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萬里寫入胸懷間——六十年代的騰飛

1962年,首先是件當時並不重要的小事。從美國回來的喜多川擴正在經營一家少年棒球隊,他為電影院正在放映的西區故事深深打動,當即成立一家事務所,把隊員們拉了過來作為首批藝人。他的姐姐正在開酒吧,聽聞後立馬也趕來協助。這家事務所的名字就是棒球隊名,亦即喜多川擴的暱稱:Johnny’s。傑尼斯這個名字要等到七十年代才慢慢走紅,暫且只能依附於渡邊Pro下面,養精蓄銳便是。

到了這個階段,從爵士開始亦步亦趨的流行樂與同浪曲合流後的那些五音階音樂已然徹底分裂。 1963年日本皇冠從哥倫比亞公司脫出,成立了獨立機構,從此演歌(艷歌)這個類別登上舞台。同年,西鄉輝彥以《君だけを》出道,他很快就會和同期紅起來的橋幸夫、舟木一夫並稱禦三家。這幾位同樣也是時代劇的老客人了,順帶一提,64年NHK開始放送大河劇,但像水戶黃門[1]這種有人讚助(這部是松下給錢)的片子也不少,還一直拍了整整十幾部。

演歌界也有罕見的女性組合大紅大紫過,こまどり姐妹從61年起連上七年紅白,有個小插曲是她們66年公演時,妹妹被喜歡姐姐的某個18歲男子在台上刺中腹部,然而她竟然迅速痊癒,也是大新聞一件。姐妹倆被稱為演歌界的ザ·ピーナッツ(花生姐妹)。花生姐妹本體很快會講到,不過暫時拋開演歌,就在這兩年,本文中頭一位全能型選手也將要亮相,他就是加山雄三。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1

對1965年的日本觀眾來說,若大將系列的最新作《エレキの若大將》絕對是當年熱門,主演就是這位加山雄三,主題曲君といつまでも大賣350萬張。更神的是,演唱不論,作曲的彈厚作其實也是他的小號。這在當年的唱片大賞中自然入不了專業團隊的公司法眼,還是頒給橋幸夫的《霧氷》,為了和稀泥,又特意整了特別獎頒給他。不過通吃音視兩界的他估計也不在乎。老爺子是鐵道迷,愛好UFO,辦過畫展,還是一直玩到PS4的電玩達人,卡婊的遊戲衝過不少記錄。甚至三年前還YouTube出道。活的這麼瀟灑又不服老的老頭,又有誰不羨慕呢。

加山雄三風格多樣,從歌謠曲玩到搖滾無所不通。現在是時候回顧J-POP的發展了。花生姐妹毫無疑問是那時的大眾偶像,架起了Pops與傳統歌謠曲的橋樑,1966年她們還反攻美帝,將這種流行風格帶回了美國本土。就在這一年,震撼整個日本音樂界的訪問也來到了東京。要知道,他們頭兩年對美國的訪問就掀起了“英倫入侵”的浪潮。沒錯,這支樂隊就是The Beatles。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3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5

披頭士的到來,加速了日本音樂與西洋的接軌。證據就是,次年全日本興起的groupsounds大潮。其中最為成功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老虎樂隊。他們在那時是年輕女性的絕對偶像,君だけに愛を這一首裡主音澤田研二[2]有個用手指向觀眾的動作,手指一出,下方頓時無數歌迷激動到暈倒,被稱為“黃金食指”。也正因他長發+電吉他的形像被社會認為是不良,直到1989年才得以於紅白出場,對手則是七十年代末的偶像Pink Lady。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7

六十年代無疑是反叛的年代。在全世界範圍,“東方已紅,西方也準備好了”西德、法國、意大利的學生築起街壘,美國黑人爭取權利,受越南戰爭與wenge的影響,全世界的學生都在對社會進行激烈的抗爭。整個歐洲的工人都在罷工,在日本,早有反安保鬥爭在前,加上距離赤色中心很近,除了麥帥下手的那幾年,左翼一直精力旺盛。

