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片須有原創審美特效人才正被遊戲公司挖走_3DM單機


近日新浪潮論壇邀請了路陽、郭帆、烏爾善導演,以及國內頂尖特效公司MORE VFX的特效總監徐建,聊了聊電影特效製作難度等級、幻想大片的審美體系、中國與好萊塢大片間的差距、工業化標準建立的必要性、國內特效人才培養等話題,展望了中國式大片的未來。

原文地址:點擊查看

他們認為中國大片必須有原創審美,但現在國內視效行業的發展有很大問題,比如國內電影創作工業化基礎薄弱。國內視效人才流失嚴重,被遊戲公司高薪挖走等。有消息顯示,遊戲行業正以1-2倍月薪的工資挖角,忙於再造一個3A或《原神》之類的遊戲,不遺餘力的挖人。

中國大片須有原創審美特效人才正被遊戲公司挖走

提到“大片”,很多觀眾會自然而然想到好萊塢,而中國幻想大片、視效大片的歷史還很短。在論壇上,三位導演都強調了“原創審美”的重要性。郭帆導演舉例說,如果中國人去演漫威,或者西方人來演西遊記,看上去肯定會很有違和感。而解決違和感、形成認同感,需要一個時間過程。

中國大片須有原創審美特效人才正被遊戲公司挖走

路陽導演也表示,“做視效電影,確實很多觀眾會馬上想到好萊塢電影。首先我們不是要從美學上和需求上去模仿,我們要講中國的故事,要做好萊塢做不了的內容,我們不可能在好萊塢很強大的地方和他們比較。好萊塢也做東方題材,但我們看到的都是皮毛,它有東方的元素和样子,但非常表面,它的骨子裡不可能是東方的。”

想做符合中國人審美、弘揚中國文化的視效大片,不是說要嚴格按照歷史記載,而是要找到和當今時代的聯結點。比如《刺殺小說家》的美術設定參考了北魏時期,但是還不夠,還選取了一些唐代、漢代甚至東南亞的元素,但整體感覺是中國的。

中國大片須有原創審美特效人才正被遊戲公司挖走

烏爾善導演的《封神三部曲》裡也有大量的神怪、坐騎等數字角色,尤其雷震子,會是華語電影在視效上最難的角色。這些角色的前期概念設計必須由中國的藝術家來完成,“只有中國人知道它長什麼樣,給美國最好的概念設計師是想像不出來的,因為文化和我們不一樣。我覺得未來中國的幻想電影,都會涉及到這兩個層面,第一是要符合我們情感需求和審美判斷,同時技術上又是先進的,這兩個層面都需要解決。中國的原創審美,一定是需要中國的藝術家來完成的,同時我們也應該開放給全世界的藝術家給我們做技術支持。”

中國大片須有原創審美特效人才正被遊戲公司挖走

國內電影創作工業化基礎薄弱,郭帆導演反思了《流浪地球》在工業化上的欠缺之處:“現在回過頭看,還是作坊狀態。”徐建補充郭帆的觀點,他表示國內工業化發展不足的問題不只存在於電影行業。 “因為中國沒有經過工業革命的漫長時期,西方在幾百年的時間裡慢慢積累工業化的標準和流程,而我們是從一個農業化為主的時期快速迭代到現代社會,各行各業對於工業標準規範化這個事沒有那麼重視。做標準是需要投入的,投入的目的,是為了讓未來的工作更有效率,但如果沒有這麼大量的需求,就做這一次,下次就不做了,那麼這個投入是沒有必要的。所以只有產生更大的需求量,才能有所謂工業化的提升。”

關於當下國內電影特效產業面臨的問題,路陽和徐建遺憾地表示,國內的電影特效人才正在快速流失,特效公司基本賺不到錢,很難維持下去。

中國大片須有原創審美特效人才正被遊戲公司挖走

MORE VFX特效總監徐建表示,特效需要技術和藝術素養都具備的高素質人才,但國內很多藝術院校相關專業的分數線都很低,很多學生簡單學習下軟件就畢業工作了,行業人員素質參差不齊。更令人無奈的一個現實是,影視特效公司的需求與遊戲特效部門高度重疊,大量人才都被遊戲公司高薪挖走,“基本到了無人可用的地步了”。

路陽講述:“我跟一個朋友討論,說到人才流失問題,他是做遊戲行業的,他說你們電影行業的商業模式有問題。我說錢少,商業模式就有問題嗎?行業就不該發展嗎?不是這樣算的。每個行業各有各的價值,電影行業的價值非常獨特,在本行業之外,還拉動了很多GDP,創造了精神價值,人不能只靠物質活著。”

烏爾善也呼籲,“希望有質量的幻想電影能夠成功,賺了錢才能把錢結算給視效公司,讓每個視效人才獲得與才華匹配的榮譽感和收入,他們才會穩定地留在這個行業,才能進一步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