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協同戰”究竟是如何運作的


戰場切片

建安五年二月,一場戰爭在北方爆發,交戰雙方是袁紹和曹操。

袁紹統領11萬大軍,其中步兵10萬、騎兵1萬。曹操麾下總共只有4萬人。

九月,曹軍落於下風,被迫轉為防守態勢。袁紹佔據高地,選擇利用地形搭建箭塔、起土山,命令士兵站在高處拉弓射擊曹軍營帳,迫使曹兵只能用盾牌護住身子,匍匐著移動。即便如此,依然死了很多人。

官渡之戰奠定了曹操統一北方的基礎

面對高聳的箭塔,曹操決定使用投石車。 《三國志·魏志·袁紹傳》中記載:“紹為高櫓,起土山,射營中,營中皆蒙楯,眾大懼。太祖乃為發石車,擊紹樓,皆破,紹眾號曰霹靂車。”這種被袁紹軍稱為“霹靂車”的投石車摧毀了不少箭樓,一度扭轉局面。袁兵被投石車打得抱頭鼠竄,非常恐懼。但發現霹靂車難以擊中地下目標後,袁紹的軍隊放棄高處,開始挖起地道。曹軍看對方挖地道,也開始挖起來,但由於客場作戰,極度疲憊,優勢慢慢喪失,戰線越拖越長。

十月,袁紹將糧草囤在距離大營40裡的烏巢,袁紹軍師沮授建議其派兵於側翼掩護,袁紹不肯,另一名軍師許攸獻計夜襲許都,也被駁回。最終許攸叛投曹操,並告知了他袁軍糧草的存放地點。

曹操得知後,烏巢之戰迅速爆發。曹操親率5000精兵從小路夜行,迅速趕赴烏巢,縱火圍攻。袁紹輕敵,僅派淳于瓊防守,部下張郃、高覽重兵攻打曹操官渡大營。張郃再三勸告袁紹救援烏巢,最終被拒絕,後投降曹操。曹軍於烏巢將袁紹糧草全部焚毀,導致袁軍全面崩潰,主力部隊被消滅殆盡,僅剩800餘人逃回北方。

曹操使用霹靂車進攻袁紹的箭樓

你當然知道這是赫赫有名的官渡之戰——它的確是,但這個場景同樣有可能發生在《率土之濱》裡,就像三國中無數的經典戰役一樣。區別於去年“總體戰爭”大版本的宏觀整合作戰,今年《率土之濱》的新版本“古代協同戰”更加強調微觀,戰場上的天氣、器械、兵種相剋、真假情報、多方勢力製衡,提供了豐富的策略玩法,也讓古代戰爭體驗更加真實。

多勢力、多兵種、多形態

延伸閱讀  2021騰訊遊戲開發者大會:烏托邦時刻

如何詮釋“古代協同戰”? 《率土之濱》給出的答案是多個勢力、多個兵種、多個形態協同作戰——我們在學生時代玩《魔獸爭霸》或《星際爭霸》的時候都知道,只憑一種手段是很難贏得比賽的,需要以某個兵種為主打,輔以其他兵種側翼騷擾、截斷補給、騷擾後方、放假情報,再配上正面的立體推進——即使在現實的官渡之戰中,這些也都是至關重要的部分。

而現在,三國戰場上的各種細節都被逐步添加到《率土之濱》中,形成了一套“古代戰爭玩法宇宙”,通過新的征服賽季帶來新的細節,大大豐富了既有玩法,讓新玩家感到有趣,老玩家的操作空間也變大了,更注重協同和操作的協同感。在諸多征服賽季的劇本中,玩家能逐步體會到“古代協同戰”的核心內容——“多勢力、多兵種、多形態”。

古代戰爭講究勢力、兵種和形態的協同

首先是勢力部分,這也是遊戲中最重要的。你知道,《率土之濱》是一個“人”的遊戲,裡面的一切都圍繞著人本身進行,無論哪個征服賽季,甚至是S1、S2新手賽季,故事都是圍繞著人進行的。人們在《率土之濱》的世界里合縱連橫,以“同盟”為單位活動。每個同盟最多380人,就像三國中的一股勢力。同盟跟同盟之間自然有紛爭,但紛爭過後也有和平,“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同盟之間不僅有簡單的對立與合作,還有真真假假的情報戰,假意合作實則欺騙的戰術並不罕見。我們之前採訪過的《率土之濱》大盟“九鼎”也提到了這一點。

