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新一周銷量榜《三國群英傳8》第四、《GTA5》第九_3DM單機

時間:2021-01-18 00:21:34 來源:蒸汽 作者:3DM整理 編輯:逍遙 Steam新一周(1月4日-1月10日)銷量榜公開,第一人稱殭屍生存網絡遊戲《Rust》二連冠,《賽博朋克2077》同上週相同保持第三,《GTA5》第九。 詳細排名如下: 1.《鐵鏽》 3、Valve Index VR套件 3.《賽博朋克2077》 4.《三國群英傳8》 5.《CS:GO》狂牙大行動 6.《恐鬼症》 7.《筏》 8.《大荒原客2》 9.《俠盜獵車手5》 10.《盜賊之海》 0

永別了錘子手機_3DM單機

據晚點LatePost報導,字節跳動的手機硬件業務被暫停,未來硬件團隊將聚焦教育,不再研發堅果手機、TNT顯示器等其他無關產品。這意味著消費者們或許再也看不到新一代堅果(錘子)手機了。 1月13日,字節跳動小範圍宣布,原錘子科技團隊組建的新石實驗室,併入Musical.ly原創始人陽陸育負責的教育硬件團隊。 之後,字節跳動的硬件團隊由陽陸育統一負責,向字節跳動高級副總裁、教育業務負責人陳林匯報。 這似乎一顆棄子被重重拋下。在羅永浩說出“理解萬歲”的兩年後,字節跳動似乎也並沒有理解老羅在錘子手機上的心血。 錘子手機的研發在老羅出售給字節跳動後的兩年戛然而止,它並沒有為字節跳動換來任何利潤,反而成為了累贅。 在錘子最困難的時期,字節跳動主動接盤營救,而老羅也全身心地投入到直播帶貨中,賺錢還債,這一切都不衝突。 只是這樣的結果,或許是老羅這位完美主義者所不願看到的。 一 即便在字節跳動所接盤的這兩年中,錘子手機的銷量也並不樂觀,可以說,甚至與老羅時代的銷量相差甚遠。 畢竟,在老羅時期,一大部分消費者是衝著羅永浩而去,但到了字節跳動時代,則成為了錘子手機本身品牌的追隨者。 “再怎麼做(錘子)堅果手機也不可能進入到一線梯隊了,他連現在的魅族都比不上。”一位業內人士說道。 在被字節跳動收購的兩年裡,新石實驗室(字節跳動旗下硬件中台,主要研究包括智能手機及教育硬件在內的智能硬件產品)只發布了兩代堅果手機、TNT顯示器和周邊產品,並進一步將堅果手機R2和顯示器TNT Go整合成為“LKP”套餐,主打辦公場景。 其也在硬件道路上探索以手機為主,周邊產品為輔的全生態體系,但這樣的產品組合在市場反饋中並不樂觀。 有手機渠道商說,錘子手機在市場中總體接受率和購買率非常低,但由於錘子手機主要在線上銷售,因此線下主要以二手為主,新品在線下流通的並不多。 “二手機的銷量和流通率就更差了,去年底囤了幾台堅果手機,到現在還沒賣出去,我已經做好虧損的準備了。”一位二手手機商稱。 據悉,堅果手機R2在京東和淘寶上的銷量至今不到10萬部,且目前堅果手機在這些電商渠道的售價已由4499元降價至2999元,辦公組合套裝的銷量更為慘淡,總銷量僅有三位數。 這似乎在人們的意料之中。 當前,中國手機市場的情況整體疲軟,據IDC的數據,2018年到2020年第三季度,中小廠商佔據的市場份額從12.5%下降到了2.5%。同期,華米OV(華為、小米、OPPO、vivo)的市場份額則從78.3%上升到88.7%。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字節跳動暫停手機業務也並不意外,畢竟手機不是互聯網產品,它永遠只會在燒錢中度過。並且,做硬件是考驗的一個廠商的綜合實力,這包括供應鏈能力、資金鍊能力、研發鏈能力。 現在,在被字節跳動收購後,撥給堅果手機的研發團隊僅有兩百餘人,而這樣的研發體量是無法支撐手機這樣一款硬件產品的更新迭代周期的。 並且,字節跳動相對於目前頭部手機廠商在硬件供應鏈中並無優勢,極大的硬件成本成為了字節跳動的負擔,因此,字節跳動在教育端的硬件產品研發中轉向了檯燈。 