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當「租借女友」賺大學學費,不料好心人卻是變態跟踪狂!


標題中的租借女友不是很準確,所以我用了引號,我原本要說的是“爸爸活”,日語是“パパ活”。我之所以這麼寫是想蹭一下動漫作品《租借女友》,但最主要還是怕有些讀者不知道爸爸活是啥。

租借女友大家都知道是花錢臨時僱一個女朋友,可以吃飯、聊天、去遊樂園,全程沒有肢體接觸。爸爸活和租借女友類似但又有不同,不同之處在於消費者普遍年齡偏大,而是沒有中介公司。沒錯,租借女友是有公司的,但是爸爸活多是純私人行為。我知道一些讀者可能想到了海外的“Sugar Daddy”或者咱們這邊的“乾爹”,也不太一樣,爸爸活不完全一對一。

這個描繪爸爸活的漫畫叫作《我賤賣自己的理由》,作者是夏子久,名字看起來是個女性漫畫家。根據我了解到的,夏子久是個新人,《我賤賣自己的理由》大概率是第一個連載作品,順帶一提該作在日本是免費漫畫。

《我賤賣自己的理由》的女主叫松本,是一個家庭貧困的大學生,父親嗜酒如命不工作,母親偶爾打零工。松本能上大學,全靠的是高中時候打工賺來的錢,但那些錢並不夠大學四年開銷,所以還得想辦法賺錢。

考慮到學業松本沒有做太多兼職,只是選了兩個薪水還算高的工作,居酒屋服務員和家庭教師。

俗話說麻繩專挑細處斷,厄運只找苦命人。松本的學費還沒賺夠,居酒屋的老闆就告訴她不用來了。屋漏偏逢連日雨,家庭教師的工作也跟涼了,原因是松本就讀的學校出了不好的新聞,學生家長打算換一個老師。

本就覺得“人生而平等”是謊言的松本,更加確信了原生家庭的重要性,不說當富二代,起碼應該能足以溫飽不愁讀書。

松本想起了之前手機裡的找工作時偶然下載的爸爸活軟件,儘管內心是拒絕的,但是為了學費還是硬著頭皮上了。

第一個客人名叫和也,是個看起來學理工科的中年男性,很明顯致敬了《租借女友》的男主角。服務內容是一起喝茶,儘管一度冷場,但對方還是付了錢。

嚐到了爸爸活的甜頭,松本開始接觸別的客人,但第二次就遇到了油膩大叔。約會過程十分失敗,對方不僅沒有付費,還對鬆本大吼大叫。

這件事讓松本很受傷,可考慮到學費,她決定要更加努力。松本向同班靚女請教了化妝技術,在對方的幫助下再便宜的美容店也做了不錯的髮型。

延伸閱讀  朋友遊戲:五人當中的背叛者曝光,友情顯得好脆弱

學會了化妝換了髮型,松本又接到了和也的邀請。兩人約會之餘還一起去了電腦店。原因是松本想買電腦,看和也一副理工男的樣子,應該會很懂電腦,所以向他請教。

和也推薦了一台老款但是性能很不錯的電腦,貧窮的松本袒露囊中羞澀買不起。和也見狀直說送她一台,並告訴松本如果帶學生證可以用教育優惠。

通過做爸爸活,松本收穫的不只有金錢和禮物,同時還有生活,每天的時間不用被打工佔滿,有更多的時間學習也有時間和金錢參加同學聚會。這在以前對於松本來說是想都不敢想的,這一切讓她不禁說出“做爸爸活真是太好了”。

光天化日之下講出如此不知廉恥之言,現實很快就給了松本兩個耳光。

一個胖妹子問松本為什麼最近好像很有錢的樣子,買電腦買新衣服還有錢聚會,是不是在做爸爸活,並說出爸爸活是下三爛。松本一下就尬住了,如果自己做爸爸活的事情曝光自己就廢了,只得尷尬地搪塞一下。

胖妹子的話讓松本清醒了——爸爸是不對的,是不光彩的,是非常噁心的。清醒過來的松本再一次落淚,為什麼自己要受這份罪,為什麼原生家庭如此稀爛,為什麼自己要通過做爸爸活賺髒錢才能勉強追趕上普通人的生活?

最後鬆本放棄爸爸活,找了一份便利店的工作。轉行前還特意向和也道謝,不料卻被對方拒絕,說著不能接受。松本沒想到自己初遇的好心人會這樣,無礙,讓她想不到的後面還有呢。

一天和同班男生閒聊時,和也突然出現。怕爸爸活敗落,松本趕快解釋說是親戚,並把和也拉到一旁問他怎麼找到自己的。松本直言是買電腦時候的學生證,通過它知道了松本的信息。

松本慌了,自己的真實姓名、聯繫方式、就讀學校的專業和班級都暴露了,要是和也再來該怎麼辦。其實松本暴露的不止這些,她的住址也暴露了。松本怎麼也不會想到好心人和也先生,其實是個變態跟踪狂……

漫畫的內容就說到這裡,接下來就是我個人的碎碎念了。

我看漫畫評論區有很多讀者可憐女主,我覺得大可不必,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以我之見,凡是覺得松本可憐的,都是被一開始她勤工儉學的樣子打動了,覺得她做爸爸活也是無奈之舉,我倒是覺得松本是被消費主義綁架了,自身道德標準並不明確。

從“做爸爸活真是太好了”到“爸爸活錢臟不對”,松本並非完全自發認識,主要是靠同學胖妹子敲打,擔心事情的敗露,如果胖妹子不說話,那麼我有理由相信松本的底線會逐漸放低,從咖啡店慢慢變成酒店。

延伸閱讀  四月新番榜單揭曉,戀愛番佔了六部,《間諜過家家》排在第一

從上文大家也能感受到,松本感嘆命運的不公,更多是對於他人的艷羨,松本的詞換個說法就是,“我憑什麼這麼慘?我只是想要做光鮮亮麗青春女度過愉快生活?這有什麼錯?”

大家別誤會,我沒有說批評松本的意思。用普世價值觀,來評判一個一定程度反映現實的作品,是不好的行為,因為這麼幹多了,那麼我們今後只能看滿滿正能量。

說到反映現實,爸爸活是日本當下常見的事。日本女性的平均工資和晉升空間遠低於男性,疫情時代日本經濟萎靡,女性上班族不好過。疫情讓風俗店經營不利,也是催生爸爸活的原因。曾經可以風俗店兼職,風俗店不營業就得另想他法。

《我賤賣自己的理由》這種大學生甚至更小的中學生開始爸爸活也存在。日本疫情下,男性工作也受到了影響,男主外女主內的夫妻搭配,如果男性廢了,一家子就廢了,年輕女孩兒們很容易去做爸爸活、援助交際、神侍少女。

在漫畫評論區,我也有看到過“助學貸款”的字樣。日本的助學貸款有免息和收利息的,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收利息的。某種意義上,助學貸款是個陷阱,雖然上學時期不用還,但是一旦畢業上班就會背負數百萬日元的債務。

夏子久沒有在漫畫中加入“助學貸款”的要素,我認為應該是有考慮的。畢竟按照松本這一女主角的經濟實力,漫畫中加入助學貸款劇情就會是松本迫於償還助學貸款而從事爸爸活乃至接觸到變態,這樣的漫畫根本發不出來吧?

我對於《我賤賣自己的理由》的後續劇情還是挺期待的,希望夏子久能深挖一下爸爸活,別像打著神侍少女招子的《剃須,然後撿到女高中生》那樣只當個噱頭。

好了,本文就到這裡,我們下次見~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