雖然日本經過了神武景氣與奧運不況後,迎來了周期最長的伊弉諾景氣,但社會的不公與保守依然刺激著學生們。他們鬥爭的最高潮就是東大紛爭,警察最終強行闖入被封鎖的東京大學,逮捕了相關人員。由於內部的激烈分化,加上1972年尼克松訪華,大部分左翼青年最終心灰意冷,當然他們很多也是現在的精英。最後僅剩下赤軍這樣的極端組織一步步蛻變為恐怖主義聯合,實在叫人扼腕。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9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11

在音樂上,體現這種抗爭精神的便是各種反體制民謠的興起。 《自衛隊に入ろう》就是很諷刺的一首。 1969年,URC(Underground Record Club)的成立標誌J-ROCK的開始。但同年的東大安田講堂事件以機動隊攻入學校而告終,以前的Groundmusic也逐漸被大唱片公司收編。 60年代末的烈火還是消退了下來。 70年代的日本音樂將徹底完成商業化的趨勢,自此,依靠資本與綜藝運作的大商業時代正式拉開序幕。

1970年,大阪世博會舉辦,共有6000多萬人前來參觀,那座太陽塔至今還在向我們展現那時日本朝氣蓬勃的狀態。彼時,日清在淺間山莊事件中因警察突入前吃泡麵的鏡頭一夜爆紅,麥當勞也開了首家門店,7-11的便利店模式尚未走紅亞洲。在全世界的面前,這個從戰爭中復興的島國,已經完全成為現代化的國度。當然,如果你忽略人口的平均素質的話。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13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15

還有一個影響重大的事件,1968年1月4日,ORICON,也就是公信榜正式開始統計。銷量廚們終於有了合理口胡(誤)的重要依據。多說一句,如果現在翻開,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單曲、專輯、數單的畫風是截然不同的,懂的自然懂。

70年代初,在演歌界活躍的歌手們,還有藤圭子、五木宏、千昌夫等人。千昌夫憑藉77年的《北國之春》為國人熟知,前者其實是熊光的母上啦。她1970年出道就在Oricon連續二十週冠軍,前後橫掃歌壇,兩年後火箭式參加紅白,又在80年代之前悄然消失,此後的專輯帶來的影響還沒有前幾年那場墜樓的悲劇大,就是後話了。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17

當時的熊媽是以何風靡全國的呢?因為彼時演歌別名艷歌,藤圭子卻少見地用她滄桑的聲線唱出被稱為“怨歌”的風格,這給時代高速發展背後空虛世代的人們以共鳴。也為這一藝術形式拓展出新的道路。

同一時期還有加藤登紀子的Folk+演歌風,她在72年毅然宣布與身為學.運領袖而身陷囹圄的丈夫結婚,也曾轟動社會。她也是最後幾個作為與商業劃清距離,單打獨鬥卻成績不俗的特例了,大家可能最熟悉《紅豬》裡的獻唱。隨後無論是演歌界亦或普通流行曲,商業偶像作為新潮流即將登上舞台。

作為偶像時代來臨前奏的,是1971年開播的選秀節目《スター誕生》。雖然只播出了十幾年,但捧紅的偶像中最耀眼的就是在整個八十年代二分天下的中森明菜。節目評委裡的阿久悠[3]堪稱天才作詞人,從演歌、歌謠曲、偶像歌曲、民謠、特攝、動畫無所不包,一生作品超過5000首,唱片銷量僅次於我們眾所周知的肥秋。當然節目最初帶紅的偶像是南沙織、天地真理、小柳留美子這三人娘,沒錯,壟斷當時業界的渡邊Pro的打包推廣方式還是那麼沒創意。

