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免責聲明:本篇文章僅提供相關問題的科普,不可作為臨床診療依據和診療行為的證明,若需要醫療幫助,請聯繫正規醫療機構或相關衛生部門。

本文除機核網外未經作者授權,嚴禁轉載

系列前言

在傳統的流行病學研究中,電子遊戲玩家由於相對數量較少、缺乏社會影響等原因一直以來都難以作為一個單獨的群體獲得足夠的關注。但是在21世紀第二個十年即將結束的今天,電子遊戲已經成為人類現代生活中不可忽視的一個重要環節,其與現代科技一同不斷發展進步,並徹底改變了人類群體保持上千年的生活模式。而在這種情況下,以電子遊戲等為代表現代生活模式對人類行為和健康的影響成為了現代醫學的主流研究方向之一,因為相對於十年一變的科技進步而言,當代人類的身體結構與兩千年前的先輩們並無本質區別。所以,如何用我們古老的身體去適應未來的生活模式,並儘可能擴展人類適應能力的可能性(可以理解為人類在科技進步的同時進行自身進化);同時,如何進一步改進現代科技的發展方向以適應或增強我們古老的軀體成為了現在人類所面對的一大挑戰。

其實在電子遊戲領域的視角下,我們已經見證過對這個問題不同方式的回答:對全身進行徹底外科手術改造以打造“新人類”的超級戰士(《光環》系列,《戰鎚40k》系列);將落後的肢體以先進的仿生義肢進行替換(《殺出重圍》系列);通過基因層面的融合以解決古老有機體與機械生命的衝突(《質量效應》系列)以外骨骼和動力裝甲等方式輔助增加身體功能(《輻射》系列)等等。不過大部分的作品都是以技術變革這一側為主視角,對人類本身生活方式的進化涉及很少——而這一側的問題值得在電腦或電視前面的你我關注。

目前在現代醫學領域對這類問題研究比較深入的是物理治療學和心理學,前者主要關注患者身體的功能變化,後者關注患者神經心理變化對身體的功能影響。而因為物理治療旨在以各種物理因子(力、聲、光、電、熱等)的方式對各種疾病(主要是運動損傷和神經病損)進行治療和乾預,其效費比和治療方式更容易讓大眾接受,是傳統外科手術治療和內科藥物治療的重要補充,並主要應用在疾病預防和康復兩個過程中(主要是歐美全民醫療體系和職業體育醫療體系,國內還沒有普及開來),所以其對調整改善人群日常生活方式和功能水平和預防各類疾病有著主導作用。相對於期望科技發展適應人類本身,物理治療則正在幫助人類本身進行調整和改變以適應未來的挑戰。

本系列文章(如果不咕咕咕的話)將會以現代醫學物理治療領域的視角關注電子遊戲玩家所面臨的身體損傷的風險和障礙,並嘗試用本人有限的學術能力為大家進行一些力所能及的科普,號召大家在玩遊戲的同時去保護身體,並嘗試用更舒服,更科學的方式享受電子遊戲。

(作者目前剛從一所位於北京的國內某知名體育學府的運動康復專業畢業,並繼續攻讀該校的運動康復學術碩士學位,研究方向是運動損傷的物理治療與預防。大家如果有任何有問題歡迎交流)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1

穿上動力裝甲之後再崴腳就丟人了

前言

急性踝關節扭傷(Acute Ankle Sprain)[1]是廣大熱愛運動的玩家朋友們所經常面對的一種較為棘手的傷病。無論是平時疏於鍛煉,突然起意出去打個球的部分朋友,還是經常放下手柄就穿上戰袍的運動或健身愛好者,或多或少都有過突然崴腳的慘痛經歷——如果只是輕微的別一下可能還好,但是遇到嚴重的估計很多朋友第二天只能拖著腫的像饅頭的腳踝叫喚了。在這個時候我們就會想到如果有類似R6中Doc的治療槍或者是毛妹的一針強化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啊。