這是一舉兩得的做法。 2020年,受疫情影響,在線教育成為了資本吹捧的香餑餑,作業幫、猿輔導等在線教育企業不斷獲得融資,這讓字節跳動也感受到了更多可能。 據多鯨資本教育研究院預測,到2022年,僅K12智能教育硬件的市場規模就可能達到570億元人民幣。加碼教育硬件順理成章地成為了字節調動最重要的戰略方向之一。 教育硬件已成為字節跳動攻向教育業務的抓手之一,字節跳動教育負責人陳林曾公開表示,一個理想的教育產品,“要在軟件和硬件的結合上取得突破。” “硬件的方向有很多種,像大力檯燈也是一款集合屏幕和攝像頭的教育硬件產品,它的綜合成本要比手機省太多,並且檯燈的價格很便宜,基本不會對庫存有太大壓力。”一位智能硬件行業分析人士道。 這也是相比手機而言,字節跳動能夠輕鬆掌控硬件市場的初級做法。就當前而言,已經有很多教育公司推出了相關的硬件產品。比如網易有道銷量最多的硬件品類為詞典筆,其潛在用戶是總數近3億的中國K12學生群體。 二 “字節跳動利用手機來做教育本身就是錯誤的發展方向。”上述分析人士補充道。 他認為,能夠攻下教育硬件市場的方法有很多種,但字節跳動在之前選擇一條最費錢最不明智的道路。 “現在的檯燈都要比做手機好太多,並且字節擁有完整的APP開發體系,走重軟件輕硬件產品對他們來說會更容易些。” 就在字節跳動宣布將手機按下暫停鍵之前,老羅的老部下吳德週準備計劃在2021年第一季度進一步內側辦公硬件,但現在看來,這個變數或許令吳德週在今年的計劃上不得不作出改變。 在老羅時代,吳德周可謂是他的救星。當時,老羅在做產品上沒有任何經驗,這被其稱為短板。羅永浩曾說,“不要彌補自身的短板,要請有長板的人來補你的短板。”而補短板的這個人便是吳德週。 吳德週在手機界被公認是一位“傳神”之人。他2001年便在華為打拼,曾帶領榮耀團隊為業界開創了一個範本。 “吳在華為的能力是強的,我很佩服他。榮耀手機是吳一手做起來的,從0到1僅用了幾年時間。”榮耀前員工曾評價他道。 因此,羅永浩不惜重金將榮耀的“功將”吳德週聘為錘子科技的CTO。當時的錘子充滿了困難,前景不明,吳德週的選擇讓許多人驚訝,表示不理解他的決定。 吳德週加入錘子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擴招錘子的硬件團隊,但即便是在吳德週的帶領下,沒有多少家底的錘子科技就陷入了資金危機。可以說,一個理想主義者最終卻被理想打敗了。 錘子先後共融資只有17億元人民幣,這也只能讓羅永浩在小眾的跑道裡負重前行,直到字節跳動成為接盤手。 但當字節跳動宣布收購錘子手機時,外界一片嘩然:一家沒有任何硬件功底的互聯網企業,居然當仁不讓地接盤了錘子。 “做硬件真的很難,沒有硬件基因的公司是很難做起來的。”上述分析人士稱。 總結錘子的過往,從錘子T1定價失誤和難產,到錘子T2代工廠倒閉,再到讓羅永浩激動已久的TNT工作站,最後到字節跳動收購後發布的兩款手機產品,錘子再也沒能成功過河。 但在這個世界上,還是依然有人願意為情懷買單,不然我們也就不會看到不到10萬台的銷量。 三 如今,我們不能否認的是,羅永浩為這個行業注入了一股清流,他也為行業帶來了一些耳目一新的產品,包括工業設計、簡潔UI設計、錘子便簽、閃念膠囊等創新性產品。 羅永浩是一個偏執狂,同時也是一個負有理想主義的人。在他心裡,產品必須簡單,設計必須像一件工藝品。 “老羅人還是很好的,我們也知道他為錘子付出了許多,但現在回不去了。”一位錘子科技前員工曾在他的朋友圈中感嘆道。 如今的羅永浩成為了帶貨達人,他似乎在不斷抹去烙印在他身上有關錘子科技的標籤。但如今,字節跳動按下了錘子手機的“死亡鍵”,或許老羅心中會有許多不捨,但他終究無法打敗現實。 這也讓羅永浩不再堅持理想,而是只為了幾個臭錢。也許,當芳華過後,只剩歲月帶給他的磨難。 別了,錘子手機。