這裡單說下南沙織吧,作為沖繩偶像,把黑長直、小麥色皮膚的萌點一炮打響,製作人酒井政利此時還是一反常規,比較量身定做地打造了一套陽光形象。但再過一陣,就少有這麼實誠的普羅丟色咯,還是酒井,他負責的下一位偶像就明顯不是表面風格,當然,此人並不是等閒之輩,她光靠演戲就能瞬間征服甚至中日兩國的觀眾。相信你知道我說的是誰了。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19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21

多說一句,當時為偶像作曲的幕後人物裡,筒美京平是當之無愧的大佬,他的唱片銷量在所有作曲家中高居首位,也是在八九十年代捧紅無數明星的人物。另一面,民謠經歷了幾年躁動,終於也被迫向市場妥協。例如流行一時的《結婚しよう》。但與吉田拓郎好過的荒井由實(松任谷由實)還在堅持從作詞到編曲演唱完全包辦,堪稱是那個時代的文藝才女和新音樂領軍者。後來能做到類似風格與水平的創作者,私以為僅有中島美雪、竹內瑪莉亞寥寥數人。五輪真弓的才華其實也夠了,她的詞相當雋永,只是人非常低調,慢慢就淡出人們視線。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23

就在J-POP的前身慢慢定型的時候,K-POP也幾乎同步般茁壯成長。之所以提到韓國音樂,是因為早在大正時期,日本蓄音器商會就在半島發行朝鮮語歌曲。與演歌類似,早期的朝鮮民謠以五音階為主,因為與狐步舞(foxtrot)有點類似從而得名“trot”(트로트)。雖說在韓國人眼裡與演歌無關,但相近的演出形式還是使得它得到了韓國演歌的稱號。

戰前除去少數翻唱日文曲目,如《酒は涙か溜息か》,也有些新民謠,同樣遭遇軍部鐵腕壓制不提。戰後的韓國音樂命運卻更為多舛,伴隨著朝鮮戰爭與軍政獨裁時代,無數歌曲因“倭色”“通共”等你能想到的罪名慘遭封禁。不過歌謠界還是湧現出一些人才,例如李美子、羅勛兒、李成愛等等,也被冠以了“演歌界女王”“演歌界帝王”“韓國的雲雀”這類和隔壁一樣中二的名號。他們自然也在70年代登陸日本本土,與日本演歌歌手們競爭,也算是掀起了第一次韓流。

將目光放得再遠一點,港台當代流行樂也在緩慢起步。台灣在日據時期就已經誕生了許多優秀的閩南語歌曲,即使是回歸祖國後,因為國府諸如二二八之類的殘酷政策,國語流行樂並無甚麼起色,頂多只是翻唱舊上海的一些曲目。倒是第一期提到的日本歌謠曲與閩南歌融合得不錯,即使是在完全自主創作的八九十年代,還能找到些演歌風的蛛絲馬跡。當六十年代末,鄧麗君走紅之時,台灣國語流行樂的時代才算正式到來,隨後台灣民謠運動的興起,就是後面我們會講到的內容了。但在本土沒有優質音樂土壤的現實下,遠赴日本亦或香港就是無奈之舉了。何況翁倩玉等人業已被筒美京平他們捧了起來,於是鄧麗君的東洋進(shou)修(ge)之旅拉開帷幕。 (換個新鮮點的)

無獨有偶,70年代前的香港樂壇也缺乏一定元素,不過並非國語、英語,而是本土化的粵語。究其原因還是因粵語太過於“市儈”,似乎難登大雅之堂。所以溫拿樂隊與許冠傑就在70年代跳出來打臉了。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25

笙歌一曲郡西樓——七十年代新音樂的崛起

提到新音樂之前,首先要把純粹的本土化搖滾單拎出來提一提。我們擒賊先擒王,單說HAPPY END這個始祖樂隊,《風をあつめて》所屬專輯算是日語搖滾開山之作。行啦,我知道更火的那首,你們咋那麼壞呢(斜眼)。裡面四位中,松本隆是無疑能夠在歌謠作曲界取代阿久悠的,細野晴臣後來與坂本龍一組YMO,這個組裡面都是什麼神仙不必贅言,大瀧詠一就只列首《幸せな結末》足矣,畢竟都是幕後英雄。