其實在全部的骨骼肌肉運動損傷中,踝關節的各種損傷能夠占到15%-20%。其中踝關​​節扭傷為80%左右[2],最為常見的外側踝關節扭傷佔比73%。[3]而除了最常發生的急性踝關節扭傷以外,還有一種更為嚴重的慢性踝關節失穩(Chronic Ankle Instability,CAI)的情況。[4]在臨床上急性踝關節扭傷以保守處理為主,包括急性期處置以及功能康復訓練[5],如果患者錯過了合適的治療,那麼急性踝關節扭傷會發展成為慢性踝關節不穩,此時可能需要外科手術介入才能修復關節功能。[6]

由於目前全民的基礎醫學與急救常識水平非常有限,以至於很多遇到急性踝關節扭傷的朋友都很難在第一時間獲得正確的處置與治療,很多人出於模糊的經驗所採取的錯誤的對策反而會加重病情且嚴重影響到之後的恢復。而其實有很大一部分的較輕的急性損傷都有完整的自我救助方式,特別是對於急性踝關節扭傷而言其自救機制已經較為完善。下文便會為大家簡單介紹踝關節扭傷的機制,即時處置以及預防的相關知識。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3

第一次見到了刺客信條系列主角跳躍落地的時候出現了崴腳233333

1崴腳是怎麼回事——急性踝關節扭傷的機制

1.1踝關節解剖特點簡介

下面會首先介紹踝關節的基礎解剖結構,會有一些醫學術語出現,大家可以根據配圖加以理解。相關術語只用於解釋損傷病理機制,只想了解處置方法的朋友可以不用去記憶。

術語解釋

踝關節蹠屈:足部向下屈曲,視覺上是“繃住腳尖”

踝關節背屈:足部向上屈曲,視覺上是“勾住腳尖”

踝關節內翻:足底向對側足翻轉

踝關節外翻:足底向對側足的反方向翻轉

矢狀面、水平面和額狀面:即三維運動平面,所有人體運動都能分解為這三個平面上的投影

關節囊:包裹在關節外面的一層護盾結構,起到保護與潤滑的作用

韌帶:骨與骨之間的連接結構,固定骨與骨的相對位置

肌腱:肌腹與骨之間的連接結構,把肌肉連接在骨頭上

踝關節是一個由下脛腓關節、距上關節以及距下關節組成的關節複合體,其主要功能是把足與腿連接在一起。由於復雜的關節組成,踝關節擁有強大的運動能力(屬於橢圓關節),能夠完成矢狀面、水平面和額狀面的三維運動,[7]而同時為了保證整個結構能夠協調運轉,踝關節需要由包括骨、關節囊、肌肉以及韌帶等在內的大量結構提供連接與支撐。因此踝關節的穩定需要各個結構都能完美地完成各自的任務,一旦一個結構出現問題或者在突然的外力作用下穩定結構反應不夠快的話,就會出現結構上的損傷,進而導致整個關節運動的癱瘓。[8]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5

踝關節結構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7

上到下,左到右依次是脛腓前韌帶、脛腓後韌帶、距腓後韌帶、跟腓韌帶以及距腓前韌帶

踝關節扭傷最主要的受害者便是踝關節兩側的韌帶結構(見圖),其中外側的踝關節外側韌帶組織(Lateral Collat​​eral Ligaments,LCLs)由距腓前韌帶(Anterior Talofibular Ligament,ATFL)、跟腓韌帶(Calcaneofibular Ligament,CFL)以及距腓後韌帶(Posterior Talofibular Ligament,PTFL)組成。而內側的三角韌帶結構(Medial Collat​​eral Ligaments,MCLs or Deltoid Ligament)分為深層和淺層兩組共六條,而且均被肌腱與筋膜包覆。而絕大多數踝關節扭傷都發生在較為脆弱的外側韌帶組織(踝關節外側扭傷),所以下文以踝關節外側韌帶損傷的討論為主。

1.2急性踝關節扭傷的病理機制與風險因素

踝關節扭傷的直接結果一般都是包括ATFL、CFL以及PTFL的外側韌帶組織的損傷[9](內旋損傷)。損傷一般在踝關節內旋、蹠屈、內翻的時候發生。發生時機以踝關節負重變化(例如起跳後落地,踝關節突然由無負重變為負擔數倍的身體重量)的時候為主。如果是ATFL損傷,那麼損傷會在踝關節蹠屈時受到暴力內旋的時候發生(例如把腳尖繃直然後用腳外側去鏟人,或者是走路踩空時崴腳);如果是CFL損傷,那麼應該是踝關節背屈的時候受到了暴力內旋或內翻[10](例如走路踩到突出地面的東西時崴腳)

