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閃耀:2002年的遊戲產業(PC篇)


編者按:20年前的2002年,無論對全球遊戲產業,還是中國的遊戲圈,都是至關重要的一年。硬件的飛速發展讓更多遊戲邁入了全3D的世界,網絡和寬帶開始普及讓PC和主機玩家都體會到聯機的樂趣,網絡視頻初具規模,電子競技和遊戲電視節目迅猛發展。

時光飛逝,20年後,一些遊戲人出於種種原因離開了這個圈子,另一些堅持了下來,拿出了令人矚目的成績。從很多方面來講,今天的遊戲界都是2002年這個黃金時代的迴響,20年前的歷史,奠定了今天的格局。

因為文章篇幅較長,我們將會分為3個部分連載。

2002年的PC遊戲產業處於黃金時代,這是《魔獸爭霸3:混亂之治》《戰地1942》《無冬之夜》和《秦殤》等大作群星閃耀的年代,是《遊戲東西》等電視節目席捲全國的年代,是電子競技和寬帶聯機紅遍大江南北的年代,也是PC硬件飛速發展、瘋狂降價的年代。 20年前的輝煌歷史,直到今天仍在熠熠生輝。

豪門的盛宴

“我要繼承你的王位,父親。”

——阿爾薩斯,《魔獸爭霸3》

在2002年發售的眾多PC遊戲新作中,《魔獸爭霸3》是最具影響力的一部。本作的首批出貨量高達440萬,半個月便賣出了100萬,創下了當時PC遊戲的最快銷量紀錄,展現出暴雪在全盛時期的強大號召力。

以“帝國時代”系列聞名的全效工作室(Ensemble Studios)也在2002年推出了新作《神話時代》。這一年其他的豪門對決有很多差異化因素,而《魔獸爭霸3》與《神話時代》則是針尖對麥芒的正面對決。兩款新作同為奇幻風格,同為豪門大廠第一次挑戰全3D遊戲,二者的系統有不少相似之處,遊戲素質也難分伯仲。然而,一些微妙的區別決定了《魔獸爭霸3》在銷量上的勝利。

席捲全球的《魔獸爭霸3》

以古代神話為主題的《神話時代》

《神話時代》的畫面比《魔獸爭霸3》更細緻,對PC的配置要求也更高,這一點限制了銷量。此外,《神話時代》的英雄單位不能攜帶裝備,也無法學習新技能,保持了傳統的RTS思維。 《魔獸爭霸3》則融入更多RPG元素,為後來大量MOBA玩法的模組地圖奠定了基礎,而《神話時代》的模組數量不多。最終,《神話時代》用了5個月才達到100萬銷量,這個速度不及《帝國時代2》,更無法和《魔獸爭霸3》相提並論。

出人意料的是,《神話時代》的“晚年生涯”卻好於《魔獸爭霸3》。 2014年,高清化的《神話時代:擴展版》對過去的內容進行了整合,雖然2016年的DLC《龍之傳說》存在很多細節問題,但微軟已經公佈了《神話時代》的重製項目《神話時代:重述版》,有望在未來發售時修復這些問題。另一邊,2010年發售的《魔獸爭霸3:重鑄版》原本被寄予厚望,沒想到卻陷入虛假宣傳的爭議中,一時口碑也遭遇滑鐵盧。或許《魔獸爭霸3》贏得了整場戰爭,然而《神話時代》卻打贏了最後一場戰役。

對於喜愛歷史題材的RTS玩家而言,2002年也有《中世紀:全面戰爭》《突襲2》《戰爭指揮官》等經典作品問世。在RTS新作凋零、MOBA大行其道的今天,回顧20年前那個金戈鐵馬的RTS黃金時代,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2002年也是RPG的豐收年,《地牢圍攻》《上古捲軸3:晨風》和《無冬之夜》都使用了3D引擎,叫好又叫座。經典RTS《橫掃千軍》的開發團隊以新公司Gas Powered Games的名義重組,拿出了一款媲美《暗黑破壞神》的新作《地牢圍攻》,讓玩家充分體會到打怪刷寶的快感。 《上古捲軸3:晨風》是系列的第一款全3D作品,展現出令人驚嘆的空間感和自由度。 《無冬之夜》的單人模式不及《博德之門》,可是完善的多人模式和模組工具卻給玩家提供了更多創意空間。