所謂新音樂,與此前純粹的搖滾與民謠有所不同,更像是二者結合的產物,特別是排除掉之前很明顯的政治性與現實感。代表作是Tulip的《心の旅》。在民謠+搖滾這個領域最出名的依次為吉田拓郎、小田和正、井上陽水等人,後兩位年齡相仿,將會在八九十年代繼續在O榜風光無限。拓郎那時候就已經開始搞唱片公司了,至今依然在孜孜不倦地搞創作,他們三人至今仍在榜首最年長歌手中穩居前列,祝老爺子們健康。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27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29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31

如果要我推薦他們三位的代表作的話,吉田的《永遠の噓をついてくれ》(給我個永遠的謊言)一定能搜到和中島美雪的live,這裡說一下,雖然兩人的確是好友,但稍有了解的朋友結合一下上篇文章的背景,一定能猜出來​​歌曲背後更濃的時代政治隱喻。小田和正的知名度和最具代表性的那首《ラブストーリーは突然に》密不可分,基本上已經和電視劇本身綁定了。如果一路追文到這裡的還沒有看過東京愛情故事的話,不要問,趕緊去看,看完你就不用我點評了,不接受反駁。意義上來說,今後的標準化日劇主題曲,乃至泛東亞文化圈的偶像劇浪潮,直接原因就在這裡了。

《この道を》是小田和正去年為黑色止血鉗定做的主題曲,拋開高開低走的真實係劇情不說,老爺子71歲了音色還是很棒,風格也年代感十足,當然追劇的八成也是來看nino的吧,然而老司機也很棒(不用打惡路程式了hhhh)。陽水先生的《少年時代》被完美復刻在了同樣恬淡的遊戲《我的暑假2》中,《リバーサイドホテル》(河邊旅館)是82年為紐約戀物語寫的主題歌,這種聲線我倒是感覺更迷人。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33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35

女性民謠這邊我私心推薦イルカ的《なごり雪》我在播放列表首位來回聽了非常多遍。三年之後的1978年,竹內瑪莉亞也正式出道,再加上改名後的松任谷由實,未來民謠翻唱的本源基本就是這些。

說到假面騎士,雖然不兩開花了,但多提兩句拉回1971年,傑克奧特曼與初代假面騎士相繼登場,相信這也是無數人童年夢開始的地方。這一輪特攝熱潮下誕生瞭如今依然方興未艾的三大特攝。我個人比較喜歡初代、賽文、傑克和假面騎士V1、V3的主題曲,所謂昂揚又不失理想的昭和風,大抵如此吧。其中V1的OP2最早是由特攝大佬子門真人演唱的,雖然他專唱童謠,但其中最火的卻是一首比較黑的《およげ!たいやきくん》(遊吧!鯛魚燒),單曲賣了三百七十萬張,至今已經無人超越了。然而公司花錢蓋了座大樓,只給他100萬打發了,也是把子門氣到隱退。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37

由於經濟的巨大成就,日本動畫也擺脫了歐美式的桎梏,重新走上自己的道路。 60年代還是鐵人28與鐵臂阿童木,70年代的SF動畫就已變為肩負地球希望,冠以舊日本海軍驕傲之名的宇宙戰艦大和號與力戰機械巨兵的魔神Z,人們從戰後的失落中發展出新時代的自信和追求,再往後就是高達與銀英那更為壯闊的星宇畫卷。也正是從此開始,日本動畫音樂,也就是Anison成為了一個不可忽視的重要分野。這裡選的兩首,歌手就是公認的兩位巨巨巨佬,水木一郎與佐佐木功。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39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41

