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訴遊戲公司:虛擬財產如何歸屬


許多玩家需要面對一個現實:遊戲裡的虛擬財產並不真正屬於自己。在遊戲廠商決定停服或封禁、刪除玩家的遊戲賬號時,賬號以及其中包含的所有道具、裝備等也會一併消失。

遊戲廠商往往會將“公司有權刪除用戶的遊戲數據”寫進各自的用戶協議。其中,長時間不登錄遊戲的“非活躍賬號”往往被廠商視為應當刪除的對象。不論國內還是國外,多家遊戲公司的用戶協議中都有刪除非活躍賬號的條款。

對於這些用戶協議,大部分玩家通常會選擇“點擊接受”,但也有人為此訴諸法律。

刪除非活躍賬號:業界普遍現象

事實上,“刪除一段時間不登錄的賬戶”並非某一個遊戲的用戶協議獨有的條款。在遊戲行業,這是一種相當普遍的現象。

比如米哈遊的服務協議中規定,如用戶連續365天沒有登錄遊戲,則自第365天當天的24時起,米哈遊有權採取措施刪除該用戶賬號以及該用戶賬號在遊戲數據庫中的任何記錄(包括但不限於角色、等級、虛擬物品、虛擬貨幣等數據信息),刪除後的數據信息無法再恢復。

《暢游移動用戶協議》中也規定,對持續180天未持續登錄或使用暢游移動遊戲平台的用戶,暢游移動有權對該用戶賬號採取措施(包括但不限於凍結、註銷等)。

《暢游移動用戶協議》中對非活躍賬戶的處理措施

今年8月,拳頭遊戲發佈公告,將刪除旗下所有遊戲中長期處於非活躍狀態的賬號。判斷標準為:3年未登錄、沒有購買或收到任何遊戲幣、賬號遊戲時間不超過20小時、不擁有任何稀有遊戲道具。一個賬號必須滿足以上全部條件,才可能會被刪除。

甚至於,在遊戲行業之外,許多平台也有類似的刪除非活躍賬戶的舉措。 Netflix就在今年5月的一次聲明中宣布,會向加入Netflix一年卻未觀看任何內容的用戶,以及停止觀看兩年以上的老用戶發送確認郵件,詢問他們是否希望保留會員資格。用戶如果不進行確認,賬戶將會被刪除。不過,Netflix有條件地保留了這部分用戶的個人資料,假如他們在10個月內重新註冊成為會員,舊賬號上的內容可以恢復。

Twitter也曾在2019年推行過刪除非活躍賬戶的計劃,因為涉及到過世用戶的賬號問題,這項規定在公佈後遭到大批用戶反對,最終也沒有正式施行。

在遊戲圈子裡,雖然關於虛擬財產的討論比較常見,但在國內,真正上法庭的次數並不多。在觸樂之前的報導中,《雲裳羽衣》停服事件中的當事人選擇去中國消費者協會申訴,國行英偉達SHIELD停運事件裡的受訪者處於一種“認栽”的狀態。

延伸閱讀  遊戲改編小說還有價值嗎?

去年,一位玩家因對遊戲內服務協議的部分條款不滿,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起訴運營商莉莉絲遊戲。案件於2021年10月11日一審結束,判決認定《莉莉絲遊戲許可及服務協議》(以下簡稱為《服務協議》)第5.3條無效,但駁回原告其他請求。隨後,莉莉絲遊戲提起上訴,二審於2022年7月25日宣判,維持原判。

《莉莉絲遊戲許可及服務協議》中的相關條款

法院判決:玩家的權益應該得到保障,但賬號和虛擬財產歸屬於遊戲公司

一審階段,原告玩家主要有兩點核心訴求:一是希望判決其中的第5.3條(刪除非活躍玩家賬號無責,原文見插圖)無效;二是希望判決第7.6.13條“用戶不得私自進行遊戲賬號、遊戲道具、遊戲裝備、遊戲幣等交易”的內容無效。

玩家一方的訴求很好理解——遊戲賬號是我的,公司不能因為我長時間不登錄而刪除它,也不能阻止我的交易行為。針對這兩項訴求,玩家與遊戲公司在法庭上分別表達了觀點,法院也作出了相應的判決。

對於“遊戲公司是否有權刪除365天未登錄的賬號”,公司一方認為,這條規定的目的是讓玩家享受更好的遊戲體驗,並沒有限制玩家的主要權利,定時上線只是對遊戲賬號使用上的一些規定,總體來說是合理的。此外,如果服務器中存在過多“沉睡用戶”,會影響其他用戶體驗,也增加遊戲的服務器維護成本。

一審法院認定,雙方爭議的《服務協議》是遊戲公司為了重複使用而預先擬定的,內容不可協商,屬於格式條款。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的規定,格式條款中,凡是免除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當事人主要義務,排除對方當事人主要權利的,一律無效。

具體而言,遊戲公司沒有說明休眠賬號會給服務器帶來多大的運營負擔,而對用戶來說,賬號被刪的後果卻很明顯。這種條款實質上是服務合同的終止條款,是對雙方權利義務的重大處分。因此,法院認為,遊戲公司設定的連續365天不登錄期限並不合理,處置方式(刪除賬戶)也“缺乏交易之誠實信用”。這項條款免除了遊戲公司運營的義務,排除了玩家玩遊戲的權利,屬於無效條款。

