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動漫遊最速報

微軟CEO談收購Tiktok談判:變味了我絕不願意參與


微軟首席執行官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和Xbox業務負責人菲爾·斯賓塞(Phil Spencer)最近接受采訪,討論了欲收購更多遊戲工作室、如何繼續取得成功以及與短視頻應用TikTok(抖音)收購談判相關的反思。

微軟CEO談收購Tiktok談判:變味了我絕不願意參與

對於Tiktok談判,納德拉表示:“這絕對不是我所熟悉的談判,也絕對不是我願意參與競標的交易。自那以後,這筆交易顯然發生了很大變化。

微軟向來被稱為商業軟件巨頭,為世界上大多數個人電腦提供動力,並建立幕後技術和工具。

但該公司也花費了超過100億美元收購世界上許多最受歡迎的視頻遊戲開發工作室。對於納德拉來說,這一切都關乎軟件的未來。

雖然納德拉本人並不是遊戲玩家,但他在視頻遊戲行業下了大賭注。

在2014年被任命為首席執行官後不久,他就決定斥資25億美元收購《我的世界》(Minecraft)開發商Mojang。

隨後,他在2018年又收購了五家工作室,其中包括角色扮演遊戲開發商黑曜石(Obsidian),該公司以太空冒險遊戲《外部世界》(The External World)和廣受歡迎的《南方公園:真理之棒》(South Park:The Stick of Truth)而聞名。

2019年,微軟收購了冒險遊戲《瘋狂世界》(Psychonauts)的開發商Double Fine。

驅使納德拉做出這些決策的是一種信念,即互動娛樂將是未來10年的關鍵技術,使用微軟產品的遊戲玩家希望該公司能製作出與其收購工作室開發的相似遊戲。

在微軟宣布以75億美元現金收購互動娛樂巨頭ZeniMax Media(旗下擁有多家行業領先遊戲開發工作室)後,納德拉在採訪中表示:“你不能早上醒來突然就宣布,’讓我建個遊戲工作室’,這需要擁有內容支撐,以便讓我們能夠接觸到更大的社區。”

納德拉說,這就是微軟為何考慮將來收購更多視頻遊戲工作室的原因,也是為何其繼續投資於Xbox Game Pass訂閱服務的原因。

Xbox負責人菲爾·斯賓塞(Phil Spencer)也表示:“內容是我們平台最關鍵的組成部分,我們將繼續投資。這使我們的創意組織規模翻了一番。”

微軟的收購凸顯了該公司尋求建立其Xbox品牌的最戲劇性方式。這些收購還為該公司提供了更多的遊戲,使其在日益成為熱門遊戲驅動的業務中大展身手。

競爭對手索尼以發行獨家遊戲而聞名,從後世界末日的驚悚遊戲《最後的生還者》(The Last of Us)到尋寶遊戲《神秘海域》(Uncharted)再到動作遊戲《戰神》系列等。

《漫威蜘蛛俠:邁爾斯·莫拉萊斯》(Marvel’s Spider-Man:Miles Morales)將在11月隨同售價高達500美元的PlayStation 5一起發布。

與此同時,Xbox團隊最出名的是其《光暈》(Halo)和《戰爭機器》(Gears Of War)系列遊戲,以及賽車遊戲《極限競速》(Forza),不過這些都不會成為其500美元Xbox Series X發佈時的焦點。

考恩(Cowen)的分析師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寫道:“微軟現在不需要再進行一次重大的內容或IP收購。”

雖然微軟可能是許多熱門遊戲的所有者,但有些遊戲玩家表示,該公司需要提升自己的遊戲水平,特別是與索尼相比。

遊戲網站Polygon在2018年寫道:“看看兩家公司2018年的獨家遊戲名單,你會發現結果很可怕,至少對Xbox的粉絲來說是這樣。”

斯賓塞在採訪中表示,遊戲玩家將看到貝塞斯達工作室帶來的顯著不同,並指出後者的遊戲將在上架的同時也出現在微軟Xbox Game Pass訂閱服務中。

它們還將通過微軟的XCloud視頻遊戲流媒體服務提供,該服務允許人們在互聯網上玩遊戲,類似於他們從Netflix觀看電影的方式。

斯賓塞還說,貝塞斯達將以半獨立的方式運營,以讓其繼續開發最初給它帶來成功的遊戲。

他說:“這關係到這些團隊的文化,他們不需要變得與我們完全相同。”

這也是遊戲公司將繼續受到微軟關注的原因。納德拉說:“我們將堅持尋找在目標、使命和文化方面與我們有共同點的公司。”

他指出,自2001年首款Xbox發布以來,Xbox團隊始終在與包括貝塞斯達在內的遊戲工作室合作,“我們將始終尋求在有意義的地方實現無序增長”。

微軟CEO談收購Tiktok談判:變味了我絕不願意參與

貝塞斯達並不是微軟在過去幾個月裡參與的唯一一筆消費產品收購,該公司還出價競購短視頻應用TikTok。

納德拉說,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曾與微軟接洽,試圖創建一家由微軟全資擁有的公司。

然而最終,商業軟件開發商甲骨文和零售商沃爾瑪成功入股名為TikTok Global的新公司。

納德拉對此表示:“這絕對不是我所熟悉的談判,也絕對不是我願意參與競標的交易。自那以後,這筆交易顯然發生了很大變化。”

但納德拉稱,如果微軟贏得了這筆收購,他認為這是該公司擴大軟件業務努力的一部分。

他說:“我不會每天一醒來就想著要變成別人,我每天都這樣開始:’我怎樣才能把自然而然就能做好的事情做得更好?’”

這就是納德拉試圖收購TikTok的原因,也是收購貝塞斯達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