傳聞:《植物大戰殭屍:和睦小鎮保衛戰完整版》或於3月19日登陸NS

遊戲租賃網站GameFly上架了Switch版《植物大戰殭屍:和睦小鎮保衛戰完整版》,據頁面顯示,遊戲將於3月19日發售。這家網站曾洩露過《突變元年:伊甸園之路》和《泰坦之旅》的發售時間。 遊戲介紹: 歡迎來到和睦小鎮,一個祥和的小鎮。然而不幸的是,殭屍和植物之間瘋狂的新衝突正在醞釀!你該怎麼辦,叫農作物來幫忙?犧牲你的植物?這場殭屍和植物之間的鏖戰將在和睦小鎮的邊緣和中心地帶發生,準備戰鬥吧。 《植物大戰殭屍:和睦小鎮保衛戰》已於2019年10月18日登陸Steam,國區售價268元,截止發稿時,Steam上的好評率為71%。

傳華為P50有一個“非常狠”的功能目前嚴格保密_3DM單機

時間:2021-01-17 22:24:35 來源:IT之家 作者:問舟 編輯:豆角 數碼博主@宋敬亭今日放出了一張來自花粉俱樂部Mate 40系列專區的帖子截圖,帖子內容是關於華為P50系列的爆料。 有一位自稱“公司內測”的爆料人士稱,華為P50系列普通版將採用90Hz刷新率, 高配版均為120Hz刷新率,計劃搭載麒麟9000與9000e芯片,預計為頂置中央微打孔設計。 此外,該系列機型屏幕素質“不弱於小米11”,依然將採用後置徠卡電影攝像, 影像系統主要方面與華為Mate40類似, 但是雙目變焦倍數提升到了200倍。 該系列機型預計普通版依然是66W有線快充+50W 無線快充, 但是華為內部開會時有在考慮135W 快充, 不過最終考慮到電池密度耐用程度問題尚未決定。 爆料人士稱該機暫時不會搭載鴻蒙OS 2.0系統, 也就是說依然是EMU11系統。 其他方面,該系列機型將支持隔空按壓、截圖、接打電話、劃動等特性;採用4環繞揚聲器設,升級了振動馬達;網上傳播的渲染圖是假的,除基礎版本都是前後雙曲面屏設計;雖然配色不少, 但沒有素皮版本;機身要比Mate40 更輕薄;發布會依然將由余承東主持, 規模不亞於Mate40系列發布會。 值得一提的是,他表示“還有一個非常狠的功能, 是嚴格保密的。一切盡在掌握之中!”,但我們暫時無法得知他所描述的這個功能是指什麼。 0

2.5D解謎遊戲《人行道》PS5/PS4版發售日確定Xbox和Switch版待定_3DM單機

時間:2021-01-17 21:13:57 來源:雙子 作者:3DM編譯 編輯:豆角 開發商Skookum Arts宣布2.5D橫版解謎平台遊戲《人行道(The Pedestrian)》將於1月29日發售,登陸PS4和PS5平台,這恰好是PC Steam版遊戲發售一周年。此外,本作的Xbox One,Xbox Series和Switch版也在開發中,但這些平台版本的發售時間暫未確定。 《人行道(The Pedestrian)》Steam版獲得玩家“好評如潮”評價,但不支持中文。 關於這款遊戲: 《人行道》是一款以道路上常见的号誌牌上的小人为主题的2.5D益智游戏,玩家将化身为小人在指引牌中探索。游戏中,玩家将透过重新安排、连接公共号誌来进行游戏,让小人能顺利在每个号誌中前进。指引牌中将有各式各样的机关,透过解开这些关卡才能打开道路上的路并向前通行。 Skookum Arts由出身美國俄亥俄州農村、從小一起長大的三個朋友:Daniel Lackey(美術)、Jed Lackey(程式設計師)、Joel Hornsby(遊戲設計師)所成立,在沒有任何遊戲開發知識或經驗的情況下,從基礎開始邊學邊做。 一开始,Skookum Arts做了很多原型设计,试图找到独特的解谜机制。而当团队在谜题编辑器中工作时,发现创造谜题是乐趣的一大半来源,因此将谜题编辑器的核心(移动和连接标誌)转化为游戏的主要机制,就此诞生了两种不同的模式——游戏模式和谜题模式。在游戏模式中,玩家将控制主角,而谜题模式则允许玩家编辑谜题的布局。 随着主要机制的完成,Skookum Arts接着把重点放在视觉语言上,使游戏得以脱颖而出。开发团队遵循与公共号誌系统相同的概念,使用符号以一种通用的方式来传达讯息,用简单的图形取代了传统的教学和选单,以简单的形状和简洁的线条来帮助玩家解决更复杂的谜题。音效工程师Logan Hayes也花了数年的时间对游戏音乐进行了微调,从而将《人行道》进一步发展为一种愉快的电影式体验,然后将一切都包装在一个美丽的3D环境中,角色在其中无接缝地来回移动。 0 0.0 已有人評分 您還未評分! 類型:冒險遊戲 發行:Skookum Arts LLC 發售:2017-02-11 開發:Skookum Arts LLC 語言:英語 平台:個人電腦 標籤:解謎,橫版,歡樂