在偶像的那方面,1972年,上集說到的《スター誕生》中有位進入準優勝環節的13歲少女,獲得了許多唱片公司的青睞。不過阿久悠的評價是:雖然很適合出演青春劇,但歌手還是放棄比較好。不過事實證明這個姑娘不僅把這兩方面都做好了,還在短短的演藝生涯中締造了新的輝煌,她就是山口百惠。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43

山口百惠在1973年剛剛出道,就搭上了一輛便車,和她憧憬的聲名正旺的森昌子[4],以及櫻田淳子組成了花之中三組(三人都是中學三年級年紀)。這支三人組偶像活躍到了1977年3月27日的武道館畢業公演,但她們還單獨活動了一陣。譬如森昌子[5]轉型演歌,櫻田淳子與山口百惠在劇影兩棲繼續大放異彩。關於她們在演藝界的表現我們暫且不提,畢竟對於山口百惠而言,其演技比起唱功,確實更高一籌。她們的電影也在那個年代最早引進國內,給文藝荒漠中的國人帶來了巨大的洗禮。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45

正當全日本,乃至全東亞的目光都聚集到山口的時候,1979年10月20日,與三浦友和的戀人宣言閃電公佈,翌年,婚約發表的同時,山口百惠正式宣布引退。不難想像,若結婚對像不是三浦友和,憤怒的粉絲會做出什麼事,而即使是這對神仙情侶,也蒙受了巨大的壓力。為什麼山口要自廢前程?為什麼她甘願做相夫教子的主婦?無數人當時這樣不滿道。可我分明看到,婚禮上百惠那燦爛的笑容,和身旁三浦寵溺的眼神,要比藝能界的他們更為舒展。及至今日,兩人的愛情童話依舊令無數人羨煞。說什麼拋棄事業、屈從男權,不過是追求幸福、鴛戲鳳羨。

在當年10月5日的告別演唱會上,一曲《さよならの向う側》向全體歌迷們做了最深情的告別。隨後便是接踵而至的電視特番,最終,在超高規格的婚禮[6]結束後,山口百惠的時代就此謝幕。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47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49

讓我們看一看演唱會次日特番中的重量級人物,除了花之中三組的另兩位外,有混血歌手Ann Lewis,她以《Goodbye My Love》(就是鄧麗君翻唱的那首)起家,後期轉向搖滾,開創一代先河;有和田秋子大媽;有小柳留美子(《瀬戸の花嫁》);當紅偶像太田裕美;有嘗試進軍美國的Pink Lady,最重磅的當然是被封為「新禦三家」的西城秀樹、鄉廣美、野口五郎。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51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53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55

前兩位都曾經作為傑尼斯的早期招牌紅遍半邊天,擺脫了表演後空翻的窘境(劃掉),正式走向愛豆養成之路。不過像鄉廣美這種,屬於全民偶像,所以他會被別人挖走也就很正常了。 70年代末,傑尼斯開始推出近藤真彥(渣男,呸)等人的時候,就已經完全確立了多棲發展的男性偶像方向。

鄉廣美的歌可以聽一下84年紅白的《2億4千萬の瞳 -エキゾチック・ジャパン-》,依然是比較少年音。西城秀樹在國內最耳熟的大概是被翻唱的《抱きしめてジルバ-Careless Whisper-》,薩克斯前奏騷的一匹。他在櫻桃小丸子裡也作為時代的剪影而出現,蘿蔔粉們心中白富野的神作倒A高達op也是他的作品,在去年已經仙逝了,緬懷老先生。野口五郎的作品推首75年的熱門曲《私鉄沿線》,這種風格的作品之後不會太多了。

這個時代還有沒有後起的創作型歌手呢,有的。中島美雪1977年的單曲《わかれうた》直接擊敗了正值頂峰的Pink Lady,拿了冠軍。之所以要單說她,還有個原因是從中島這裡開始,香港流行樂的翻唱大潮就此爆發。加上後來的玉置浩二、谷村新司(老爺子倒是直接跑香港幫人家搞音樂),他們的歌曲算是八十年代譚張爭霸時的充足彈藥。