所以踝關節扭傷的具體表現就是關節在蹠屈(或背屈)的時候受到了內旋以及內翻方向的暴力。(見下圖)三條韌帶中損傷發生第一位的,便是首當其衝,結構最脆弱的ATFL,緊接著就是CFL,最後才是PTFL。[11]ATFL合併CFL撕裂的損傷佔比20%,而PTFL僅在整個踝關節出現脫位損傷的時候才會發生撕裂。最後,當踝關節出現罕見的過度背屈的情況下,有可能出現外旋情況的內側韌帶結構損傷。[12]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9

這就是最常見的踝關節外側扭傷的情況

根據目前的研究進展我們認為踝關節扭傷以及多次復發的主要風險因素為踝關節失穩,或稱之為踝關節穩定性喪失[13],而往往一次意外的踝關節扭傷會導致患者進一步出現或者加重踝關節穩定性的喪失。踝關節失穩分為結構性踝關節失穩和功能性踝關節失穩:[14]

結構性踝關節失穩[15]一般與特定的解剖結構受損有關,例如韌帶結構斷裂、關節滑膜囊炎症、關節運動學異常(關節發育異常導致關節運動時其解剖結構無法按照正常軌跡運行)或者是軟組織退行性鬆弛等;

功能性踝關節失穩[16]一般不存在解剖結構上的問題,而是與本體感覺(包括運動覺、關節位置覺等)異常和神經肌肉控制能力異常(肌肉無法按照正常順序激活收縮,或者肌肉激活時間異常)這兩個因素相關。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11

踝關節失穩的結果:喪失患側部分的負重和運動能力——老實坐著吧

踝關節損傷後的病程一般分為三個階段,包括急性期、亞急性期與康復期。[17]

急性期:從損傷開始到炎症反應指標(疼痛、發熱、腫脹、變色、功能喪失等)達到巔峰後並開始下降的階段,一般是傷後0-24小時

亞急性期:代表傷處從炎症反應階段向組織修復階段的過渡,可表現為組織出出現膠原蛋白堆積和毛細血管的生成,一般是傷後24-48小時

康復期:代表組織開始進行全方位的修復進程,一般是傷後第3-4天開始,至完全康復根據傷情需要2-5週不等

1.3急性踝關節扭傷的分級

踝關節扭傷後的病理路徑是一個大的範圍,從輕微的韌帶過度拉伸到整個韌帶結構斷裂以至踝關節失去穩定能力都算在內。一般而言踝關節扭傷分為三個大的級別。[18]

I級損傷:輕微

病理機制:ATFL的異常拉伸、導致部分韌帶纖維拉傷撕裂

症狀表現:輕微腫脹,小範圍淤血、難以承載全身重量

II級損傷:中等

病理機制:外側韌帶結構受損,包括ATFL全部撕裂,以及可能出現的CFL部分撕裂

症狀表現:局部腫脹,皮下出血,淤血,前外側出現壓痛,無法負重,觸診韌帶結構可能出現鬆弛

III級損傷:嚴重

病理機制:外側韌帶結構被摧毀,ATFL伴隨CFL和PTFL的完全撕裂

症狀表現:踝關節外側及足跟側壓痛、腫脹及淤血,觸診韌帶結構明顯鬆弛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13

被揍的這位的右腳應該算是明顯的III級損傷可能還附帶骨折(穿模了)

除去踝關節本身損傷之外,還包括其周圍結構的連帶損傷(AOE傷害)

包括四個類別:神經損傷、軟組織損傷、關節附屬結構損傷以及骨損傷

踝關節損傷有可能有腓神經的受損, [19] II級損傷出現異常神經傳導速度的頻率為17%,III級則為80%,而有10%的II級損傷以及83%的III級損傷伴有脛神經的傳導異常。[20]

