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貓娘的那些趣事:貓娘有幾只耳朵?貓娘和貓耳娘有什麽區別?


《賽馬娘》第二季動畫在B站播出並取得9.9高分,想必是很多動畫觀眾始料未及的事情。其手游本體《賽馬娘Pretty Derby》也終於在第一季動畫播出的兩年後在日本上線,並轉眼創下了首周營收1.3億美元的驚人記錄。

除了賽馬文化本身就在日本盛行之外,《賽馬娘Pretty Derby》不惜花費如此時間與資金成本,在游戲制作和取得賽馬版權這兩方面同時發力,跟獸娘這一長盛不衰的ACG元素也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關於貓娘的那些趣事:貓娘有幾只耳朵?貓娘和貓耳娘有什麼區別?

《賽馬娘》日本原文為《ウマ娘》,這是日本二次元文化對於獸娘系角色長期以來的命名習慣,也是國內稱之為“××娘”的起源。而提到獸娘這一元素,自然就不得不提“ネコ娘”,亦即是貓娘。

在日本動畫的幾個發展階段中,貓娘這一要素始終都活躍在第一線,尤其是異世界轉生泛濫之後,在幾乎清一色的中世紀歐洲劍與魔法舞台裡,這種架空生物更是肆無忌憚地在各路作品橫沖直撞。

畢竟提到異世界約定俗成的兩大角色要素,毫無疑問就是精靈和貓娘——此處點名《異世界魔王與召喚少女的〇〇魔術》。

貓娘的具體定義是什麼?

從設定來說,貓娘可以分為“貓娘”和“貓耳娘”兩種.

貓娘最開始是貓科屬動物的擬人化角色,也就是如今也最常見的貓娘,其後又衍生出一些具有貓娘特點,但設定上又不屬於貓娘的角色,於是就被稱為貓耳娘。

關於貓娘的那些趣事:貓娘有幾只耳朵?貓娘和貓耳娘有什麼區別?

所以狹義上的貓娘,是指本質上就跟人類不為同一物種的架空生物,如上文提到的馬娘等各類動物的擬人角色都稱為獸娘。但由於擬人的不一定都是女性角色,並且野獸特征和人類特征的比例也並不固定,因此獸娘之上還有獸人這一更高級的統稱。

這也是部分國內動畫觀眾和日本動畫觀眾的文化差異所在,後者提到獸人時想到的可能是獸娘,而前者提到獸人想到的則可能是一群綠皮膚和棕皮膚的壯漢。

關於貓娘的那些趣事:貓娘有幾只耳朵?貓娘和貓耳娘有什麼區別?

上圖是《游戲人生》第一季第五集提到“獸人種”時的場景,不知道有多少觀眾想到的是獸娘,有多少觀眾想到的是綠皮膚壯漢?

在這個場景裡,史蒂芬妮就是獸娘衍生出來的獸耳娘形象,如果把動物要素換成貓科屬,就是上文提到的貓耳娘。比如《我的妹妹哪有這麼可愛!》裡的五更琉璃,就是十分典型的貓耳娘角色。

簡單來說,貓娘一詞本意是指貓擬人,而貓耳娘一詞的出現則是描述人擬貓,後來又衍生到泛指一切具有貓娘特征的角色。

延伸閱讀  日媒投票,2021春季動畫滿意度排行中間結果,續作番包攬前五

不過大多數時候,貓耳娘一詞都是望文生義,具體指代具有貓耳特點的角色,畢竟只有貓尾巴沒有貓耳朵的角色實在有點少見,而只有耳朵沒有尾巴的倒是不少。

關於貓娘的那些趣事:貓娘有幾只耳朵?貓娘和貓耳娘有什麼區別?

貓娘和恐怖谷效應,她們到底有幾只耳朵?

