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媽媽一起玩“動森”


這是一位《集合啦!動物森友會》玩家向觸樂分享的故事,由我用這樣的方式轉述:

無人島

小雯和小英是鄰居。雖然她們住在兩座小島上,但因為能租用搬家公司的水上飛機,串門很簡單。只要收拾好行李,跳上飛機,開動馬達,嘀噠噠,嘀噠噠,螺旋槳的葉子不停旋轉,小飛機在天空拉過一條弧線,很快就能抵達。

最開始,是小雯先搬來了無人島。小島像一顆寶石,無言地漂浮在湛藍的海上,很美。小雯第一次乘坐飛機時,心裡有些忐忑,機翼緩慢滑行,她的心也跟著怦怦跳。不過當浮筒貼上海面,鹹鹹的水沫裹著海風撲打在她的臉上,她的身體和內心都舒展開,別提有多痛快了。

第一天,小雯在小島上辦理入住手續,認識了管理員先生;第二天,她去鄰居家串門,幫他們安置家具;第三天,她躺在帳篷裡,感慨無人島的舒適。落葉飄下來,正好停在了睡袋上,她想到了小英。

小雯想把小英也接過來。小雯想,海上還有許多小島,她們一定會成為好鄰居。她們很久沒坐在一起說過話了。想到這裡,小雯有點愧疚。小英最近把頭髮剪短了,梳得筆直,她是一個保守的人,當小雯向小英介紹移居無人島的計劃時,小英果然拒絕了。

新生活即將開始

準備工作

想讓媽媽玩“動森”可不容易,我得提前給她做思想工作。媽媽節儉慣了,不捨得花錢。她以前在棉紡廠工作,退休得早,在家包攬了家務活。她怕浪費錢,買東西一定要最便宜的,才容易接受。我送她東西從來都是“先斬後奏”,寄過去了,再告訴她。

“動森”特別適合媽媽,因為操作簡單,容易上手。我把遊戲機先寄到我在北京的家,裝好卡帶、儲存卡和保護套,再打包寄給她。我告訴媽媽,遊戲機只要1000塊。我先沒提要錢,媽媽本來答應得很好,但在聽說價格後,又猶豫了。她應該不知道玩遊戲還要買遊戲機。

可是我有準備。我跟她說,這是最便宜的型號,而且遊戲機和遊戲卡都能賣二手,不喜歡就出掉。現在遊戲機很搶手,如果我們賣了,還能賺50元。媽媽聽我說完後,才放下心,願意玩玩看。

我先幫她註冊了任天堂賬號,開通了聯機遊戲需要的會員,並且把我的賬號添加為好友,讓她拿起遊戲機就能玩。寄遊戲機時,我想,我要和媽媽玩“動森”了。

生活好累

剛上島,小英就碰到了麻煩。

小英下飛機時,豆狸和粒狸來接她,但他們很快又跑開了,丟下小英在機場發呆。小英鑽進樹林裡,試圖尋找他們,無人島不大,但地形複雜,她最終沒能找到。等她想回去時,卻發現自己迷路了。

小英急得直跺腳,她掏出手機,向小雯發消息:“我應該去哪裡?”小雯告訴她別急——她只要找到了廣場,就會發現狸克在那裡等她。

小英跌跌撞撞,終於遊蕩到了廣場上。她跟狸克辦理入住手續,搭建帳篷,總算是搬到了島上。不過對小英來說,新生活裡還有太多她不熟悉的事。

比如,幾天后,島上的居民們委託小英幫他們裝飾小屋,小英徹底亂了手腳。她需要製作合適的家具,可是自己笨手笨腳,操作手工台比操控飛機都難,很難正確地組合材料。在島上,她對周圍很陌生,也不知道該上哪兒去尋找原材料。

小英在給小島起名的時候弄錯了,她的小島就有了一個奇怪的名字

不過,小雯總會幫助小英。缺少圖紙,小雯就把DIY手冊帶來;如果她手邊正好有材料,就乾脆做好了送給小英;小英有什麼不懂的,小雯都會教她。事無鉅細。小雯甚至還替小英制定了計劃,今天該干嘛,明天又是什麼安排,島建項目像士兵一樣在白紙上列隊。小英東奔西忙,才勉強跟上小雯的步子,日子過得很緊張。
  
