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動漫遊最速報

《慶餘年》超前點播引眾怒 折射愛騰與付費會員雙重博弈


12月11日,古裝劇《慶餘年》播出到22集時,屏幕上突然彈出一個收費窗口,正在追劇的網友被告知:騰訊視頻、愛奇藝視頻推出《慶餘年》VIP超前點播規則,即在VIP搶先看6集的基礎上,VIP會員再交50元可在更新時多看6集。

《慶餘年》超前點播引眾怒 折射愛騰與付費會員雙重博弈

超前點播規則一石激起千層浪,引起眾多網友的不滿。一時間,兩大在線視頻平台成為眾矢之的。事件持續發酵到12月17日,不堪輿論壓力的騰訊視頻、愛奇藝相繼修改了超前點播規則。

對優愛騰等在線視頻平台而言,其主要支出為內容成本,對應的主要收入則為會員費;在持續虧損的狀態下,超前點播不失為一種加速變現的方式。但這種雙重收費的行為,在引起用戶不滿的同時,也滋生了盜版資源。

“放眼國際,國內視頻平台應參考Netfilx的做法,提高會員服務質量,並製定合理的收費標準,做好新老用戶的過渡。”一位視頻行業從業者分析總結道。

《慶餘年》超前點播引眾怒

近日,在騰訊視頻、愛奇藝熱播的古裝劇《慶餘年》正處於風口浪尖中。起初因《慶餘年》的爆火,騰訊視頻與愛奇藝聯合推出了“超前點播”服務,規則為“VIP會員在搶先看6集的基礎上,再交費50元,可優先再看6集”。

不料,此舉引發眾怒,被網友直指“掙快錢”,甚至被人民日報點名批評“吃相難看”。

一位騰訊視頻會員對藍鯨TMT記者表示:“每個月充值會員真的覺得差不多了,尊重創作是一回事,但也不能這麼搞啊,吃相太難看了。”另有一位法律相關從業者在知乎上表示,《愛奇藝的VIP服務協議》為霸王條款,決定起訴愛奇藝“超前點播”規定。

伴隨著輿論的逐步發酵,當事平台不得不公開回應,承認“沒做好”,並開始反思在本次事件當中平台存在的問題。

其中,騰訊視頻副總裁王娟稱,“這次我們之所以備受爭議,可能是對會員的消費心理不夠體貼,這塊確實是我們做得不夠好的地方。”愛奇藝副總裁、自製劇開發中心總經理戴瑩回應稱,“初衷是想滿足用戶更多元的內容需求,但可能沒太做好,未來希望能更多考慮到用戶的心理,做好排播的設計和告知工作。”

《慶餘年》超前點播引眾怒 折射愛騰與付費會員雙重博弈

隨後,騰訊視頻、愛奇藝均修改了超前點播規則,騰訊視頻會員可提前看6集權益不變,但可享額外3元每集的超前點播權,不再是支付額外50元觀看6集的設定。愛奇藝也在VIP可提前觀看6集的基礎上,以每集3元的價格再多看6集。

會員權益縮水,助長盜版資源“愈戰愈勇”

實際上,這已不是視頻平台第一次採取“超前點播”策略。據記者了解,騰訊視頻獨播劇《沒有秘密的你》就已採用過這一形式,被認為是對付費用戶的一次“割韭菜”操作,最後在網友的質疑與不滿中結束。今年暑期,《陳情令》熱播,獨家播放平台騰訊視頻通過單價30元的超前點播獲利超7000萬。業內普遍認為,視頻平台“超前點播”是壓榨會員權益的行為。

而在本輪爭議後,《慶餘年》又因正版視頻資源遭洩露而登上了熱搜。 12月19日,網絡上出現了《慶餘年》的全集資源,根據12426版權監測中心的數據,《慶餘年》的侵權鏈接超4萬條,盜版播放次數超5萬次。

面對《慶餘年》的盜版資源,大多數付費視頻用戶主動放棄了視頻平台的超前點播,轉而去下載盜版資源。記者採訪多位網友,均表示已下載或正在觀看盜版視頻。 “都在抵制盜版尊重正版,可誰尊重我們觀眾呢?二次收費就是逼著我們去看盜版。”談及此事,一位網友對記者說道。

對於多數付費用戶來說,在視頻平台“超前點播”規則出台後,自身樹立起的正版意識已被瓦解;在用戶不滿的當口,可免費提前觀看全集資源的盜版視頻一經出現,難免受到用戶追捧。不過對於少部分付費用戶來說,《慶餘年》盜版資源的觀看體驗遠遠低於愛奇藝和騰訊視頻,他們還是願意選擇付費超前點播來享受最佳的追劇方式。

《慶餘年》超前點播引眾怒 折射愛騰與付費會員雙重博弈

目前,我國版權產業在GDP中的佔比已達到7.35%,增加值達到了6萬億元。相比於發達國家而言,我國的版權產業仍有許多不足,我國核心版權產業的從業人數是美國的兩倍,而創造的產業增加值卻不足美國的二分之一。

這其中的差別就在於我國盜版行業的發達。在盜版行業,當盜版產品有跟正版同樣的質量且更低價時,大家都會去選擇盜版,久而久之,正版的生存空間就會越來越小。

版權行業專家王東昇對記者表示,遏制盜版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讓消費者獲取盜版的門檻更高,獲取正版的門檻降低;如此,消費者就不會去尋找使用盜版資源了。

視頻平台會員服務質量亟待提高

毋庸置疑,在雙重付費的“超前點播”背後,是各大視頻平台正在面臨的盈利困境與壓力。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造成這一困境的主要原因與版權費用與會員價格相關,從目前的行業形勢看,這兩個原因在一定程度上是同時存在的。”

愛奇藝財報顯示,截至9月30日,愛奇藝總註冊會員數1.058億,訂閱會員規模同比增長31%,其中99.2%為付費註冊會員。 2019財年第三財季營收為73.97億元,同比增長6.98%;淨虧損為36.88億元,同比下降17.44%。

騰訊財報顯示,截至3月31日,騰訊視頻付費用戶達到了8900萬,全平台日均覆蓋人數超過2億。 2019年第三季度營收972.4億元,同比增長21%,其中媒體廣告收入為36.50億元,同比下降28%,這主要包含騰訊視頻在內的媒體平台。

而在成本側,視頻網站的主要支出為內容成本,包括自製內容的製作成本和外部內容的版權採購成本。有數據顯示,2018年騰訊視頻的版權支出達到250億元,愛奇藝的版權支出則為100億元,優酷版權預算高達300億元。

《慶餘年》超前點播引眾怒 折射愛騰與付費會員雙重博弈

近幾年,在“內容為王”的驅動下,視頻平台間的版權之爭愈發激烈,版權費用也在水漲船高。 2018年下半年,限薪令、限娛令接連出台,視頻平台版權成本有所下降,但視頻行業的增速也整體放緩。據QuestMobile的統計,截至2019年6月,在線視頻的活躍用戶數同比增長僅2.4%,處於泛娛樂行業最低水平。

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隨著文娛行業遭遇資本寒冬,廣告主對視頻平台的營銷預算整體增長都採取了保守的態度。這對於通過“拉新買量”和商家投放廣告來實現商業閉環的視頻平台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而視頻平台此時需要做的就是合理定價、不斷產出優質內容。 “放眼國際,國內視頻平台應參考Netfilx的做法,提高會員服務質量,並製定合理的收費標準,做好新老用戶的過渡,用戶付費意願提升帶來的新機會,跨內容領域的生態聯動產生的新價值,以及空間廣闊的國際市場,都將是國內視頻行業的機遇點。”業內人士分析總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