《地牢圍攻》的戰鬥充滿了快感

《上古捲軸3:晨風》廣闊的世界在2002年令人驚嘆

《無冬之夜》是一個可以讓玩家自由發揮的空間

如今拿到了《博德之門3》開發權的拉瑞安工作室,在當年還只是個小字輩。 2002年面世的初代《神界》作為一款古樸的2D遊戲獲得了一定好評,也在年末各大媒體的RPG評選中拿到了幾個提名,最終卻輸給了上面那3款大作。這一切對拉瑞安而言只是個開始,它將在之後的十幾年中臥薪嘗膽,慢慢栽培勝利的果實。

延伸閱讀  男主被公會勸退,為了不再被“背叛”,他與NPC成為了夥伴

至於《冰風谷2》和《魔法門之英雄無敵4》,這兩款遊戲在2002年依然算得上經典,卻充滿了趕工痕跡,盡顯疲態。進入2003年,Interplay關閉了黑島工作室,3DO的破產也帶走了New World Computing工作室,兩家老字號的歷史就這樣因為母公司的失誤而走到了盡頭,讓老玩家為之心碎。因為源代碼已經丟失,《冰風谷2》至今仍未推出高清版,這可能會留下永久的遺憾。

EA在2002年發行了3款FPS新作:2015工作室的《榮譽勳章:聯合突襲》、DICE工作室的《戰地1942》和西木工作室的《命令與征服:變節者》。其中《榮譽勳章:聯合突襲》以單人模式為主,採用電影化的關卡腳本設計,團隊在遊戲發售後被動視挖走,變成了開發《使命召喚》的工作室Infinity Ward。 《戰地1942》以多人模式為主,強調大地圖和載具戰。 《命令與征服:變節者》將RTS世界觀融入FPS框架,但玩法與《戰地1942》類似,引擎也不夠成熟,因此續作的開發計劃被EA叫停。

《榮譽勳章:聯合突襲》中的奧馬哈登陸戰

海軍是《戰地1942》的一大特色

敗於同門兄弟的《命令與征服:變節者》

儘管大作如雲,2002年美國的PC遊戲市場卻略有下滑。 2001年美國PC遊戲銷售總額為17.5億美元,2002年下降為14億美元。另一方面,2001年美國主機遊戲銷售額為46億美元,2002年則增長至55億美元。面對此消彼長的局面,大量PC遊戲推出了主機版。

微軟的Xbox主機於2001年末上市,本質上它就是一台PC,相似的硬件環境為移植提供了便利。 《上古捲軸3:晨風》獲得了微軟的支持,Xbox版僅比PC版晚發售一個月。同時代的索尼PS2和任天堂NGC則缺乏這種環境便利,移植效果更多取決於開發者的水平。另一方面,美國PC遊戲市場儘管遭遇下滑,但依然有利可圖,發行商會根據限時獨占合同等因素決定主機遊戲移植PC的時間。

《橫行霸道3》是2001年銷量最高的主機遊戲,由於發行商Rockstar Games和索尼簽了限時獨占合同,《橫行霸道3》直到2002年5月才推出PC版,比PS2版晚了半年。資料片《橫行霸道:罪惡都市》於2002年10月在PS2上發售,PC版又要再等半年。

晚了半年的PC版《橫行霸道3》依然大賣

捷克工作室Illusion Softworks於2002年在PC上推出了新作《黑手黨》。這款遊戲的自由度不及《橫行霸道3》,卻勝在畫質和劇情,也成為一代經典。本作直到2004年才推出PS2和Xbox版,但移植效果不佳。 2020年,重製的《黑手黨:終極版》推出,將一個“教父”式的故事重新介紹給了新世代的玩家們。

PC版《黑手黨》在當時而言畫面一流

因為《細胞分裂》和《潛龍諜影2》直到2003年才推出PC版,2002年的PC潛入遊戲成了《無人永生2》和《殺手2:沉默刺客》的天下。美女特工凱特和光頭刺客47的第二次征途獲得了成功。兩款諜戰題材遊戲風格迥然不同,一個輕鬆搞怪,一個相對嚴肅,卻都精彩紛呈,讓玩家十分期待續作的表現。然而,此後的“無人永生”系列陷入了版權糾紛,玩家至今仍未盼來《無人永生3》。 “殺手”系列的發展順風順水,直到今年依然在更新內容。

《無人永生2》的版權由多家公司共享,最終導致了版權糾紛

光頭47在《殺手2》中重出江湖

國產群星傳

“我曾經很喜歡玩《大航海時代》。我也想過,一個船長老了,當他看著身邊洶湧的大海時,會有怎樣的傷感。水手告別大海,就像戰士告別武器、騎士告別駿馬,會有很多值得回憶的東西留下。只要有留下的東西,就不用遺憾。我也是一樣,需要留下一些東西才行……”

