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動漫遊最速報

三星敗退中國市場?他們去年剛賺走2600億人民幣


最近,三星在中國獲得了意外的高曝光率——“三星手機市佔率僅剩1%”、“三星各地手機工廠接連關閉”,這些新聞一度讓三星敗退中國的說法甚囂塵上。

可事實卻是,僅2018年,三星電子就從中國市場拿走了2600多億元人民幣的營收,相比之下,手機賣得比三星好得多的小米,2018年的總營收也不過1749億元人民幣。

三星敗退中國市場?他們去年剛賺走2600億人民幣

如果再深入細究一下,你會發現三星既沒有敗退中國,更沒有告別“中國製造”。

三星手機業務兩年關中國四廠

確實,三星電子最近在中國進行了一輪“關停並轉”。

10月,三星電子宣布關閉惠州工廠,這是三星電子在中國的最後一家智能手機工廠,1993年正式投產,最高峰時擁有3000多名員工,年產手機近6257萬部,佔三星電子全球手機產量的17%。

三星敗退中國市場?他們去年剛賺走2600億人民幣

三星惠州工廠

11月,三星以組織架構調整為名,在中國進行了大規模裁員,涉及20%的員工,總數達上千人,重點是手機業務銷售和市場部門,原本在中國的11個分公司以及辦事處也被合併成了5個。

12月,三星電子旗下的電子元件製造公司三星電機宣布,將在12月24日關停崑山工廠,正式退出智能手機主板(HDI)業務。因為從2014年開始,崑山三星電機就面臨虧損,今年已是連續虧損的第5個年頭。

三星敗退中國市場?他們去年剛賺走2600億人民幣

崑山三星電機工廠

算上此前相繼關閉的深圳、天津工廠,三星兩年內已經連關四廠,甚至三星關閉中國工廠已經不算新聞了,反倒是員工動輒拿到“N+5”、“N+3+工齡獎+擇業期工資”的豐厚補償,羨煞了一群吃瓜群眾。

乍看之下,三星電子似乎正在逃離“中國製造”,而承接“中國製造”的是越南和印度。

目前,三星電子在越南已經擁有8家工廠和1個研發中心,還在印度擴建了位於諾伊達81區的工廠,準備將其建設成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機工廠,產量將由6700萬部提升至近1.2億部。

三星電子關閉的工廠,大多與手機業務相關,這主要是三星手機在中國市場份額長期徘徊在1%左右,而在越南和印度,三星手機還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三星敗退中國市場?他們去年剛賺走2600億人民幣

在越南,三星電子已經累計投資173億美元,而2018年全年,三星電子越南分公司的營收就達到了657億美元,相當於越南全國GDP的28%。

在印度,三星手機市佔率20%,僅落後於小米的26%。但印度正在經歷換機潮,100美元至300美元之間的智能機需求特別大,三星中低端智能手機Galaxy
A系列、M系列智能手機正在印度市場熱銷。

中國手機品牌最離不開的外企

然而,手機業務在中國打了敗仗,三星電子卻依舊在中國賺的盆滿缽滿。

三星電子2018年經濟報告書顯示,其去年在中國營收為43.2萬億韓元(約2605億元人民幣),佔全球營收的18%,中國仍是舉足輕重的市場。

這是因為三星電子仍“擁有世界第一製造競爭力”,其在電子產業擁有最完整的上下游產業鏈,手機業務只是三星電子全產業鏈的下游,上游的顯示面板、半導體存儲芯片、電池技術等,才是他們的核心競爭力。

比如在顯示面板行業,三星電子是當之無愧的霸主,特別是在OLED面板領域,智能手機用的中小OLED面板收入佔整個行業OLED面板收入的88%,而三星電子又佔據了9成以上的OLED中小面板產能。

三星敗退中國市場?他們去年剛賺走2600億人民幣

搭載三星OLED屏幕的三星Galaxy Fold折疊屏手機

以2018年三季度為例,整個智能手機屏幕市場(OLED+LCD),三星電子市場份額高達57.8%,遠超京東方的7.8%和深圳天馬的7.7%。從經營情況來看,2018年三季度,三星電子麵板營收10.09萬億韓元(當時約合616億元人民幣),利潤1.10萬億韓元(當時約合67億元人民幣),而京東方同期的營收為259.91億元人民幣,利潤為4.04億元。

三星電子麵板營收是京東方的2倍有餘,利潤則超過了16倍。

包括OPPO、vivo、小米等中國手機主流品牌,超過80%的機型採用了三星電子產的屏幕,甚至華為也一直將三星電子作為屏幕供應商。有消息指出,在有LG和京東方作為備選的情況下,華為還是選擇三星電子作為旗艦機型Mate
30 Pro的屏幕供應商。