《GTA5》老麥演員確診新冠病床發推稱讚醫護人員

《GTA5》老麥演員Ned Luke今日在Twitter上發表了推文,確認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在推文中,老麥表示,感染新冠並不好受,但自己會像以前一樣堅強起來,同時他還稱讚前線的醫護人員才是真正的英雄。 “昨天我因為新冠肺炎被送進了埃默里約翰溪醫院。這是真的,而且很不好受。我會倒下一段時間,但我會強如初歸來,很快。保重,謝謝你的支持。前線的醫療人員是真正的英雄。支持他們。”

35歲程序員,早到的中年危機

程序員們有很多綽號,比如“程序猿”“碼農”“攻城獅”——裡面都有些自嘲的意味。但過去20年裡,他們是中國社會財富積累速度最快的職業人群之一。他們扎堆儿的地方,連房價都要比周邊高一個檔次。他們也是一個高度同質化的群體,收入高,穿著隨意,話語裡夾雜著外人不懂的技術詞。在國內互聯網科技巨頭崛起的過程中,程序員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 但當他們年歲增長,面臨的卻是越來越窄的職業上升通道和日益複雜的社會壓力。 早到的中年危機 深圳南山科技園在國內是可與北京海淀中關村齊名的程序員聚居地,方圓三四公里的範圍內,遍布著層層疊疊的寫字樓,裡面駐紮著各類的互聯網公司,以及完善的配套商業服務。 工作日的時候,這裡的餐廳最忙的時間段是12點到13點半,過了13點半,桌子就迅速空去,脖子​​上掛著工牌的年輕人成群結隊地離席,服務員開始收拾殘局。到了晚上22點,很多大樓依舊燈火通明,你從遠處望去,最亮的那幾棟裡面,一定有一棟就是騰訊濱海大廈——這棟樓位於濱海大道和后海大道的交叉路口,在2011年破土動工,2015年封頂,分為南北兩幢,最多可以容納1.2萬名員工同時辦公。 本刊記者在南山科技園的兩周里,碰到的幾乎每一個人都與這家公司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們當中有程序員,有曾經的HR,還有以騰訊為觀察樣本的研究者。這也不稀奇,曾在騰訊做了三年HR的侯峰給本刊記者推算過,最多的時候,一年有數以千計的人從這家公司離開,也有數量相當或更多的人進入其中。 如果把騰訊比作一塊海綿的話,在過去的20多年裡,它就是在不停地吸水、吐水的過程中使自己逐漸膨脹,最終變得無比龐大。這樣的過程,國內互聯網和科技巨頭都經歷了一遍。在海綿的作用下,那些成天把工牌掛在脖子上的年輕人像水一樣流動著。 2015年,也就是濱海大廈封頂那年,蘇建祥離開了騰訊,那是他在這家公司的第四年,他陷入困境,績效上不去,升職無望,項目組的同事陸續離職,他最終決定出去尋找突破。這一年,1985年出生的他步入30歲,結了婚,跳槽到了微眾銀行。微眾銀行是國內首家互聯網銀行,2014年由騰訊牽頭髮起創立——所以,雖說是跳槽,他還是沒有跳出騰訊的“生態圈”。 2021年已經是他在微眾銀行的第六個年頭,雖然公司發展穩定,沒什麼要裁員的消息,但蘇建祥的個人危機已經到來,在他2019年錯失一次升職機會後,這種危機感就變得更為強烈了。剛從大廠出來時帶著的那種優越感早已消失,他發現自己看到了在技術這條道路上能抵達的盡頭,由此而恐慌起來,愈發害怕被甩出去。 過去10年裡,事情好像在哪裡出了問題。 2011年,他從四川大學計算機學院研究生畢業時,為騰訊而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其他幾家公司的offer。第一份工作能進入騰訊這樣的頭牌大廠,在他的同學當中,這個起點不可謂不高。他離開家鄉成都,南下到了深圳。 一個時代拉開了序幕,蘇建祥正處其中,可能連他自己都渾然不知。 2009年,中國工信部發放了第一張3G牌照,移動互聯網時代加速到來。騰訊——這家在PC時代的社交和遊戲霸主先知先覺,此時正在為移動互聯網佈局,擴充人才儲備。校招進來的蘇建祥剛開始被分配在手機QQ產品組,他很快就被調去做手機瀏覽器,也就是後來的QQ瀏覽器的內核開發工作。他懷著很大的激情,希望能大干一場,但短短幾年後,他變得疲憊不堪,處境也複雜起來。 聽說本刊記者要找大齡的程序員聊聊,蘇建祥很快就答應了採訪。他把見面地點選在了深圳灣生態科技園的一家快餐店裡,他遲到了一會兒,因為胃病犯了,中途去了一趟藥店。蘇建祥個子不高,臉龐清瘦,頭髮剃得很短,穿著是典型的程序員式的——褐色的翻領外套,配寬鬆的休閒褲,腳上是運動鞋。 一個有家室、35歲、在職場不上不下的程序員,他會面臨一種什麼樣的處境?蘇建祥是個典型樣本:他有一個4歲的孩子,每個月幼兒園學費5000元,各種培訓班支出一兩千;他在深圳買了兩套房,一套自住,還有一套是給孩子以後準備的學區房,只有二三十平方米,但房貸加起來一個月要付3萬多元,粗算下來,一個月差不多4萬元的支出,他和在醫院工作的妻子兩個人的收入剛剛維持收支平衡。蘇建祥曾算過,一旦自己失業,家裡能支撐多久,結果讓人悲觀——他說,自己是屬於那種失業不起的職場人。 