除了人們自發的合縱連橫之外,遊戲機製本身大多也服務於“多勢力”作戰。

比如說《太師亂漢》——這個征服賽季劃分為兩個大陣營,一邊是由NPC操縱的“太師董卓”,另一方是玩家扮演的“十八路討董聯軍”。如同真實的歷史一樣,“十八路討董聯軍”並非鐵板一塊,反而是各懷鬼胎。在對抗太師董卓的同時,玩家也需要製衡“討董聯軍”中的關係,畢竟即使擊敗了董卓,也只有一人能享受到勝利的果實——史書中的“討董聯軍”共有十八路,但真正被歷史記住的,也只有寥寥數人。

在《族閥崛興》征服賽季中,玩家又會被細分為上限40人的“世族”,同一世族之間共享土地、建築和資源。相較於380人的同盟來說,40人的世族顯得微不足道,但如果充分發揮合作的優勢,就能真正讓世族“族閥崛興”。 《群雄逐鹿》賽季則主打合作共鬥,分成李傕與郭汜、曹操、馬騰、劉表、劉焉、袁術、袁紹、陶謙、公孫瓚九大勢力,玩家需要不斷權衡自己的策略,結盟還是對抗,割據還是合作。雖然勢力不同,但仍有可能攜手並進。

世族之間可以合作,攜手抗敵

“多兵種協同”主要體現在兵種和器械上,《率土之濱》去年推出了“古代攻城戰”版本和《兵合車錯》征服賽季。為遊戲引入了8種器械,相當於在以往刀劍廝殺的玩家對抗中添加了“載具戰”模式,大大提升了遊戲樂趣,也讓整個戰場更加立體。

在古代戰爭器械方面,《率土之濱》的探索先發且深入,而且不止於器械——從攻城器械到重鎮設定,從歷史還原到遊戲機制,一系列的設計都得自洽。讓存在於史書裡的攻城器械來到遊戲中,可不是簡單做個模型就完事的,器械怎麼用、在哪用、用出來能對戰局有多大影響,都得細細打磨研究。

我們在最初提到了曹操在官渡之戰中使用的霹靂車,隨著去年《兵合車錯》賽季的更新,霹靂車也加入了《率土之濱》,成為了玩家手中的攻城利器。此外,遊戲中還添加了“武衝”“飛橋”“床弩”等戰爭器械,攻守兩方都得到了趁手的兵器,讓圍繞攻城、守城的玩法強度上升了一個層次。

武衝用來進攻敵方城門

一場戰鬥中,玩家可以在任意一塊可建造的土地上建造“壘巢”方便部隊進行調動;派出“呂公車”裝載大批士兵出征攻城;行軍路上,使用“飛橋”渡過河流天塹,發動強襲;攻城戰期間,通過霹靂車和武衝對敵方城池、大門發動立體攻擊。

守城方則可以通過“望樓”建立前哨站,發現敵人來襲時,望樓裡的部隊可以立即發出警報,同時也能攻擊來犯的敵人,為守城部隊爭取時間;城池的外牆也可升級成“鐵壁”,加固土地或建築的耐久,延緩敵軍的攻擊;要塞中通常還會配備“床弩”,用來摧毀敵方的攻城器械,防止敵軍靠近城池。

床弩可建立多個,用以摧毀敵方攻城器械

兵種方面,《率土之濱》裡加入了相當多特色兵種,步兵中有飛熊軍、藤甲兵、白毦兵,騎兵中有像兵和虎豹騎,弓兵中有連弩兵、無當飛軍以及火矢兵,都是三國歷史中的特色兵種,各有各的作用。

飛熊軍和是董卓的私人衛隊,裝備精良、戰鬥力強;藤甲兵更為著名,由南蠻烏戈國王兀突骨帶領,身穿油浸過的鎧甲,刀箭不入,唯一缺點是怕火;白毦兵和無當飛軍都是蜀漢的精銳部隊,前者是劉備的親衛隊,後者是諸葛亮在平定南中後徵召的少數民族部隊,其戰績有射殺魏將張郃;連弩兵和火矢兵則是手持諸葛連弩和火矢的部隊。

延伸閱讀  男主目睹女友劈腿後,被車撞死穿越異世界,結果女友也跟來了! 

