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捲軸5》的模組作者,他們後來幹什麼去了


去年11月,Bethesda Game Studios開發總監托德·霍華德談到《上古捲軸5:天際》的10週年時說:“我們感到非常幸運,因為它仍然活躍於人們的生活中。”

《上古捲軸5》是有史以來最暢銷的電子遊戲之一,發售於2011年11月11日。 11年來,它發行了多個平台上的各種版本,至今每天仍然有數十萬人遊玩。霍華德承認,《上古捲軸5》問世10年後,我們之所以能繼續討論它,原因之一是“模組開發者為這款遊戲做了很多很多”。

在《上古捲軸5》中,Bethesda為玩家提供了工具來建造新的定居點,或是修改遊戲裡的所有細節,例如溪邊的植物、夜空中的北極光等,還允許創作原創故事情節。許多人傾注熱情為遊戲添加各種元素,從而推動它持續煥發新的生命力。 “模組開發者社區”由一群《上古捲軸5》鐵桿玩家組成,如今,其中一些知名模組作者已經成為遊戲行業裡的全職開發者。

經久不衰的畫質增強補丁

在模組的基礎上

在今天談論模組作者轉型全職開發者的話題,最繞不開的可能是《遺忘之城》。

《遺忘之城》是一款脫胎於《上古捲軸5》大型模組的動作冒險遊戲,採用古羅馬背景和時間循環機制。開發者尼克·皮爾斯透露,最初他創作的《上古捲軸5》模組在2015年底發布首個版本後廣受好評,累計下載量達到了380萬次。於是,皮爾斯決定辭去律師工作,獨立發行遊戲的完整版本。

“如果沒有創作模組的經歷,我永遠沒機會成為一名遊戲開發者。”皮爾斯說,“有人問我是否願意重操舊業,我只會笑而不語。說實話,我現在可比過去快樂多了。”

很難統計究竟還有多少人在玩《上古捲軸5》,因為這款遊戲幾乎無處不在。其不同版本登陸過PS和Xbox過去3代主機,以及任天堂Switch和VR頭顯設備等,當然還有更適合DIY的PC版。你甚至還可以在亞馬遜Alexa設備上游玩,一名為《上古捲軸5》Alexa版打出五星評價的玩家寫道:“托德·霍華德真的是個瘋子。”在2018年的一場遊戲峰會上,霍華德曾說:“如果你希望我們不再發布,就請停止購買吧。”但《上古捲軸5》的活躍度依舊很高,尤其是在PC版本可以更方便地遊玩模組的基礎上。

《遺忘之城》是史上第一個獲得澳大利亞編劇公會獎的遊戲模組

獨立發行的新遊戲《遺忘之城》獲得了去年的TGA遊戲大獎提名

艾米·祖卡莉是一名芬蘭遊戲開發者,她認為這款遊戲之所以長期深受玩家喜愛,是因為可以在遊戲裡扮演任何人。玩家首先創建角色,決定樣貌和名字,然後在遊戲中可以相對自由地構思自己的故事。為《上古捲軸5》發布模組,又進一步提升了這種自由感。 “你永遠不會無事可做,或者想不到該怎麼玩。”

延伸閱讀  九賢者梅鈴登場,一腳踢飛巨熊,小蘿莉太可愛了

36歲的祖卡莉是Bethesda“創作俱樂部”成員——通過這個俱樂部組織,Bethesda向自由藝術家和開發者付酬,讓他們為《上古捲軸5》和公司旗下其他遊戲創作DLC內容。在以自由職業者身份與Bethesda合作之前,祖卡莉曾是一名雜貨店店員,《上古捲軸5》改變了她的生活。如今,她與幾位搭檔聯合創辦了獨立工作室Forbidden Studios,正在設計一款基於芬蘭和北歐民間傳說的生存題材RPG遊戲《Among The Trolls》。

《Among The Trolls》的畫風看起來很不錯

“直到接觸遊戲開發,我才找到了自己真正熱愛的事業。當我開始製作模組時,我意識到自己擅長創造美麗的遊戲場景,在這方面很有天賦。”

《上古捲軸5》擁有各種不同類型的模組。例如,祖卡莉擅長為遊戲構築和強化房屋設計,某些其他模組會對菜單系統或地圖進行改進,讓玩家能夠更輕鬆地探索遊戲世界,有的模組還以玩梗聞名。

行業看重的是什麼

2013年某天深夜,當時還在念大學的凱文·布洛克發布了一個《上古捲軸5》模組,使用托馬斯小火車替換掉了原作中的龍。這個模組吸引了許多玩家和主播的興趣,還催生了在互聯網上瘋狂傳播的一批表情包。更重要的是,它幫助布洛克打動了一些潛在雇主,後來在遊戲工作室Human Head找了份工作。如今,27歲的布洛克正在獨自開發一款開放世界太空遊戲。

阿萊克斯·維利奇是Bungie的一位設計主管,在他看來,模組製作者已經證明他們能夠設計出玩家喜歡的功能,所以比較容易在遊戲行業找到工作。事實上,他本人之所以有機會入職Bungie,“敲門磚”就是他為《上古捲軸5》創作的一座島嶼。那座島嶼擁有完整的角色配音,累計下載量超過300萬次。

PS4平台上滑稽的小火車托馬斯模組,如今,許多開放性遊戲裡都有這個模組

2013年,維利奇為遊戲創作了高人氣的島嶼模組《Falskaar》

維利奇從小就熱衷於為《帝國時代2》《時空分裂者2》構建微型戰役,不過在Bethesda為《上古捲軸4:湮沒》和《上古捲軸5》推出創作者工具包之後,他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真正能夠在遊戲裡構建內容。 “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這真的讓我大吃一驚,我從來不覺得Bethesda的工具會對我有很大限制。”

延伸閱讀  觸樂對談:婦女節,讓我們談談遊戲中的女性(下)

維利奇說,Bungie經常將設計遊戲比作搭樂高積木:某支團隊創作單獨的樂高積木,而另一支團隊會使用這些積木來構建遊戲世界。維利奇更喜歡在第二支團隊里工作,也就是用積木來填充世界,例如為《命運》創作自由度極高的內容體驗。維利奇覺得,這種開發遊戲的感受與自己年少時鼓搗《上古捲軸5》模組其實非常相似。

這也是模組製作中維利奇所擅長的。 “我要做的是使用遊戲已有的所有部件,以某種新方式將它們組裝起來,講述一個新故事。”

 

本文編譯自:washingtonpost.com

原文標題:《A decade later, ‘Skyrim’ modders are now developing their own games》

原作者:Teddy Amenabar

* 本文係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