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動漫遊最速報

海賊王:癡迷龍珠的尾田榮一郎,最終活成了偶像的模樣。


「《海賊王》的前情提要真的太長了!」

相信這是許多一路追來的觀眾對《海賊王》動畫留下的深刻印象,在例行的開場白、OP以及前情提要結束之後,你基本可以看到進度條已經去到五六七分鐘,再算上ED的時間,每集的正片可謂寥寥無幾。

痴迷龍珠的尾田榮一郎,最終活成了偶像的模樣

尾田榮一郎二十年如一日地更新漫畫,東映動畫也是二十年如一日地拉扯劇情,如今也終於是拉扯到了動畫的第二十個年頭。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即使勞模如尾田老師,也不可能讓漫畫的更新速度支撐起一部令觀眾集集爽快的動畫。

痴迷龍珠的尾田榮一郎,最終活成了偶像的模樣

在舊三大民工之中,《火影忍者》和《海賊王》都是出了名的動畫使勁拖,只不過一個是回憶那麼多,一個是一句話說得那麼長,而它們的共同特色就是TV原創劇情。

在那個大家對ACG文化還不怎麼熟悉的年代裡,常常有觀眾感到困惑,這一集的《海賊王》怎麼仿佛畫風突變了?這是日本動畫什麼奇怪的傳統嗎?直到若干年後,觀眾們終於掌握了一個辨別TV原創劇情的不二法門——這一集這麼無聊,肯定是製作組原創的。

痴迷龍珠的尾田榮一郎,最終活成了偶像的模樣

隔壁《火影忍者》則更加乾脆,從一百多集的中忍考試過後,到兩百多集的《疾風傳》開始之前,製作組幾乎做了整整兩年的原創劇情。再回想一下當年的星空和華娛電視台,那一直在《海賊王》的月光莫利亞和《火影忍者》的中忍考試之間徘徊的未解之謎,似乎頓時就真相大白了。

當時的業界環境,使得製作組認為即使要拖劇情、做原創劇情,也有必要保持動畫版的每周一播,才能一直維持作品熱度。這種情況直到幾年之後才開始逐漸改變,例如從2006年開始動畫化的長篇漫畫《銀魂》,就選擇了分季放送的形式,再往”近代”一點說,還有如今家喻戶曉的《進擊的巨人》。

痴迷龍珠的尾田榮一郎,最終活成了偶像的模樣

《海賊王》和《火影忍者》作為同樣是連載兩年後開始動畫化的長篇漫畫,前者的製作組從一開始就加入了較長的前情提要來放緩追趕原作進度的腳步,後者則是做到一半開始瘋狂製作原創劇情來坐等漫畫更新。

但這對”難兄難弟”的情緣其實遠遠不止如此,《火影忍者》完結之際,尾田榮一郎在《海賊王》第766話的扉頁中畫滿了木葉村的各種元素,而《火影忍者》最終話的火影岩上,也以”小孩塗鴉”為設定加上了《海賊王》的海盜標記。

如果說《海賊王》扉頁的致敬只是眾多漫畫家之中的一員,那作為事件主角,來自《火影忍者》的回應就相當耐人尋味了。這當然是兩位漫畫家早已互相知會過的結果,尾田榮一郎當時還對岸本齊史的決定表示擔憂,畢竟那可是《火影忍者》的最終話,加上《海賊王》的標記有可能會引起粉絲的不滿。

由此可見,這兩位看似競爭了十數年的對手,實際上私交是非常不錯的。尾田榮一郎曾在訪談中提到,一開始確實是抱著視為對手的心態與岸本齊史見面,結果發現對方是一位很好相處的人物,並且彼此都是《龍珠》的忠實粉絲,這兩位龜仙流的”弟子”相談甚歡。

痴迷龍珠的尾田榮一郎,最終活成了偶像的模樣
痴迷龍珠的尾田榮一郎,最終活成了偶像的模樣

《火影忍者》漫畫完結時兩部作品之間的”聯動”

在個人採訪中,尾田榮一郎毫不掩飾自己對《龍珠》的熱愛,以及對鳥山明的崇敬之情,但《海賊王》這部作品確實是在《龍珠》完結之後扛起了集英社的大旗,也算是一個”最終活成了偶像的模樣”的勵志故事。

這個故事,建立在二十年如一日的創作之上。

尾田榮一郎最早在1992年向《周刊少年Jump》投稿作品”WANTED!(希望!)”,當時他使用的筆名”月火水木金土”,就是他後來漫畫家生涯的最佳寫照。日本以”曜日”代表星期,”月火水木金土”則對應星期一至六,尾田榮一郎自《海賊王》正式開始連載以來,長時間以每周六天只睡三小時的強度進行創作。

二十年下來,《海賊王》一直保持著平均每年超過四卷的更新速度,僅截止至2014年底,《海賊王》漫畫的全球發行量就超過了3.2億冊,並因此被金氏世界紀錄官方認證為”世界上發行量最高的單一作者創作的系列漫畫”。至於尾田榮一郎所鍾愛的《龍珠》系列也同樣榜上有名,名號是”被改編為遊戲次數最多的漫畫”。

痴迷龍珠的尾田榮一郎,最終活成了偶像的模樣

未經尾田榮一郎證實的《海賊王》角色原形推測

隨著《海賊王》故事的推進,讀者們越發感嘆於尾田榮一郎為整部作品埋下的無數伏筆,讚嘆於他在各種細節上的用心,折服於他對於這部龐大架構作品無微不至的考量。

諸如遇到健行熊時裝死的烏索普,為每一位海軍角色繪製的年輕模樣大合集,從第一次出場起就在帽子的圖案上埋下了伏筆的艾斯,直至第439話才終於被標題承認”登船”的第三人與第七人,山治從”ONLY ALIVE”變為”DEAD OR ALIVE”的通緝令等等等等。

這些或許沒有多少讀者會注意到的細節,雖然不是讓《海賊王》成為一代經典的直接要素,但卻是一位漫畫大師創作一代經典時必不可少的用心。

痴迷龍珠的尾田榮一郎,最終活成了偶像的模樣

超長篇作品總有一種獨特的魅力,除了作為一部小說或是一部漫畫,它們身上還承載著許多人的青春,承載著原作者的堅持,這些都是只有經歷了漫長的時間後方才可以積累而成的品質。

時間不僅會沉澱出許多當年未見的光芒,也會改變許多外在的事物,但正如《犬夜叉》以及《火影忍者》一樣,即使讀者的青春已經逝去,即使你早已不再關注這部作品,但當它終於走到旅途終點的那一刻,每個人都會為它暫時回到自己曾幾何時熱血沸騰的青春時代,獻上與當年別無二致的讚美與祝福。

希望《全職獵人》也有這麼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