有一天,小雯在小溪旁邊散步時,發現了蹲在河岸的小英。小英有點反常,右手拿著釣魚竿,左手悄悄地在拭眼睛。

小雯喊小英的名字,但小英不說話,反而撇開了腦袋。等小雯靠近了,小英才哽咽著說,太累了,她不想在這裡生活了。

媽媽像孩子

延伸閱讀  這幾部四月的冷門新番少有人關注,但卻很值得一看

我可能催得太緊了,媽媽有一天突然崩潰了。

我找到一篇島建攻略,讓媽媽按照進度建設小島,比如收集原材料、修建小屋。可是媽媽就不幫島民修房子,因為她學會了釣魚,她覺得釣魚好玩,就一直釣,連釣了3天,她還把釣到的大魚用手機拍照發給我。我跟她開玩笑說,人家3天的時候,房子都蓋好了,小動物都住進去了,結果你什麼也沒做。

我倒不是著急,但我擔心她只會釣魚,然後不玩別的,如果有一天玩膩了釣魚,就會覺得遊戲無聊。因為我們不住在一起,我想知道她玩得怎麼樣,就總問她的進度,但可能在她看來,我每天都在催她。

這讓媽媽有很大壓力,前幾天就到達了臨界點。她反复跟我說,這個遊戲太難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一直絮絮叨叨的,她想不出來解決辦法,只能在微信上問我。

媽媽在勤勞地釣魚,我在睡覺

媽媽被我教了太多東西。她告訴我,她真的非常努力了,但是我始終不滿意。我想,就像小時候,我做了很多努力,但是媽媽的要求永遠更多。

媽媽完全是為了我才勉強答應玩遊戲。她今年60多歲了,幾乎沒玩過遊戲,除了“開心消消樂”。她甚至對搖桿操作很陌生,走路老偏,想看門口的信件,因為對不准信箱,會花上很長時間。媽媽覺得修房子特別難,尤其是製作家具,要找十幾種原料,她怎麼也找不到,對我們來說平常的事兒,對她來說就是海底撈針。

那天我說過那個糟糕的玩笑後,媽媽突然就不理我了。她從微信上消失了,我找不到她,就打電話。撥通後,我能聽出來,她在哭。

媽媽其實不想讓我聽出來,她想憋住,可是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話都說不好,只有抽噎聲。

我當時好內疚,我著急說,你哭啥?別哭了,我不是催你,我只是想問一下進度。你不想建房子就不建房子,要是想一直釣魚,就釣魚也沒關係。你把家具發給我,我弄好了禮拜天給你帶過去。我慢慢哄媽媽,後來她才緩過來,同意我幫忙做家具。

玩遊戲像是把身份調過來了,我成了媽媽,她成了孩子。

媽媽後來修好了小屋,還邀請我和她一起慶祝莫兒的生日

搗蛋的黃蜂

“來我家玩嗎?”小雯問小英。

“我想來,但我剛才被蜜蜂蟄了,眼睛看不見。”小英說。

“哈哈哈哈你這都什麼呀。”小雯用手摀著肚子。

“別笑,我正在想辦法呢!”小英大喊。

小英雖然被蟄慘了,但還是抓到了黃蜂

帶你游覽世界

對媽媽來說,遊戲還是挺難的。

媽媽沒玩過遊戲機,我要先教她怎麼操作。我在北京,她在甘肅的老家,所以我做了兩張圖,把按鍵和功能標好,讓她一眼就能看明白。

基本操作說明書

這是裝修界面的說明書

因為工作的原因,再加上疫情,我已經有兩年沒回家了。姥姥的身體不好,媽媽要照顧她。上次我們見面還是在過年。前幾年,我在大學讀書時,媽媽每年都會來北京,跟我玩一陣子。

我和媽媽玩遍了北京周邊,城內的景區我們幾乎都去過了,遠一點的,包括壩上草原,還有海邊,也都玩過。

畢業後,我在辦公室附近租房子,住在一個小屋子裡,媽媽來北京會和我住。她晚上10點休息,我才剛下班回家,她就要睡覺了,但她總等我回來才吃晚飯。晚上我玩遊戲,也怕影響她。在生活上,我們的時間有點對不上了。

媽媽只來住一個月,每次時間到了,她就走,不會多待。白天我在上班,也不知道她在做什麼。有一天,我們到森林公園散步,她竟然能領著我從頭走到尾,哪裡有小路,哪裡有景點,比我清楚。她還帶我逛菜市場,我那時才知道,家的附近竟然有集市,每週一三五趕集。

媽媽能獨立,我替她高興,但是我從來不讓媽媽出遠門。別人的媽媽來北京,可能一個月大部分地方都逛遍了,可是,如果我媽想去長城,我肯定要陪她一起。這是我的性格,我照顧別人慣了,也害怕媽媽找不著路。

延伸閱讀  男主以藥師身份轉生,利用現代知識開始在異世界開藥店

在我來北京,尤其是開始工作後,我擔心媽媽、替她考慮的情況就變多了。北京比我的老家更大,也更加繁華。我在大城市裡生活過幾年後,可能比媽媽更了解外面的世界,我有責任保護她,帶她去看更大的世界。

種瓜得瓜

昨天12點01分

小雯:嘿,你知道嗎?

