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動漫遊最速報

傳《超越善惡2》開發一片混亂負責人被指控毒性管理


上週《雷曼》之父Michel Ancel宣布了退出遊戲界的消息,儘管他最近的遊戲《超越善惡2》尚在開發中。然而看起來這件事並不簡單,背後還有許多的故事。

傳《超越善惡2》開發一片混亂負責人被指控毒性管理

曾經曝光育碧工作環境有不當行為的法國媒體Liberation,近日報導稱《超越善惡2》開發一片混亂,在過去7年的開發中沒有任何實質性的進展。根據這家媒體採訪的育碧匿名員工,造成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在於Michel Ancel,他被描述為是一個控制狂,喜歡突然改變想法,導致大量的工作廢棄。

這名開發者說:“Michel想要想法必須是他自己的。他通常更喜歡即興創作一些自己的東西,而不是聽從團隊的意見,看看我們已經按照他的要求完成的結構化工作。他會給你解釋你是一個天才,你的想法很好,然後在開會的時候拆你的台,說你就是垃圾,你的工作毫無價值,不跟你說話一個月。”

正如很多人猜測的那樣,《超越善惡2》2017年和2018年E3上播放的精彩預告片都僅僅是概念,有員工表示這些預告片都是“手工製作的(暗示非實機遊戲畫面) ,而且很趕工”,和最終的實際遊戲可能沒有任何的關聯。一名前《超越善惡2》開發者說“預告片中那種愚蠢的細節度”永遠不會實裝到遊戲中,因為這是一個多星球開放世界遊戲。

Ancel不斷地要求改動以及傷人感情的管理風格導致開發團隊內部普遍的“抑鬱,精疲力盡,要求轉移”。 2017年前《細胞分裂》和《幽靈行動》資深開發者Jean-Marc Geffroy被育碧請來讓《超越善惡2》步入正軌,導致了和Ancel的衝突。最近幾年中,Ancel基本上已經從《超越善惡2》遊戲中抽身,僅僅是階段性地查看,同時專注於自己獨立的遊戲《Wild》。遺憾的是,新入駐的領導層們顯然和Ancel同樣“有毒”。

“為了緩解Ancel的問題,他們給我們請來了一些大牌人物,還有一些過於自負、行為令人討厭的“天才”,他們幾乎都隱藏著一種超級英雄綜合症,他們都相信,拯救《超越善惡2》的將是他們自己,也只有他們自己。”

導致Michel Ancel離開遊戲界的最終原因目前尚不清楚,但根據這家法國媒體Liberation,Ancel因為被員工舉報而正在被育碧內部調查中。

後來育碧向外媒Kotaku確認,Ancel確實正在內部調查中。

育碧聲明說:“Yves Guillemot(育碧CEO)在今年7月時就承諾,任何指控都會被調查,沒有人會被排除在調查程序之外,其中包括Michel Ancel。正如Michel向Liberation記者證實的那樣,他正在接受調查。調查仍在進行中,我們不會透露更多信息,因為我們尊重調查的機密性”

對於Liberation的報導,Michel Ancel本人在Ins上做出了回應,他反駁說Liberation的報導是“假新聞”。

“假新聞。帶著憤怒和嫉妒的少數人,讓他們以數百人的名義說話。快速發布新聞,這是為了讓其和育碧的性騷擾新聞結合起來。這是認真的嗎?作為一個全國性報紙記者,這是你所期待的嗎?我將為真相而戰,因為這種指控是一種恥辱。我在我的每一個項目上都很努力,一直都很尊重團隊。這些指責是錯誤的。

有毒的管理–我不是在管理團隊。我帶來了一個願景,製作人們和經理們決定做什麼,何時做,如何做。在這樣一個大項目的製作過程中,他們是有權力的人。為什麼記者不說說他們呢?

我總是會改變主意–假的。如:我花了好幾年時間解釋為什麼城市不應該從頭開始重新做。我花了數個小時解釋這些角色已經夠好了,不需要重做。對於星球和其他所有的一切也都是這樣。但有時團隊中的一些人不顧我的建議更改了東西。經理們就是來解決這個問題的。

2017年的demo是假的,是一個視頻–這也是虛假的指控。 2017年的demo很優秀,讓2018年的demo成為可能。與新聞中的內容相反,2018年的demo有正確的細節,使用了真實的流,程序生成,並且可以在線遊玩。這是一個技術的傑作。 “

Liberation的新聞包含了少數人透露的假信息,他們想毀掉我和項目。我會與他們報導的每一個字眼兒做鬥爭。我已經給記者提供了機會,讓他花足夠的時間來審視所有的錯誤。讓我們看看他將做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