——張淳,《秦殤》總監製

2002年不是國內單機遊戲界幸運的時間點,儘管大作迭出,這一年的遊戲銷售額卻呈明顯下滑的狀態。 2001年的國內單機遊戲銷售額為2億元,2002年為5000萬,2003年為3億。此後多年來,國內單機遊戲的銷售額就在5000萬和3億之間徘徊,直到Steam等數字遊戲平台崛起才打破了這一局面。

上述的多款國外PC大作在2002年已經引進國內,而國產遊戲在2002年也留下了許多璀璨的名字。劇情充滿歷史厚重感、被譽為國產《博德之門》的《秦殤》,以連續技和部位破壞系統為特色的《刀劍封魔錄》,使用《無人永生2》引擎開發的3D動作遊戲《天王》,開創武俠3D對戰類型的《流星蝴蝶劍.net》……如此多的經典作品,卻沒有一款大賣。

延伸閱讀  《暗區突圍》與它理想中的FPS

《刀劍封魔錄》在國內賣出6萬套,國外14萬套

很多人將正版遊戲銷售額下降的原因簡單歸結於盜版,但實際情況更加複雜。舉例而言,2001年的《軒轅劍叁》頂著盜版的衝擊,在首發60天內賣出了15萬套。 2002年的《軒轅劍肆》使用了Star Force加密技術,在首發60天內沒有盜版的情況下賣了12萬套,銷量不升反降。

今天的玩家已經習慣了Steam這類便捷的數字遊戲平台,在2002年,Steam還處於測試階段,只有Valve自己的產品,沒有任何第三方遊戲。當年,全世界幾乎所有的單機遊戲都通過實體渠道銷售,國外的沃爾瑪等綜合超市自帶遊戲業務,買遊戲光盤就和買水果一樣便捷。至於國內,無論是正版還是盜版,單機遊戲光盤都缺乏足夠和穩定的銷售渠道。

當年的遊戲光盤主要在電腦城周邊銷售,除此之外,正版遊戲就只剩下少量書店渠道,而且還要在一二線城市才能方便購買。三線城市的正版遊戲進貨量很少,較為冷門的正版作品在三線城市都難尋踪跡,就算玩家能在電腦城和書店找到冷門遊戲,買到的往往是主打低價位和簡單包裝的“芝麻開門”系列,這個複雜的系列裡既有正版也有盜版。市場上還有一些包裝精美、售價更高的“大盒子”,咋一看像是正版,其實來路不明,人們管這些東西叫做“偽正版”。

“芝麻開門”系列中的盜版光盤

退一步來說,假設Steam這類數字平台在2002年已經發展壯大,並吸引了國產遊戲加盟,依然無法解決支付等等問題。淘寶網在2003年5月成立之初,也鼓勵用戶採取“線上下單,線下成交”的同城模式,在支付寶於2003年10月上線後,這一問題才逐漸得到解決。

面臨這樣的困局,一部分國產遊戲公司選擇了出海。目標軟件的《傲世三國》參加了2000年的E3展會,成為第一款在E3亮相的國產遊戲。 《傲世三國》在國外賣了25萬,資料片《傲世三國:三分天下》賣了15萬,《秦殤》賣了20萬,但目標公司的實際收入和這樣的數字並不相符。作為實體遊戲,這些作品在國內69元的售價並沒有多少利潤,美版的29美元定價在經過發行商的抽成後,剩下的利潤自然也不多了。

日版《秦殤》的標題為《天霸光芒記》,由Capcom發行

在20年後的今天,我們有必要代入國際大環境,重新審視這些國產經典遊戲,才能理解它們在國外市場的狀態。 2002年已經是3D大作的天下,《無冬之夜》和《上古捲軸3:晨風》可以賣49美元,作為2D遊戲的《秦殤》賣29美元其實是個無奈的選擇。薄利多銷只有在數字平台上才能發揮最大效果,但2002年的Steam還無法擔此重任。

至於國產3D遊戲,《天王》的畫面和動作設計在國內算得上一枝獨秀,在國外卻不算亮眼。 《流星蝴蝶劍.net》雖然設計了“輕功”等獨門絕學,但開發團隊也承認,他們參考了《刀魂》等日本遊戲,3D多人亂鬥的概念對國外玩家並不算陌生,Capcom在2000年開發的遊戲版《再生俠》就是一個例子。