肌力下降也是急性踝關節損傷的連帶症狀之一, [21] 主要體現在功能性踝關節不穩的情況下,缺失的肌力激活水平會導致關節難以完成正常的內旋和外旋運動[22]

最後關節附屬結構出現損傷則體現在急性踝關節扭傷後踝關節的背屈活動受到限制。[23]

1.4急性踝關節扭傷的自我評估

基本上所有疾病的診斷與評估環節都應交由專業的醫護人員進行,但是對一些簡單疾病的自我評估有助於給醫生們提供必要的和更為準確的信息。在急性踝關節扭傷後你需要回憶起一些重要的內容以幫助醫生確診:

首先請回憶你受傷時的場景,在什麼樣的地面?做什麼動作的時候扭腳?

其次試試看你的站立或步行能力,你的受傷腳能不能接觸地面並承擔一定的體重?

最後請向醫護人員說明你之前是否有過類似的踝關節扭傷或者其他損傷史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15

“我是在宙斯神像上滑倒了摔下來把腳崴了”

2崴腳了怎麼辦——急性踝關節扭傷的處置程序

2.1急性期與亞急性期處置程序:P.R.I.C.E以及NSAIDs

了解受傷的具體原因之後,現在可以開始最重要部分講解,那就是如何在尋求醫療幫助之前或者是醫療幫助難以及時獲得的時候如何對自己受傷的腳踝進行處置。首先在急性期與亞急性期(損傷發生至損傷發生後48小時)我們需要完成的目標是:保護受傷踝關節,防止二次損傷,控制疼痛與腫脹、預防由於炎症反應導致的局部組織出現缺氧性損傷[24]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17

(P)RICE處置程序

根據大量的實驗研究[25-27]與臨床實踐,目前在運動醫學領域已經形成了一套較為完整的急性踝關節扭傷應對體系,其名稱為PRICE(或RICE)程序,包含五個必須一同進行的處理內容:

P-保護(Protection):保護扭傷的踝關節,停止受損傷的運動或活動進程,使用合適的拐杖替代行走

R-休息(Rest):除去必要的診斷過程,盡可能保持傷處休息不負重,可以進行無負重、無痛範圍內的主動活動

I-冷療法(Ice):對踝關節採用冷敷等冷療法,每2-3小時冷敷總時長不超過20分鐘,推薦保持冷敷溫度12攝氏度,每兩個小時冷敷15-30分鐘。適用於損傷後前2天

C-加壓包紮(Compress):對傷處加壓,可以通過彈性繃帶對傷處進行加壓包紮,預防可能出現的腫脹情況

E-抬高(Elevation):抬高患肢,在臥位的時候將傷處抬升至心髒水平面以上,避免血液循環受阻,預防腫脹產生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19

冰敷的時候一定要記得墊點什麼

其中冷療法[28]可有多種方式進行,包括冰袋、冷水浸泡、凍水杯、化學冰袋以及冷噴等等,需要特別注意的是:0攝氏度以下的冰敷直接接觸皮膚會導​​致組織受傷,所以在自己冷敷的時候可以墊一層毛巾或著隔著薄衣物作為保護層。

加壓包紮[22]也有多種方式可以進行:彈性繃帶、運動貼佈、綜合護具以及部分可以同時提供冷療和加壓的治療設備。由於急性炎症會增加毛細血管壁的通透性,導致液體向組織滲出。對受損部位的皮膚進行加壓包紮可以限制毛細血管的滲出、還能提高該部位的組織液濃度壓力以抵消由於炎症而增加的組織內滲透壓差距。如果沒有自行加壓包紮的條件可以尋求醫療機構進行(一般在門診即可)

除去主要的PRICE程序以外,還可以通過服用或塗抹非甾體類抗炎藥(NSAIDs)[29,30]來幫助止痛和控制炎症。目前市面上可以自行買到的NASIDs包括阿司匹林、對乙酰氨基酚、吲哚美辛、萘普生、萘普酮、雙氯芬酸、布洛芬、尼美舒利、羅非昔布、塞來昔布等,其具體使用方法請嚴格遵照醫囑進行。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21