小英:什麼?

小雯:如果你把挖到的鈴錢原封不動地種回去,會長出來3袋!

小英:真的嗎?

小雯:是真的,不信你試試!

今天12點31分

小英:你說的是真的!我種出了搖錢樹!

小雯:當然啦!

小英:我今天挖出來什麼,就又都把它埋回洞裡了。

小雯:哈哈哈哈哈哈,你還把什麼埋進洞裡了?

小雯:鐵礦石和黏土長不出來的,只有錢能長出來。/捂臉/捂臉/捂臉

小英:是不是?那我把鐵礦石埋進去幹什麼。

小英:我還以為都能長出來呢。/捂臉/捂臉

媽媽的照顧

高中畢業後,我離家出走,和男朋友在外地玩了半個月,花光了錢才回家。這是我做過最叛逆的事。

爸爸和媽媽很生氣。我回來後,爸爸拿掃帚打我,下手特別狠,把系在掃帚把上的帶子都打散了。媽媽只是坐在床上,偷偷抹眼淚。

媽媽是一個特別平穩、克制的女性。爸爸生氣了,會跟我吵架,甚至大吼大叫,但是媽媽不會。她一旦生氣了,就不說話,氣急了可能會哭,但她從來不發火。

我忘不了那天。媽媽好像很冷靜,沒有大哭,只是默默地掉眼淚。後來,我在床頭櫃裡發現了很厚的一沓紙,那是媽媽寫給我的信。從我離家的那天開始,她每天都寫一篇,每篇都很長。

她當時很傷心,以為再也見不到我了,只能把想說的話寫在紙上。最讓我害怕的是,她覺得我走了以後,“生活的意義都不見了”。可能在媽媽看來,我就是她生活的全部意義。

我只看了第一篇,就沒敢再看。我很內疚,把信又悄悄放回去了。這件事我沒跟媽媽說,她也從沒跟我提過。她現在還不知道我看過那封信。

延伸閱讀  九部連日本都禁播過的動漫!其中兩部被宅男封神

有一段時間,我可能真的是媽媽生活的全部。我高二時,在學校寄宿。我自製力差,成績也差,媽媽很著急,擔心我考不上大學,就申請了提前退休,在學校附近租房子,照顧我的生活。

媽媽當時40多歲,已經不是一個把全部精力花在子女身上的年紀了。但我的媽媽比一般的母親付出得更多,直到我真正離家,甚至工作以前,我都不認為她擁有自己的生活。只要我在她的身邊,她的生活就是圍著我轉的。

我其實不清楚,在我搬到北京後,媽媽的時間都用來幹什麼了。我只知道她有兩個好朋友,她們可能會一起買菜。夏天的時候,晚上會跳廣場舞。每週去一次當地的開發區,有花有草,我在朋友圈裡刷到過她們賞花的視頻。

我希望媽媽能過好自己的生活,不要因為我不在她身邊,她就騰出來大片的空白時間。

現在我們會一起在遊戲裡度過很多時間

美人魚的珍珠

搬到無人島後,小英受了小雯很多照顧。

小英有點惴惴不安。這是一種陌生的感覺,她以前是付出得多的一方,怎麼會成了現在這樣?

她想為小雯做點什麼。送禮物就不錯,有什麼東西是小雯沒有的呢?

小英曾寄給小雯許多東西,珍珠、流星、金礦、裙子……雖然小雯跳著腳說不需要,但她總想把最好的留給小雯。她還試圖把釣到的稀有海洋生物拿給小雯,卻被告知無人島上規定,禁止活物交易。

上次小雯來島上坐客,好像很眼饞她用人魚家具佈置的臥室。人魚套裝的主色調是淺淺的粉紅色,很水靈。小英想,小雯平時工作忙,沒有時間收集道具,送她一套衣服是一個好主意。

小英的臥室。大部分家具需要下海收集素材才能獲得

她穿上潛水服,下海撈蝦夷扇貝,島上的阿獺願意用很漂亮的人魚公主洋裝和她交換。小洋裝很優雅,水藍色的裙擺,腰間別著一串珍珠。她知道,小雯一定喜歡。

阿獺抱著扇貝,緩緩地漂走了。小英擦掉身上的海水,把洋裝捧在懷裡。她很開心——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麼高興了——不是因為拿到了稀罕的衣服,而是她終於找到了一件合適的禮物,一樣小雯沒有的東西。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