西山居工作室開發的《天王》

可以飛簷走壁的《流星蝴蝶劍.net》

國內玩家在2002年對這些國產經典的評價,也並未達成一致。很多武俠遊戲用戶認為《秦殤》的畫面不夠鮮亮、言情戲不夠多。 《秦殤》追求的是歷史厚重感,與武俠遊戲大相徑庭,今天的我們看到這些觀點會感到頗為可笑,然而這些評論卻代表了20年前國內市場的普遍審美。

其實目標公司整體上追求的依然是大眾題材,比如三國和秦漢歷史。真正特立獨行的國產遊戲公司是漢堂,其作品的難度往往讓新手瞠目結舌。在遊戲風格方面,漢堂也不走尋常路。以2001年發售的《致命武力》為例,其類似《拳皇》的人設風格和科幻世界觀都是國產作品中的稀客,導致遊戲銷量不佳,2002年的《致命武力2》草草收場。同為2002年上市的《天地劫外章:寰神結》也充滿了趕工痕跡,好在原創新作《阿瑪迪斯戰記》還算圓滿,給漢堂的單機生涯畫上了一個體面的句號。在2002年開發了這最後3款單機之後,漢堂就轉型成了網游公司。

風格獨特的《致命武力2》

斗轉星移,20年後,當年的很多遊戲開發者如今依然沒有徹底放棄。 《流星蝴蝶劍.net》的戰鬥策劃關磊如今成了《永劫無間》的製作人,可謂大功告成。 《秦殤》和《刀劍封魔錄》也在2022年先後推出了Steam版,前者的Steam版還支持1080p高清畫面,讓老玩家感慨不已。

渠道製勝論

“在2002年,10家開發網游的公司中,有7家在虧損。至於運營中的90款網游,盈利的只有大約10款,而且收入集中在排名最前的4款。 ”

——鮑岳橋,聯眾遊戲創始人

在2002年,單機遊戲面臨的銷售渠道問題對網游同樣存在,因此我們也有必要看看20年前的網游是如何解決渠道問題的,這也是過去在討論單機和網游對比時,經常被忽略的一點。

延伸閱讀  天才棋士×黑貓少女!聽說,以Cosplay打扮下將棋勝率更高喲

盛大代理的《傳奇》無疑是2002年收入最高的網游。盛大創始人陳天橋看到美國和日本的遊戲界已經與電影行業並駕齊驅,他認為這種現像在國內並非不可能出現,只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積累。 2001年全國電影票房收入為8億元,而《傳奇》從2001年11月收費,到2002年11月這短短一年時間,就創造了4億元的收入。

為了《傳奇》,盛大給網吧開發了一套叫做E-Sales的數字點卡電子商務系統,全國共有15萬家網吧接入了這套系統,其中還有3萬家網吧直接銷售《傳奇》實體點卡。靠著無數網吧的支持,《傳奇》度過了最早的6個月收費期。之後盛大又將《傳奇》的實體點卡鋪向全國各地的書店和報刊亭,買點卡就和買雜誌一樣簡單。

盛大給國內游戲界帶來的最大啟示,便是這一套實體和數字結合的完善營銷渠道,此後想要挑戰盛大的公司,無論是九城、網易還是騰訊,都完善了營銷渠道,這才是產品能夠鋪開的關鍵所在。

《傳奇》一款遊戲佔據了2002全國網游的四成收入

運營網游是一項高投入的產業,卻不一定有高回報,《傳奇》的火爆,掩蓋了背後無數個失敗的網游。樹大招風的《傳奇》在2002年也遭遇了私服與黑客入侵,處理這些麻煩需要大量人力物力。 2002的大部分單機遊戲還處於小本經營狀態,開發團隊基本不超過20人,七八個人製作一款遊戲是常態。這樣的單機遊戲公司在轉向網游後,面臨的壓力可想而知。

2001年的國內網游銷售額為3億元,網游玩家為500萬,其中付費用戶佔170萬。 2002年的國內網游銷售額為9億元,網游玩家為800萬,其中付費用戶佔400萬。這一年間的數字變化,就是渠道完善後的威力。

至於那剩下的400萬免費用戶,主要是聯眾和可樂吧的玩家。聯眾作為元老棋牌遊戲網站,擁有大量中年玩家,可樂吧則是當年技術力最強的頁遊網站。提起20年前的頁遊,大部分人想到的可能是閃客帝國等Flash網站提供的小遊戲,其實可樂吧早在2000年就通過Fancybox技術實現了打雪仗、水果大戰等簡易的免費網游。在2002年,可樂吧又推出了大型頁遊《奇域》,採用特殊的收費模式,玩3天或升到10級後需要付費,但玩家可以在3天后不斷創建新的賬號實現免費遊玩。

《奇域》的登錄界面

(未完待續)

* 本文係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