話可以亂說(誤)、藥可不能亂吃(請遵醫囑)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人喜歡在關節扭傷後採用溫熱療法的方式試圖幫助“活血化瘀”,但是傳統上來說在踝關節扭傷後並不推薦使用溫熱療法,主流觀點認為熱療會增加腫脹的風險、加速血流流速並加重滲出。而且因為相關研究[31]的結果以及高質量研究的缺乏,熱療法目前依舊不被推薦在踝關節扭傷的急性期和亞急性期使用。在康復期使用熱療法是一個尚未得到足夠實驗數據驗證的方法。

所以各位遇到急性踝關節扭傷的朋友們不用再驚慌失措,只要損傷後爭取第一時間開始PRICE程序,並及時就醫以尋求幫助,基本上能夠在較短的時間內得到較好的康復效果。

2.2後期康復簡介與就醫指南

在第一時間進行PRICE處置之後其實並不是萬事大吉,受傷後一定要儘早尋求醫療幫助。及時正確的處置與良好的中後期康復治療不僅能夠讓你解除病痛,重新回去上班,而且還能加強你的踝關節穩定性以預防可能出現的複發與二次扭傷。[32]

在就診後你會得到的第一個處置一般來說是制動保護,[33]一般I級損傷在急性期之後不需要嚴格製動,只需要用彈性繃帶進行保護即可;II級損傷需要在彈性繃帶和護具的支持下確保疼痛消失後才能開始活動;III級損傷需要限制受傷踝關節的活動角度範圍,可以使用可調範圍的踝關節護具進行保護,進行短期的製動(1週左右)

部分情況下你會遇到需要購買踝關節護具或者石膏以及拐杖的情況,請根據醫生的建議來購買,千萬不要自行選擇看上去很牛逼跟動力裝甲一樣的“高級”護具與拐杖——護具和拐杖的不當使用是踝關節扭傷後出現二次損傷的重要原因。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23

這是某種可調節活動範圍的護具,還是要根據醫生建議購買護具

一般來說在製動的同時醫生會根據你的具體情況或早或晚地進行康復治療,很多人認為在疼痛“消失”,能夠走路之後再浪費時間做康復治療是一件不划算的事情,但是有大量的研究表明[34-38]康復治療的缺少是造成你踝關節二次損傷甚至是慢性踝關節失穩(基本上就告別運動和正常走路了,而且會有持續的慢性疼痛——這隻腳廢了)的重要原因。所以我們非常推薦你根據自己的時間安排並遵循醫生的指示進行康復治療。

康復治療的具體內容包括功能性康復治療、神經肌肉控制訓練等內容,所有康復治療都需要在專業的康復醫師或者物理治療師的指導下進行,只需要跟著醫生的安排來執行即可,本文不再贅述其細節內容。

3不能再崴腳了——踝關節損傷的預防措施

3.1臨床預防性治療簡介與就醫指南

上文所提及的首次損傷後進行的康復治療訓練即為最重要的二次損傷預防措施,如果尚未有過崴腳經歷且對自己的腳踝信心不足的情況下,可以尋求專業的康復醫師、物理治療師以及體能教練所提供的預防性下肢平衡能力練習以及本體感覺練習等等綜合預防性訓練。除去針對性訓練以外也可以諮詢相關專業人士購買適合自己的專業運動護具,畢竟身上如果穿了一套動力裝甲的話心態會輕鬆很多。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25

強大的身體+動力裝甲的保護=最好的預防措施

3.2自我預防建議

關於自我預防,首先要強調的一點是不要逞強。在進行任何形式的鍛煉、工作以及日常活動的時候要時刻注意自身的身體狀態,提防超負荷工作或訓練以及疲勞的產生。的確很多人都會發現疲勞本身不會對你造成致命威脅(無論如何忙完後好好休息總是能夠或多或少地恢復過來),但是疲勞會讓你的身體變得更加脆弱並且增加受傷的風險——一個護盾強度減半、反應速度降低、裝甲抗性下降的Boss打起來總比一個護甲抗性極高、反應賊快且難以打出硬直的精英怪要好打的多嘛。