在全球的科技巨頭里,員工年輕化是普遍現實 苏建祥只是担心事业,沈阳人任海去年刚刚被甲骨文公司裁员,正在失业当中。他1980年出生,已过40岁,好在他几年前就做好了失业的心理准备。甲骨文是全球最大的IT软件公司之一,2002年在深圳设立了第一个研发中心,从2018年开始,中国区大裁员的消息就没有断过。任海2004年从沈阳大学毕业,2005年进入华为,2008年从华为跳槽到甲骨文公司。 本来在35岁之前,任海就打算从甲骨文辞职,当时跟国内互联网大厂相比,甲骨文开出的工资简直到了要被同行取笑的地步。但领导挽留了他,允许他回沈阳远程办公,每年到深圳述职几次就行。任海也正有回家的打算,2014年他就回了沈阳,从那时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要接受被边缘化或者迟早一天被裁员的命运。 站在沈阳看深圳,任海经常刷新自己的认知,比如飞升的房价,比如某个同事跳槽拿到了百万年薪。“速度太快了!”来深圳的时候,任海总是惊叹道。一个大厂程序员回到沈阳,基本也就意味着丧失了职场进阶的通道。任海回去没多久就开始鼓捣自己的创业项目,他花几年时间写了一个帮助企业管理软件外包的程序,正适合他这样的大龄失业程序员。 任海有一個小團隊,在租房子和請大家吃燒烤上,他就花了一二十萬,但團隊不領工資。這樣的項目如果放在深圳,幾個月就死掉了,但任海熬了幾年,至於能不能成功,似乎他自己也沒抱太大希望。前幾年,任海還跟領導談過,用一種半開玩笑的口吻說,以後可以考慮把他裁掉。等他真正被裁了,才發現40歲的自己,已經在職場窮途末路。 青春崇拜背後 在全球的科技巨頭里,員工年輕化是普遍現實。根據美國薪酬調查機構PayScale的數據,2018年蘋果公司的員工平均年齡是31歲,Google為30歲,Facebook、linkedIn是29歲。而國內的科技公司則更加年輕,比如騰訊、華為的員工平均年齡都在二十七八歲,相當於研究生畢業兩三年的階段。 科技巨頭為何更加偏好年輕員工?帶著這個問題,本刊記者找到了騰訊大廈旁邊的深圳大學,這所學校不僅培養了騰訊的創始人,每年也為這家公司輸送著大量人才。該校人力資源系主任蔣建武教授告訴本刊,這個問題不難解釋,互聯網行業作為一種創意型經濟,它追求的是創新,對經驗傳承的要求不高,這與傳統的製造業很不相同,比如機械加工製造廠的技工肯定是越老越吃香;而且不要忘了,國內每年有將近900萬高校畢業生進入就業市場。 這是一支無比龐大而相對廉價的勞動力大軍,他們受過高等教育,其中的佼佼者經過數年的知識儲備後,對前沿科技已經有了敏銳的分析和判斷能力,這些聰明的頭腦要價也不算太高。更重要的是,他們對工作的熱忱絕對勝過大部分職場中人。國內科技巨頭崛起的過程中,無一例外都抓住了這一人口紅利。 Facebook 公司在美國舊金山市門洛帕克的新總部(攝於2018年) 若要追問起來,年齡的隱性歧視在各行各業都算不上什麼新鮮事。在華為和騰訊都做過HR的侯峰告訴本刊,他十幾年前在一家製造企業的人力資源部門工作時,出去招聘就對年齡設門檻,“高管可以放寬到45歲上下,但中基層,我們也是傾向於35歲以內的”。站在企業的角度,這個邏輯其實很好理解,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超年齡的人性價比不高。 “同一個工作,你一個有十年經驗的人能幹,畢業三五年的人也能幹,即使你只要一樣的工資,但對企業來說你就沒有發展潛力。就企業而言,我好不容易培養出來一個人,肯定是希望能讓你多貢獻幾年,你年齡越大,邊際效益就越低。” 而互聯網行業所要求的“貢獻”,當然不是朝九晚五正常上下班,它需要的年輕人是那些即使滿腹怨言,也會服從加班文化的年輕人。作為一個程序員,蘇建祥更想從技術本身的維度去理解這種文化的由來。 “互聯網產品的特點是,你要發個新版本,前端和後端協商一下,測試完就可以馬上上線了,速度非常快。”這一點,在他從騰訊出來,到微眾銀行以後體會得更深。 因為微眾銀行雖然定位是一家互聯網銀行,但本質上還是一個金融服務,有相應的監管要求。 “所以我們發新版本之前要經過嚴格的前期驗證,一步步做完,符合規範,才能上線,流程會長很多,容錯的空間也小很多。互聯網的產品出了什麼問題,你稍微解釋一下,大家過兩天就不關心了,但金融類產品,你一出問題,銀監會可能就要過問。” 互聯網產品還有一個特徵,就是上線以後,要保證它24小時不間斷運行。 “怎麼去實現呢?就得有人來維持。如果你這個項目總共就兩個人,那就只能兩個人輪班倒,自然會很辛苦。如果說企業願意花錢多僱一些人,大家輪流值班,自然就會輕鬆一些。所以,最後還是取決於你的老闆和領導怎麼看待這件事。”蘇建祥說。 國內的互聯網行業雖然在商業化上做得很成功,但很長一段時間裡,在技術路線上都是跟著國外的科技巨頭亦步亦趨。蘇建祥在騰訊開發手機瀏覽器的時候,他們的產品策略就是跟著谷歌走,“但是人家谷歌一個瀏覽器的團隊光做內核的就有上千人,我們當時只有30多個人。