三星敗退中國市場?他們去年剛賺走2600億人民幣

搭載三星屏幕的華為Mate 30 Pro手機

而在半導體存儲領域,三星電子也一直佔據著頭把交椅。

半導體存儲芯片主要分DRAM、NAND Flash、Nor Flash三類,DRAM一般用於電腦內存(DDR)和手機內存(LPDDR),NAND
Flash、Nor Flash則屬於閃存。

這其中,DRAM和NAND Flash屬於最大的兩個門類,據最新的統計,2019年三季度,三星電子在DRAM市場擁有46.1%的市佔率,在NAND
Flash市場有33.5%的市佔率,都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

三星敗退中國市場?他們去年剛賺走2600億人民幣

三星手機用內存芯片

甚至可以這麼說,中國手機行業,最離不開的外國企業就是三星電子。

中國“人才紅利”取代“人口紅利”

三星電子在中國通過上游產業獲利頗豐,正是三星電子向高端製造業進行大規模調整的寫照。

三星電子財報顯示,早在2017年,其顯示面板和半導體存儲芯片業務營收就達到108.17萬億韓元,超過了智能手機業務的106.67萬億韓元。

最關鍵的是,三星電子在中國高端製造業的投資,並沒有像手機業務那麼萎縮,反而加大了力度。外界普遍認為,這是三星電子的戰略調整,正好搭上了中國由“人口紅利”向“人才紅利”轉移以及製造業轉型升級的關鍵階段。

三星敗退中國市場?他們去年剛賺走2600億人民幣

三星在越南的一家工廠

中國的“人口紅利”確實正在退潮,人工成本不如越南、印度等國家。比如有數據顯示,越南工人平均月薪大約550萬越南盾(約合人民幣1630.85元),加上越南實行一周六天的工作制度,週六不算加班工資,相比中國來說有巨大的成本優勢。

然而,中國工人的素質卻與日俱增,顯現出了“人才紅利”。

教育部統計,中國人受教育程度逐漸提高,2018年度,高中階段毛入學率88.8%,各級各類學歷教育在校生2.76億人,比2017年增加了500多萬人。

中國還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高等教育體系,2018年的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為48.1%,比2017年又提高了2.4個百分點,中國的高等教育已經邁入普及化。

在這個背景下,中國產業工人的優勢非常明顯,主要體現在勞動效率、技術熟練程度等方面。

一位曾多次前往三星手機越南工廠考察的韓國供應商高層表示,“對比來看,中國的工人明顯要比越南的工人受教育程度高,作業前教育比較快,作業準則掌握比較快,技術工人數量十分龐大卻非常好管理,而且這些年來一直在提升。”

三星敗退中國市場?他們去年剛賺走2600億人民幣

印度從事精密製造的女工

作為對比,印度工人在精密製造方面的技術,根本無法與中國工人相提並論。比如組裝一部iPhone,需要大約400個工序,包括拋光、焊接、鑽孔和上螺絲。印度工人必須經過相當長時間的培訓,才能正式走上工作崗位。

這也導致印度富士康雖然為iPhone
X規劃了兩條生產線,但是目前只先開了1條,1個月產量只有6萬部。而在中國,2016年的鄭州富士康就有94條生產線,一天生產50萬部iPhone,產能是印度富士康的250倍。

三星在中國上游產業猛砸錢

中國的產業鏈,在“人才紅利”的加持下,正在進行著轉型升級,從低價值產業向高價值產業轉移。

三星電子也正在配合著進行調整,並且從幾年前就開始佈局。

2012年,三星電子在中國高端產業投資佔總投資比重的13%。 2013年到2018年,三星電子向中國新增投資額已達到228億美元,折合人民幣1600億。這其中,高端產業領域投資佔比從13%猛增到55%。其中半導體存儲芯片、液晶面板、動力電池等技術項目投資超200億美元。

以半導體存儲芯片為例。 2012年,三星電子就在西安投資了108億美元建設一期項目,生產NAND閃存芯片,這是三星電子海外投資歷史上投資規模最大的項目,也是我國西部地區引進的最大外商投資高新技術項目。

三星敗退中國市場?他們去年剛賺走2600億人民幣

三星電子在西安的工廠生產NAND閃存芯片

到了2017年,三星電子宣佈在西安進行二期投資,先期追加70億美元。

鑑於5G設備和網絡需求的不斷上升,明年全球內存芯片市場將出現反彈,三星電子在今年12月10日又宣佈在西安追加80億美元投資,二期投資總計150億美元全部到位。

二期項目將於2021年下半年竣工,屆時每月可加工13萬片晶圓,占到整個三星電子同類產品的37%,占到全世界同類產品的13%。

今年年初,三星電子又在天津投資了24億美元,進行車用MLCC工廠(多層陶瓷電容器)、動力電池生產線等新項目的建設。

今年7月,三星電子在廣西欽州的7.5代液晶面板生產線也已經開工……

種種跡象表明,三星電子並沒有敗走中國,一退一進之間,三星電子已經隨著中國製造業的調整,完成了從低端走向了高端,從下游走向了上游的轉型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