其次是裝備合適的運動護具,由於目前國內全民健身市場的發展,大量的業餘型基礎型運動護具也逐漸普及開來——這實際上是一個很好的趨勢,雖然我們運動的強度較低,但是由於我們並非專業運動員,我們對運動動作的掌握往往十分有限(例如對比一下專業羽毛球運動員和業餘羽毛球愛好者的差距——羽毛球的動作是極難上手學習的)。所以能夠幫助規範關節運動軌跡並提供必要支撐的運動護具能夠在很大程度上降低我們由於不規範的動作而出現的運動損傷風險。

最後需要養成良好的運動習慣,理想的健康運動狀態是一周之內每天都進行中低強度的體育活動,把運動變成生活的一部分。而目前我們看到很多關注健身或者運動的朋友總喜歡把周末用大運動量的訓練填滿,而周一到週五則埋頭工作靜坐少動——這是非常不理智的行為,把高強度負荷集中在一個很短的時間內會成倍地提高受傷的風險。所以一周猛練一兩次不如每天適當多活動,不給身體增加負擔的同時還有足夠的時間陪伴家人和你的手柄。

希望大家能夠在放下手柄的同時更好地享受健康運動的樂趣,在拿起手柄的一刻也能盡情體驗遊戲世界的精彩~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急性踝關節扭傷 27

享受遊戲,享受健康,危險動作請勿模仿

往期內容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肩頸部肌筋膜疼痛綜合徵

科普 | 聊聊玩家們的常見運動損傷——非特異性腰痛

參考文獻

[1] Klenerman L. The management of sprained ankle. J Bone Joint Surg Br. 1998;80(1):11–12.

[2] Holmer P, Sondergaard L, Konradsen L, nielsen PT, Jorgensen LN. Epidemiology of sprains in the lateral ankle and foot. Foot Ankle Int 1994; 15:72-74.

[3] Woods C, Hawkins R, Hulse M, Hodson A. The Football Association Medical Research Programme: an audit of injuries in professional football: an analysis of ankle sprains. Br J Sports Med 2003; 37:233-238.

[4] Clanton TO. Athletic injuries to the soft tissues of the foot and ankle. In: Coughlin MJ, Mann RA, eds. Surgery of the foot and ankle. 7th ed. St Louis: Mosby; 1999:1101-1106.

[5] Al-Mohrej OA, Al-Kenani NS. Acute ankle sprain: conservative or surgical approach? EFORT Open Rev 2016; 1:34-44.

[6] Kerkhoffs GM, Handoll HH, De Bie R, Rowe BH, Struijs PA. Surgical versus conservative treatment for acute injuries of the lateral ligament complex of the ankle in adults.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2;3:CD000380.

[7] Huson A. Joints and movements of the foot: terminology and concepts. Acta Morphol Neerl Scand 1987; 25:117-130.

[8] Rockar PA Jr. The subtalar joint: anatomy and joint motion. J Orthop Sports Phys Ther 1995; 21:361-372.

[9] Hertel J. Functional anatomy, pathomechanics, and pathophysiology of lateral ankle instability. J Athl Train 2002; 37:364-375

[10] Bennett WF. Lateral ankle sprains. Part I: Anatomy, biomechanics, diagnosis, and natural history. Orthop Rev 1994; 23:381-387.

[11] Dijk CNv. On diagnostic strategies in patients with severe ankle sprain. The Netherlands: University of Amsterdam, 1994.

[12] Clanton to, Paul P. Syndesmosis injuries in athletes. Foot Ankle Clin 2002;7: 529-549.

[13] Kim JS, Young KW, Cho HK, et al. Concomitant syndesmotic instability and medial ankle instability are risk factors for unsatisfactory outcomes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ankle instability. Arthroscopy 2015; 31:1548-1556.

[14] Lohrer H, Nauck T, Gehring D, et al. Differences between mechanically stable and unstable chronic ankle instability subgroups when examined by arthrometer and FAAM-G. J Orthop Surg Res 2015;10:32.

[15] Knupp M, Lang TH, Zwicky L, Lötscher P, Hintermann B. Chronic ankle instability (Medial and Lateral). Clin Sports Med 2015; 34:679-688.

[16] Freeman MA. Instability of the foot after injuries to the lateral ligament of the ankle. J Bone Joint Surg [Br] 1965;47-B:669-677.