人家一變,你就得跟著動,特別被動,團隊也很累”。 蘇建祥的朋友姚剛也在騰訊工作過,他想把分析推向更深的地方。在他看來,這種追求速度、喜新厭舊的文化不是互聯網和科技行業獨有的,而是一種瀰漫在全社會當中的普遍心態。 “國內各個領域都是喜歡推倒重來,他們幾乎是每隔幾年就要採購新的信息軟件。老外買了一套東西就會把它當作一個資產,不會輕易地丟掉它。我之前看過一個案例,說的是法國一家機場的溫控系統用的還是DOS,結果出了故障,不得不把一個快退休的老工程師從家裡請過來,才把問題解決掉。當然,你很難說誰對誰錯。但國內的這種氛圍,天然地就決定了大公司對年輕人的偏好。”姚剛說,這種文化其實帶來了一個後果,就是國內公司可以做出用戶很多的互聯網產品,但在一些市政公共設施,比如地鐵、電力的控制系統方面,國內的產品穩定性和安全性就比不上國外公司。 從一個像牙塔到另一個“象牙塔” 正是在這種市場氛圍裡,“996”、沒有節制的加班成了潛規則,伴隨了國內整個科技行業發展的過程。任海在華為的三年(2005~2008),正是華為向3G發起最後衝刺的那幾年。他所在的項目組負責的是3G核心網中的一個模塊。 “當時忙到什麼程度?”任海自問自答,“連開會都要搶會議室。我有時半夜12點就要留在公司訂會議室,否則第二天會就沒法開。”和任海一批進去的同期生,基本都在一兩年後出走。 而人員流失嚴重,人力資源部門忙不過來,業務部門就要自己去招人。任海那會兒除了搞研發之外,常乾的一件事就是半夜12點守著公司內部網站抓簡歷。 “因為各個部門之間都在搶人,如果你提前抓取了簡歷,存到自己的人才庫裡,別人就搶不到了。這些都只能在公司內網操作,所以你熬夜也得守在公司。” 項目最忙的時候,任海好幾個月都沒看見過中午的太陽。 “當時公司出於信息安全的考慮,禁止外面的電腦連進實驗室,我們要調測產品就只能泡在實驗室的機房裡。因為長時間盯著顯示屏,眼睛充血特別厲害,而且機房的轟鳴聲太大,熬夜熬到耳鳴也是常有的事兒。”加完班回去經常是半夜一兩點,任海一上回家的擺渡車倒頭就能睡著,有時候坐過站了,能睡到半夜兩三點,直到司機把他叫醒。 “華為經常是客戶有什麼需求,我們這邊沒有也得回答有,然後回去組織人手加班加點幹,要程序員連夜把代碼寫出來,提供給測試員,第二天客戶要的功能就能上線。”這導致華為當時的員工找女朋友都是集中在項目間歇期。 “項目間歇期全年加在一起可能有一個月的時間,間歇期可不是給你放假,只是相對要閒一些,比如你可以8點左右就下班。” 與這種高強度的加班相匹配的,是華為廣為人知的高回報。即使在2005年前後,華為的薪資也遠超行業平均水平。任海說,那時候剛畢業的研究生月薪是5000元左右,本科生是4000元,收入的大頭是加班補貼和年終獎,算上這些,基層員工平均一年能有15萬元左右。對剛畢業幾年的年輕人來說,這個收入當時在其他行業是很難獲得的,為了在大城市立足下來,他們只能用時間換空間。 但2008年前後,任海埋頭加班了幾個月,突然發現周圍的房價全都漲起來了。 “我們之前去周圍看過,當時不付首付直接貸款就能買,只要你有穩定工作。但當時太忙了,也沒顧得上。”任海記得,當時隔壁的騰訊還喊話,說房價漲,工資就漲,好多人就從華為跳過去了,但工資很快就漲不過房價了,騰訊也不這麼喊了。在深圳的時候,任海一家就一直租房住,穩定的話三年搬一次家,不穩定的話年年搬家。他們最早住在梅林關口,後來到福田下沙、南山桃源村,最後搬到寶安去了,住得越來越遠。 而加班早就成了行業的一種慣性,已經滲透到製度當中,員工個人幾乎是無力反抗的。在華為、騰訊這些科技公司,都實行嚴格的績效考評制度,績效的好壞又直接掛鉤你職級的升降和收入的多少。雖然加班時間的長短並不會以量化的形式納入考評指標,但它卻直接關係到業務主管對你工作態度的評價。 2014年4月16日,北京新浪微博辦公室內工作場景 “有時候,其實你沒有那麼多事要做,但也沒辦法早走,那種氛圍意味著,你一個人早走的話,領導就會認為你工作態度有問題。他可能會說,你技術也不那麼突出,為什麼不抓緊時間學習?但你加班真正有多少是有效時間,是很值得懷疑的。”蘇建祥如此反思道。 在離開騰訊之前,蘇建祥也在績效考評中受到過打擊。當時領導把他們團隊抽出一撥人去微信組做瀏覽器開發,等他們完成任務再回原來的團隊,很多技術都換了。那之後,整個團隊的KPI直線下降,沒多久,他們那撥人陸續出走。 2014年的時候,蘇建祥也考慮內部轉崗,想去其他部門。當時有遊戲項目組需要人手,但這一年,他的身體拉響了警報。他開始頻繁地犯胃病,醫生認為是長期壓力過大加上熬夜導致的。蘇建祥掂量了一下,最終放棄了去遊戲部門的想法,在身體健康和可能的巨額回報之間,他選擇了前者。 在大廠經過那麼高強度的職業訓練,從裡面出來的人職場競爭力到底怎麼樣?對於這個問題,不同的人答案也大不相同。華為全球招聘團隊的前負責人冉濤說,在大公司裡待久了的人很多都是求穩的心態,會失去野心。… Continue reading 35歲程序員,早到的中年危機