這些兵種之間有些顯而易見的克制關係,比如玩火的火矢兵克制怕火的藤甲兵……兵種跟兵種之間的相互克制、兵種與器械間的相性,還有器械跟器械間的製約,大大拓寬了《率土之濱》中戰爭的深度和廣度。

虎豹騎是曹操的精銳騎兵部隊

“古代協同戰”的最後一個部分是“多形態”,最突出的一個例子便是遊戲之前推出的“古代天氣戰”玩法。去年3月,《率土之濱》開啟了《應天順時》征服賽季,將天氣戰的玩法與最新的征服賽季結合到一起,玩家可以通過修建祭壇並“祈禳”的方式影響局部地區的天氣狀況,大風、大霧或大雨——無論是“草船借箭”“水淹七軍”還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三國時代的經典戰役大多都跟天氣有關,在冷兵器作戰的年代,“應天順時”證明著人們對自然的敬畏。

“多形態”當然不僅指氣象戰,其餘如巨械攻防的攻城戰、流浪軍神出鬼沒的游擊戰,都是“多形態”戰爭的一部分。戰爭無定式,而《率土之濱》也在全力塑造更為真實還原的戰爭體驗。

“古代玩法戰爭宇宙”的開啟和未來

我們剛才提到了多勢力、多兵種、多形態協同的古代戰爭,事實上,這也只是“古代玩法戰爭宇宙”的一小部分。 《率土之濱》目前有13種特色各異的征服賽季,未來還會更新更多,每一個征服賽季都有不同玩法、不同側重。從前看來,這似乎只是分散著的遊戲劇本而已,但隨著“總體戰爭”“古代協同戰”的不斷推出,征服賽季之間的脈絡也逐步顯現,所有的賽季連到一起,才是一個完整的“古代玩法戰爭宇宙”。

《率土之濱》的征服賽季們共同構成了“古代玩法戰爭宇宙”

這讓我們有理由期待它未來的發展,《率土之濱》在SLG領域向來以創新性和探索欲聞名——過去的2021年,《率土之濱》經歷了近20次大型更新,平均半個多月一次,而且每次更新都有新東西、新玩法,不管是利用器械的“攻城戰”,還是掌握自然的“氣象戰”,都是《率土之濱》在探索SLG領域未知玩法的嘗試。

當然,作為一個老牌遊戲類型,SLG品類的競爭相當激烈,“創新”也是無處不在。但究竟怎麼創新、如何創新才是好的,依然有待玩家檢驗。拿器械舉例,在SLG中加入器械相當容易,也不難想到,但伴隨攻城器械來的還有器械與兵種的結合、器械與重鎮的相性——為什麼我要用器械攻打這座城鎮?一定是因為它足夠重要,且易守難攻。這一切,都要跟歷史盡可能相符,還要滿足自身的遊戲機制,只有一套自洽的整體才是真正的“古代協同戰”。

這一次的“古代協同戰”版本將於2022年春節期間登場,距離上一個大版本《總體戰爭》僅僅過去了兩個多月。 《率土之濱》似乎還在繼續著它在SLG領域不懈的探索和鑽研,隨著探索和細節內容融合程度的加深,它也將變得更加難以模仿。

“古代協同戰”版本將於春節期間上線

“古代玩法戰爭宇宙”的開創似乎為《率土之濱》規劃好了未來一段時間的方向——不斷創新、擴張,充實這個宇宙,並將自己從前的內容逐步串聯起來。既是保持自己在SLG領域中的創新領先地位,也是為後來者提供方向、創造進步的動力。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