當然,我認為這並不值得批判。 1978年十大中文金曲剛頒獎時,主要還是電視劇電影插曲,比如倚天屠龍記、小李飛刀之類的。過去五年,榜單上就已經是譚詠麟、梅艷芳、陳百強等天王巨星的曲目了。沒有翻唱歌曲的「軍備競賽」,香港流行樂絕不能以如此的速度發展起來。

海那邊的台灣同樣不容小覷,借民謠發力的國語流行樂壇,同樣走入了高速發展期。李雙澤、侯德健、蔡琴、齊豫,在七十年代末期迅速脫穎而出,但他們或多或少走的民歌風,又閃電般在八十年代消失匿跡。究其原因,此時台灣全島在蔣經國執政下完成了十大建設,迅速崛起為亞洲四小龍之一,舊的民謠已經開始與時代脫節,所以羅大佑等的搖滾才會登上歷史舞台。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57

說回日本,作為中國歌手進軍海外的標杆,鄧麗君七十年代首次在日本開唱,憑藉《空港》拿了新人賞,又接連闖出一方小天地。但畢竟風格定位是演歌歌手,和那些本土演歌大物沒法比,之後因為護照事件還被迫撤回港台。不過,下次再登陸日本時,鄧阿姨的成績會更加輝煌。

演歌界的變動沒有那麼大,頂多是隨著1972年卡拉OK的發明更加奠定了地位,因為早期光顧這裡的人以中老年居多。森昌子的丈夫之前一直沒提,其實就是在七十年代演歌界獨領風騷的森進一。與他齊名的還有北島三郎,兩位都是上過幾十次紅白的常客。代表作有《襟裳岬》(吉田拓郎作曲),眾所周知的北國之春也賣出數百萬張。但這些都阻擋不了演歌日漸衰落的事實。可能是本文最後一位介紹的演歌歌手,就留給石川さゆり(石川小百合)吧。相信即使完全不清楚什麼是演歌的朋友也一定聽過《津軽海峽冬景色》,這首是石川阿姨在1977年19歲時的單曲,前幾年還在哥倫比亞受花之三人組影響被雪藏的她,在演歌界就此闖出一片天,當然那時的顏值也高的不行。石川阿姨本身就很崇拜島倉千代子的歌謠曲,這也算是得遂所願吧。另一首更知名的昭和病嬌名曲(誤)《天城越え》裡,就已經變成很成熟的嗓音了(石川騰格爾…笑)。

祈妹也翻唱過


彼岸的靡靡之聲:20世紀東洋流行樂簡史(中) 59

1978年開始,一檔新的節目《ザ・ベストテン》(The Best Ten)重新開播,它很快就成為另一個讓歌手在電視亮相的舞台,正是由於這種模式的深入,傳統的音樂模式已經開始嬗變。大偶像時代就要到來。

註釋

[1]水戶黃門是江戶幕府初期的御三家大名(將軍的直系子孫),邀請過朱舜水,開創水戶學派,執政清明。晚年專心修史。後人有許多寫他微服私訪的故事。地位大概類似於…包青天?

[2]他後來又組建了PYG等等,主打前衛視覺系,紅到了九十年代,被稱為日本的David Bowie。也是香港歌曲翻唱的“重災區”

[3]去年的特別劇《時代をつくった男 阿久悠物語》講的就是這段故事,卡司有龜梨和也與松下奈緒。

[4]當年她已經作為最年輕的女性歌手出現在了紅白歌會上,後來記錄被天才童星蘆田愛菜打破了

[5]她的兩個兒子,長男是ONE OK ROCK的主唱Taka,次男是MY FIRST STORY主唱Hiro,強烈推薦

[6]有夫家東寶、妻家H社、發唱片的哥倫比亞老總親自蒞臨,外加德光和夫老爺子主持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