外媒曝光7大主機/掌機銷量PS5目前超過了465萬台_3DM單機

時間:2021-01-17 19:40:38 來源:VG Chartz 作者:3DM編譯 編輯:豆角 外媒VG Chartz統計了截止到2021年1月2日七大主機/掌機平台的累計銷量數據,它們是PS5、Xbox Series X/S、Switch、PS4、Xbox One、3DS和PSV。新主機方面,PS5銷量仍然領先,為465萬7209台,而XSX/S為252萬2023台。而舊主機方面,微軟不怎麼公開銷量的Xbox One,目前累計銷量為4943萬,不到PS4的一半。 銷量數據: PS5:465萬7029 XSX/S:252萬2023 開關:7698萬9289 PS4:1億1483萬1374 Xbox One:49,435,144 3DS:7590萬9307 PSV:1590萬1794 此外,VG Chartz還分享了上述7大機種在2017年,2018年,2019年,2019年各自的銷量、市場份額以及年銷量對比。 通過圖表可以看到在2017年,PS4的市場份額最高,達到了48.7%,Switch緊隨其後,佔比32.5%,最後是Xbox One,為18.8%。不過從2019年開始,PS4領先的主機市場份額被Switch搶去,Switch的主機市場份額在2020年達到巔峰,達到了59.7%。 0

