋒》的漓江塔里用“英雄不朽”去紀念因見義勇為而離世的吳宏宇。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37

所以,那些離開人世的人才會被遊戲開發者以NPC的形式在虛擬的世界裡再現並永生。


熱愛遊戲的他們在現實中逝去,卻在遊戲中獲得了“永生” 39

在《魔獸世界》中復活的斯坦·李

儘管它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角色,儘管它只有一張與逝者類似的臉孔,儘管可能它連名字都用的是逝者的諧音,但只要它出現在了某款遊戲裡,便意味著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人記得他,還有許多人並不想讓與他有關的記憶雖時間而消逝。

而這,大概就是為什麼有越來越多的逝去之人成為遊戲NPC的原因吧。

因為,這不僅僅是一家大型遊戲公司應有的人文關懷,也不僅僅是一種賽博時代所產生的電子悼念,這更是一種跨越了生與死的,玩家群體所獨有的,用來維繫寶貴記憶的重要方式。

雖肉身已逝,但回憶永存。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