在有關貓娘乃至各類獸娘、獸人的討論中,“她到底有幾只耳朵”可謂是一個爭論已久且沒有結論的話題,唯一的變化就是表述變成了“她是四聲道還是雙聲道”。

關於這個問題,你經常可以看到有人在討論中引用“恐怖谷效應”這個概念。

恐怖谷效應又稱恐怖谷理論,這一詞語最早在1906年一篇名為《恐怖谷心理學》的論文中被提出,其後該觀點在1919年弗洛伊德的論文《恐怖谷》中得到闡述,並成為心理學中的一個著名理論。

恐怖谷理論認為,隨著機器人或非人物體、生物與人類的相似度提高,人們對這些存在的好感也會逐步提高。但當相似度來到95%左右時,人們的好感度卻會出現斷崖式下跌,直到相似度繼續提高並突破某一界限後,好感度才會重新拔高,然後達到最高點。

這個好感度的斷崖式下跌,反映到圖像上的時候就呈現出低谷狀,也就是所謂的恐怖谷效應。

關於貓娘的那些趣事:貓娘有幾只耳朵?貓娘和貓耳娘有什麼區別?

簡單來說,當一個類人存在的相似度處於某個特定節點時,它身上與人類存在的任何一點區別都會引起人類的強烈反應,讓人的目光乃至大腦的思考都集中在這些不同點上,並且很可能產生毛骨悚然的感覺。

對於部分動畫觀眾來說,二次元文化中的貓娘就有可能處於恐怖谷之中。尤其是那些動物特征僅限於耳朵和尾巴的角色,她們的臉部大多都和人類角色一致,這時候如果在原本耳朵的位置沒有耳朵,就可能會讓觀眾感到違和,乃至引起不適。

關於貓娘的那些趣事:貓娘有幾只耳朵?貓娘和貓耳娘有什麼區別?

但恐怖谷效應在二次元作品中其實並不明顯,真正引起不適的例子恐怕寥寥無幾,最多也就停留在違和感的程度上。畢竟大多數二次元畫風的角色,與真實人類的相似度其實根本就沒有摸到恐怖谷效應的邊緣。

所以為了解決這個可能存在的問題,絕大部分的貓娘角色都會選擇用頭發遮擋著人類的耳朵部位,這樣既可以避免可能出現的恐怖谷效應,又不用正面回答“她到底是幾聲道”——所以觀眾們至今仍在探討這個問題。

關於貓娘的那些趣事:貓娘有幾只耳朵?貓娘和貓耳娘有什麼區別?

該問題其實還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比如上圖中《明日方舟》的角色槐琥,就是典型的furry角色。這類角色也可以被歸入到獸娘的概念中,但由於她們的動物特征更加明顯,也就是與人類的相似度比起上文提到的貓娘要顯著降低,也就不會有“幾聲道”的煩惱。

在那些會露出人耳的獸娘作畫中,大部分都會選擇加上人類的耳朵,這樣雖然會帶來一些架空物種設定上的迷惑,但在第一印象上就會讓觀眾往“戴著貓耳的人類”的方向靠攏,這樣就可以有效地避免引起恐怖谷效應。

關於貓娘的那些趣事:貓娘有幾只耳朵?貓娘和貓耳娘有什麼區別?

這種考量的本質,就跟1997年在東京電視台播出的《寶可夢》第38集《電腦戰士3D龍》一樣。這集動畫由於存在刺眼的色塊強光頻繁閃動,導致當時日本有多達685名兒童出現不適送醫治療,該症狀也就是《明日方舟》手游裡有名的“溫馨提示”——光敏性癲癇。

在這起事件之後,日本動畫在制作時都會充分考慮到光敏性癲癇的問題,盡量讓光效變得更加平滑柔和。

延伸閱讀  《龍珠超》新劇場版,鳥山明參與度最高,被集英社認為是最高傑作

但比起光敏性癲癇,由獸娘引起恐怖谷效應顯然是低概率事件,大多數情況都只是在考慮美觀跟違和感的問題罷了。

只要你看過那些真的能引起恐怖谷效應的“獸娘”,就能明白為什麼說二次元文化中的獸娘根本摸不到恐怖谷效應的邊。但這種圖還是不放出來為好,只能告訴大家,歐美風格的影視作品在這方面確實“獨樹一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