《偶像大師星耀季節》公開遊戲內LIVE演出影像和系統玩法展示

萬代南夢宮今日舉辦了PS4/PC《偶像大師星耀季節》的第二場 “Starlit Report”官方直播活動。首先公開一段遊戲內LIVE演出的MV影像。 LUMINOUS的新曲《SESSION!》,演唱者包含天海春香、水瀨伊織、菊地真、我那霸響、安部菜菜、雙葉杏、春日未來、大崎甘奈、大崎甜花。 視頻地址 之後還公開了一段展示系統玩法的新影像,主要演示了舞台演出時的三種規則。遊戲中的一些知名歌曲可以跨成員組合演唱,具體誰能參與根據本作劇情設定來。 視頻地址   比如《お願い!シンデレラ》图中这些人可以唱: 直播末尾提到,遊戲發售日將會在下一場官方直播中公開,但是具體的舉辦日期目前尚未公佈。

華為一口氣發布3款筆記本:升級11代酷睿5499元起_3DM單機

今日(1月17日),華為發布三款2021款筆記本:華為MateBook X Pro 2021款、華為MateBook 13 2021款、華為MateBook 14 2021款。三款筆記本均搭載Intel第11代處理器,採用集顯或MX450獨顯,配備2K/3K觸控全面屏,支持華為分享功能。 其中,華為MateBook X Pro 2021款配備13.9英寸炫麗全面屏,四邊窄邊框,屏佔比高達91%,分辨率3000×2000,色域100% sRGB。 用鼠標點選,不如直接上手操控。 LTPS低功耗顯示屏支持高精度十點觸控,手指在屏幕上點擊、滑動就可完成所需操控。更有三指下劃截屏,通過觸屏手勢,實現快速截取任意目標區域,並自動識別截圖中的文字,轉換成文本。 該筆記本採用鋁合金一體輕薄機身,薄至14.6mm,輕約1.33Kg,CNC鑽切工藝搭配陶瓷噴砂工藝,提供皓月銀、深空灰、翡冷翠、櫻粉金四色可選。 新品同樣支持多屏協同功能,華為分享連接區域內置於觸控板之下,手機輕觸觸控板即可實現多屏協同,手機頃刻“分身”至電腦,電腦屏幕內可直接操作手機界面。 華為MateBook X Pro 2021款配備全新壓力觸控板,可全區域感知按壓,任意位置點按,都可得到靈敏響應。 華為MateBook X Pro 2021款還配備65W便捷充電器,可為筆記本快速充電,充電30分鐘,可使用4小時。同時支持給USB-C接口的部分華為手機及平板快速充電,一充多用。 華為MateBook 13/14 2021款也全新亮相,標配2K觸控全面屏,升級雙重護眼,帶來沉浸視野,屏佔比分別高達88%和90%。 華為MateBook 13/14 2021款搭配全新第11代英特爾酷睿處理器及鯊魚鰭高效散熱,性能升級的同時更有多屏協同優化體驗,PC也能變身超級終端。 售價 華為MateBook X Pro 2021款 i5-1135G7/16GB/512GB銳炬Xe 顯卡/觸屏8999元 i7-1165G7/16GB/512GB銳炬Xe 顯卡/觸屏9999元 i7-1165G7/16GB/1TB 銳炬Xe顯卡/觸屏11999元 華為MateBook 13 2021款 i5-1135G7/16GB/512GB銳炬Xe顯卡/觸屏5499元 i7-1165G7/16GB/512GB銳炬Xe顯卡/觸屏6499元 i7-1165G7/16GB/512GB MX450顯卡/觸屏6999元 華為MateBook 14 2021款 i5-1135G7/16GB/512GB銳炬Xe顯卡/觸屏5899元 i5-1135G7/16GB/512GB MX450顯卡/觸屏6399元… Continue reading 華為一口氣發布3款筆記本:升級11代酷睿5499元起_3DM單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