[17] Thomas WK, Jay Hertel, Carrie LD, et al. National Athletic Trainers’ Association Position Statement: Conservative Management and Prevention of Ankle Sprains in Athletes. Journal of Athletic Training 2013;48(4):528–545

[18] Chorley JN, Hergenroeder AC. Management of ankle sprains. Pediatr Ann 1997; 26:56-64.

[19] Bullock-saxton Je. Local sensation changes and altered hip muscle function following severe ankle sprain. Phys Ther 1994; 74:17-28; discussion 28-31.

[20] Nitz AJ, Dobner JJ, Kersey D. Nerve injury and grades II and III ankle sprains. Am J Sports Med 1985; 13:177-182.

[21] Konradsen L, Olesen S, Hansen HM. Ankle sensorimotor control and eversion strength after acute ankle inversion injuries. Am J Sports Med 1998; 26:72-77.

[22] Wilkerson GB, Pinerola JJ, Caturano RW. Invertor vs. evertor peak torque and power deficiencies associated with lateral ankle ligament injury. J Orthop Sports Phys Ther 1997; 26:78-86.

[23] Wilson RW, Gieck JH, Gansneder BM, et al. Reliability and responsiveness of disablement measures following acute ankle sprains among athletes. J Orthop Sports Phys Ther 1998; 27:348-355.

[24] Knight KL. Cryotherapy in Sport Injury Management. Champaign, IL: Human Kinetics; 1995:92.

[25] Ivins D. Acute ankle sprain: an update. Am Fam Physician. 2006;74(10):1714–1720.

[26] Bleakley C, McDonough S, MacAuley D. The use of ice in the treatment of acute soft-tissue injury: a systematic review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Am J Sports Med. 2004;32(1):251– 261.

[27] Hubbard TJ, Aronson SL, Denegar CR. Does cryotherapy hasten return to particip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J Athl Train. 2004;39(1):88–94.

[28] Dolan MG, Mychaskiw AM, Mendel FC. Cool-water immersion and high-voltage electric stimulation curb edema formation in rats. J Athl Train. 2003;38(3):225–230.

[29] Bleakley CM, McDonough SM, MacAuley DC. Some conservative strategies are effective when added to controlled mobilisation with external support after acute ankle sprain: a systematic review. Aust J Physiother. 2008;54(1):7–20.

[30] Slatyer MA, Hensley MJ, Lopert R.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piroxicam in the management of acute ankle sprain in Australian Regular Army recruits: the Kapooka Ankle Sprain Study. Am J Sports Med. 1997;25(4):544–553.

[31] Cote DJ, Prentice WE Jr, Hooker DN, Shields EW. Comparison of three treatment procedures for minimizing ankle sprain swelling. Phys Ther. 1988;68(7):1072–1076.

[32] Beynnon BD, Renstrom PA, Haugh L, Uh BS, Barker H.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clinical investigation of the treatment of first-time ankle sprains. Am J Sports Med. 2006;34(9):1401–1412.

[33] Seah R, Mani-Babu S. Managing ankle sprains in primary care: what is best practice?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ast 10 years of evidence. Br Med Bull 2011; 97:105-135.

[34] McKeon PO, Hertel J. Systematic review of postural control and lateral ankle instability, part II: is balance training clinically effective? J Athl Train. 2008;43(3):305–315.

[35] Docherty CL, Arnold BL, Gansneder BM, Hurwitz S, Gieck J. Functional-performance deficits in volunteers with functional ankle instability. J Athl Train. 2005;40(1):30–34.

[36] Wolfe MW, Uhl TL, Mattacola CG, Mccluskey LC. Management of ankle sprains. Am Fam Physician 2001; 63:93-104.

[37] Refshauge KM, Raymond J, Kilbreath SL, Pengel L, Heijnen I. The effect of ankle taping on detection of inversion-eversion movements in participants with recurrent ankle sprain. Am J Sports Med 2009; 37:371-375.

[38] Polzer H, Kanz KG, Prall WC, et a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acute ankle injuries: development of an evidence-based algorithm. Orthop Rev (Pavia) 2012;4: e5.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