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一款瀕臨死亡的Stadia獨占遊戲


2022年9月29日,谷歌宣布將於次年1月關停雲遊戲平台Stadia,這意味著自2019年11月正式推出以來,Stadia只堅持運營了3年多。 Stadia停運無疑會對許多玩家造成影響,與此同時,一些Stadia獨占遊戲的廠商如果找不到新的門路也將永遠失去他們的產品。 《像素垃圾:突襲者》(PixelJunk Raiders)的開發商Q-Games就是其中之一。

《像素垃圾:突襲者》是一款太空探索題材的Roguelike遊戲,充分利用了Stadia的狀態分享功能:玩家可以將自己的遊戲狀態嵌入到視頻或圖片中並分享給他人,從而讓朋友能隨時進入遊戲暢玩。

Q-Games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迪倫·卡斯伯特透露,在這款遊戲開發前,谷歌向第三方開發商展示過Stadia,他立刻對允許玩家分享體驗的功能產生了濃厚興趣。 “我們圍繞這些基本理念構建了一款遊戲,這是個有趣的設計挑戰。”

《像素垃圾:突襲者》有鮮明的美術風格,遊戲場景設定在外星球

在《像素垃圾:突襲者》的開發過程中,卡斯伯特希望團隊在遊戲中添加更多玩法,這也導致研發週期被拉長。不過在發售前大約6個月,他開始意識到,Stadia可能遇到了麻煩。 “我們還想再花些時間進一步開發,但Stadia告訴我們,你們應該盡快讓遊戲上市,否則恐怕永遠都沒機會了。”

《像素垃圾:突襲者》於2021年3月正式推出,玩家對它的評價並不高。當時,谷歌剛剛關閉了由婕德·雷蒙德所領導的為Stadia創作第一方遊戲的自研工作室。 “我覺得這是不祥之兆,倒霉的事情就要來了。”卡斯伯特說。

Q-Games希望將游戲從Stadia的沉船中撈出來,讓大家可以在別的地方玩。有趣的是,這並不是Q-Games第一次試圖拯救自己的遊戲。 2017年,他們推出了採用獨特像素藝術風格的PS4冒險遊戲《明日之子》(The Tomorrow Children),但由於收入不佳,無法承擔服務器成本,這款免費遊戲在短短6個月後就被索尼停運。

“雖然我們擁有強大的用戶和粉絲基礎,但並不想從他們手中榨取更多的錢。”卡斯伯特回憶,“我們很難提升遊戲的基本收入,所以索尼關閉了它。”

延伸閱讀  間諜過家家:阿尼亞俘獲次子的心,姐控尤里登場,變得有趣起來

《明日之子》採用了獨特的像素光線追踪技術,推出之時讓人眼前一亮

《明日之子》的突然停運令卡斯伯特、Q-Games和許多玩家都感到難過。 “我們在2017年停運了《明日之子》,但粉絲們還在繼續發布關於它的帖子,談論這款遊戲……遊戲已經下線,誰都玩不到了,可幾乎每天都有人在社交媒體上談論它。”

玩家對《明日之子》的熱情促使卡斯伯特決定嘗試復活這個遊戲,並開始與索尼的授權部門談判。 “我告訴索尼,如果把IP還給我,我會重做遊戲,這樣你們就不用承擔任何運營成本了。我會讓它再次出現在玩家面前,甚至會面向PS5提升遊戲性能。”

但在索尼點頭同意前,卡斯伯特還必須找到《明日之子》各種開發工具的授權方、配音演員和音樂總監,以獲得他們對重新發行遊戲的許可。 “我花了大約一年時間才獲得許可。有的人很難找到,因為有些為這個遊戲工作過的公司可能已經倒閉了。”卡斯伯特說。

無論如何,Q-Games總算找齊了復活《明日之子》所需要的所有組件,2022年下半年,《明日之子》以“涅槃版”的名義再次推出。卡斯伯特發現,玩家們仍然像2017年那樣熱愛這款遊戲。 “來自玩家的支持讓我們深受鼓舞,大家都樂瘋了。”

Q-Games是一家位於日本的遊戲開發商,成立已有20餘年。圖中從左到右分別為CEO卡斯伯特、首席文化官西川龍司和創意總監前田和志

卡斯伯特說,他希望《像素垃圾:突襲者》也能像《明日之子》那樣鳳凰涅槃,迎來重生。不過,《像素垃圾:突襲者》面臨的難題更多,它不僅有獨占授權的問題,還跟Stadia自身的功能結合起來。如何移植這樣一款遊戲?卡斯伯特表示,他相信團隊能夠解決這些技術問題。 “狀態分享系統是可複制的,玩家顯然無法通過視頻或類似的方式直接進入遊戲,到了開發後期,它實際上沒那麼重要了。”

但卡斯伯特承認,Q-Games不得不與穀歌進行一場艱難的談判,雙方可能會發生一些摩擦。雖然他們擁有《像素垃圾:突襲者》的IP所有權,不過受合同條款限制,也很難在其他平台上重新發行這款遊戲。

“如果能籌集足夠的資金,我們就會重新製作這款遊戲,然後重新發售。我們還設法在合同中加了一項附加條款,允許在其他平台發布,但仍然要向谷歌支付一筆巨額版稅,在經濟上完全不具備可行性。”

卡斯伯特希望找到一家發行合作夥伴,來幫助承擔重新製作、發行《像素垃圾:突襲者》的研發和營銷成本。不過在那之前,他還需要有人幫他與穀歌重新談判,修改合同中的部分條款。如果Q-Games必須向谷歌支付巨額版稅,他恐怕很難找到願意簽下這款遊戲的發行商。

“在Stadia內部,有人似乎想拉我們一把。他剛剛發消息告訴我,正在想辦法處理這件事,讓我們保持耐心。但我不知道,還得耐心等待多久。”

谷歌下一步打算將Stadia相關技術授權給合作夥伴公司使用,或許這些遊戲在未來還有另一種選擇?

雖然《像素垃圾:突襲者》眼看就要消失,但卡斯伯特仍然為這款遊戲感到自豪。在他看來,如果Stadia能充分實現其潛力,它本有可能解決老遊戲所面臨的長期保存問題。 “你可以在這個平台訪問視頻網站,觀看上世紀80年代的老遊戲視頻,你的父母也可以在上面玩遊戲,沒有使用瀏覽器的麻煩……我之所以對Stadia充滿熱情,恰恰是因為它有潛力,極大地降低了遊戲的上手門檻。”

延伸閱讀  AC榜2022年度動漫男角色前十,艾導支持率直接甩開第二名

在卡斯伯特的設想中,谷歌可以圍繞Stadia構建一個生態系統,像模擬器那樣,在雲端保存過去的所有遊戲和技術。這樣一來你只要點點按鈕,就能輕鬆玩到那些歷史久遠的遊戲。 “我認為,如果想要認真地保存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甚至更早時候誕生的老遊戲,這就是我們需要的系統,而不能依賴於去購買廉價的複古主機。”

不過在現階段,卡斯伯特需要想方設法讓《像素垃圾:突襲者》活下去。

“我只能繼續等待,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我希望谷歌會跑來告訴我們說:’好吧,我們把它交給你了,接下來你想怎麼做都成。’”

谷歌Stadia將在1月18日關閉服務器。

 

本文編譯自:theverge.com

原文標題:《The quest to save a Stadia exclusive》

原作者:ASH PARRISH

* 本文係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