對於“玩家是否有權私自進行遊戲賬號、遊戲道具、遊戲裝備、遊戲幣等交易”,遊戲公司根據《服務協議》中第7.2條的約定,認為遊戲道具資源的所有權屬於遊戲公司,玩家只有使用權。公司表示,玩家購買的道具是“為了獲得更好的體驗購買的服務”。禁止玩家私自進行交易,是為了遊戲市場健康發展,不是出於保護運營者利益的目的。

遊戲道具歸屬權是網上討論的核心之一,也是庭審中的另一個主要焦點

在這一方面,法院基本認同莉莉絲提出的觀點。法院認為,遊戲賬號、道具、遊戲幣等網絡虛擬財產所有權由遊戲用戶享有,尚欠缺法律依據。雙方屬於服務合同關係,根據《服務協議》,遊戲用戶對上述的虛擬財產只有使用權而非所有權。包括在遊戲中支付貨幣換取的遊戲幣、遊戲道具等,也屬於購買“區別於其他無償遊戲用戶的遊戲服務”,不是得到虛擬財產的所有權。

法院認為,網絡遊戲中的遊戲道具、遊戲裝備等虛擬財產是在遊戲中取得的,其取得方式和狀態由遊戲的規則所確定,屬於網絡遊戲內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理應歸運營遊戲的莉莉絲公司所有,遊戲用戶可以根據約定享有使用權。莉莉絲的義務是保證用戶能正常使用它們,並沒有明顯失衡。因此,法院不能支持玩家的訴求。

因此,一審判決中,法院支持了玩家對刪除遊戲賬號相關的訴求,但駁回了自由交易遊戲內物品的訴求。隨後,莉莉絲提起了上訴。

二審中,原、被告雙方主要爭論的焦點是刪除非活躍賬號的問題。

延伸閱讀  製作一流+女主角全員都是過膝襪,卻依舊沒能拯救這部動畫的口碑

莉莉絲提供了包含暢遊、米哈遊、完美時空等業內主要公司的相應服務協議條款,新華社、《中國青年報》、《新京報》、新浪財經等媒體刊載過的有關遊戲黑色產業的文章,以及案件中提及的遊戲的黑產情況總覽,總共16條證據,證明我國網絡遊戲產業飽受黑產侵襲,採用這類條款是主流遊戲公司必要的共同選擇。

《經濟參考報》的報導《百倍暴利滋生互聯網“賬號黑市”》闡述了“網游黑產”的運作模式

公司認為,批量註冊賬戶是黑產進行下一步違法行為的重要前提,這些賬戶可能被賣給下游黑產,用來從事損害公司和玩家合法權益的行為,比如批量“薅羊毛”,騙取遊戲公司的用戶福利,或套取其他玩家的信息,用以盜號或詐騙玩家。即使該賬戶有過充值行為,也無法判斷是否為黑產的“養號”行為,所以遊戲公司“必須保留刪除的條款”。

同時,刪除賬號的目的還包括打擊出租賬號,通過刪除租號公司批量註冊的賬號,起到保護未成年人的作用。

但二審法院認為,刪除休眠賬號並非打擊黑產的唯一途徑,休眠賬號與網絡黑產之間也沒有直接的關聯性,不能以此限制玩家的主要權利。

庭審中,法院對遊戲公司與玩家簽訂《服務協議》的情況,也進行了一定程度的解釋。法院表示,如果協議條款明確違反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或《合同法》,可以認定為部分條款無效。在本案中,莉莉絲以及其他公司處置遊戲賬號的方式,對未註意或遺忘條款的遊戲玩家來講過於嚴厲。玩家面臨無救濟措施而直接喪失合同主要權利的風險,過失與承擔的風險並不相當,超過了必要限度。最終,這一條款被判定無效。

總體來看,這兩次庭審可以反映出現階段法院對遊戲賬號和虛擬財產歸屬的認定:遊戲道具、裝備等虛擬財產歸遊戲公司所有,但遊戲公司應保障玩家的使用權。

期待更完善的虛擬財產相關法條

從結果來看,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此次判決,對於遊戲行業、公司和普通玩家來說都有一定意義。雖然具體案例仍需具體分析,但在之後發生類似糾紛時,它可以給遊戲公司與玩家提供一些參考。

與此同時,遊戲公司在庭審過程中所提到的黑色產業、賬號非法交易、保護未成年人遠離黑灰產傷害等問題也並非不存在,這些風險不應該由公司、玩家或行業之中的某一方單獨承擔。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關於遊戲賬號、遊戲內虛擬財產的討論或許仍將持續,並向著有據可循,有法可依的方向發展。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百二十七條規定:“法律對數據、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對於遊戲公司、玩家以及整個遊戲行業而言,隨著相關法律法規完善,虛擬財產的歸屬與保護也將逐漸規範化。

(你可以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查詢兩次庭審的記錄,一審案號為滬0112民初3445號,二審案號滬01民終249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