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灝:黃金白銀遠遠沒有漲完,房地產出現了一些可喜變化

Spread the love


思睿集團首席經濟學家洪灝,近日在一檔對話欄目中,圍繞消費稅、美國對華關稅、黃金等話題,分享了自己的最新觀點。

洪灝表示,相比於其他人均GDP水平相近的國家,我們的消費佔GDP比重實際上是偏低的,在經濟增長放緩的大環境下,刺激消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也就是說,我們希望,消費能夠在經濟放緩的時候承擔一個更大的推動經濟發展的角色。

雖然在賣地收入減少的當下,消費稅的出台能夠爲地方財政緩解收支壓力,但與此同時,

如果現在出台消費稅的話,在消費端會打擊消費的熱情,造成一次性的向下的衝擊。

同時,在房地產市場,觀察到一些可喜變化,

一手房情況比較復雜,但最近兩個星期,北京、上海還有深圳的二手房成交是非常活躍的,甚至深圳的二手房成交,是在過去四年裏最高的一個月。

這也反映了住房質量改善的這個需求還是存在的,尤其是一线城市的房地產成交,它往往是一個領先指標。

洪灝分享的精華內容如下:

房地產的“底”談不上

但看到了一些可喜的變化

問:這幾周我們終於看得到一些數據在變好,比方說北上廣深的新房、二手房的成交都有明顯地反彈。

同時我們看到,二手房的掛牌量似乎已經見頂回落,最近個別的房地產股票明顯反彈,可能也是反映這樣的情況。

綜合這么多不同的數據,還有一些觀察,您認爲,我們快接近房地產的大底了嗎?

洪灝:我覺得,暫時還談不上大底。

畢竟在5月 17 號,我們有一個新的房地產政策出台。之前我們也聊到過房地產政策,就是各地“因城施策”;

房地產是一個當地的生意,雖然沒有一個什么所謂的全國性的房地產政策,但是我們看到,各地的政府因地制宜出台了自己的政策。

房地產新政出台了之後,的確我們看到了新房成交反彈,但是到 6 月份又下去了,

但是,最近這兩個星期,一线城市的二手房——

北京、上海還有深圳,他們的二手房的成交是非常活躍的,甚至深圳的二手房成交,是在過去四年裏最高的一個月。

所以我覺得,這也反映了住房質量改善的這個需求還是存在的。

但是一手房還是有一點問題,這主要還是因爲开發商想去庫存,但是一手房的價格是被規定好了,不能夠低於多少錢。

甚至,如果开發商把一個新的樓盤折價清庫存的話,附近類似的樓盤的住戶,也會去鬧事。

一手房的情況還是比較復雜。

但是我們明顯看到了,改善性住房的需求它還是存在的。

“底”談不上,但是我們也看到了一些可喜的變化。

尤其是一线城市的房地產成交,它往往是一個領先指標,

復蘇的話,一般是一线城市先復蘇,然後再是低线的城市。

畢竟一线城市的居民,他的收入與家庭財富的存量都會比低线的城市要好。

如果出台消費稅

會進一步打擊消費的熱情

問:除了這個好消息以外,最近兩三周,特別是前幾天,關於稅務方面的報道也多了很多。

特別是要推動消費稅的改革。您認爲這會有什么影響?

洪灝:消費稅的出台,對消費者來說,可能不是一個特別好的消息。

我們可以理解,在公共財政端,爲什么它會出台這么一個政策。

畢竟之前,在分稅制改革之後,土地收入是歸地方所有,作爲地方財政補充的部分。

從 2021 年房地產見頂到現在,每年賣地收入都下降,你想象一下,對於地方財政來說,賣地收入一般佔地方政府收入的 50% 甚至更多;

可想而知,本來就財政收支不平衡的地方,問題就顯得尤其尖銳了。

所以,據報道,新的消費稅如果出台的話,是中央和地方共同分享的一個稅種。

可以想象,甚至地方分享的會稍微多一點,這是從財政端去彌補土地收入的不足。

但是,對於消費端來說,我們都知道,本來中國消費佔經濟的佔比,就比別的同等發展水平的國家要低。

我們看到,中國的消費佔GDP 40% 多一點。

相對於其他同等發展水平的國家來說,其實我們是偏低的。

我們曾多次談到刺激消費的重要性。

也就是說,我們希望消費能夠在經濟放緩的時候承擔一個更大的、推動經濟發展的角色。

前面我們一直在說,是不是能夠減稅?是不是能夠發消費券?是不是能夠增加社會福利?

這些都會在不同程度上幫助消費的復蘇,甚至使其在經濟裏佔更大的比重。

現在如果出台消費稅的話,反而會在消費端打擊消費的熱情、減低消費的熱情。

借鑑其他國家的歷史經驗,

我們看到,澳大利亞實行GST的時候,當時其實也造成了社會零售的一次性下行,因爲這是一個新的稅種。

在日本,我們也發現了類似的現象。

所以,它主要的目的還是爲了彌補地方財政收入的不足。

但是不幸的是,它可能會對於社會消費產生一次性的向下的衝擊。

在這時增加稅負

其實並不太合適

問:有一些學者建議,消費稅的改革應該先用奢侈品作爲一個試點,

最近奢侈品需求其實也不太理想,這引起了市場對於中國高端消費的憂慮。

洪灝:首先,剛才我們講了,如果在這個時點去增加消費稅的話,它對於消費來說並不是一個好的消息。

在經濟放緩的時候,我們要考慮,怎么去減輕整個社會的稅負,讓大家的可支配收入有所上升;

所以我反而覺得,如果你在這個時候去增加稅負,而沒有一個對衝——

比如說你增加了某一個稅種,但是你減輕另外一個稅種,那這是可行的——

消費稅,的確它有一個好處,就是在於它讓稅收更加透明化,

畢竟我們中國只有 8000 萬人交個人所得稅,很多稅收都是在灰色地帶。

但是,現在這個時點,去進行消費稅的改革,

我覺得,它必須要有更多的與社會各界的交流,

讓大家更好地明白稅種推行的目的,它對衝的稅收項是什么,產生什么樣的社會後果等等。

對於消費品徵稅,其實我們現在對於一些消費品已經有徵稅了,

比如說進口洋酒,這些關稅都是在 50% 到 100% 的,一些奢侈品,它的關稅也是比較重的。

這也是爲什么內地的消費者喜歡到海外,或者去海南免稅店購买奢侈品的最主要的原因。

但是,從去年开始,其實我們看到,不僅僅是中國內地,中國香港的奢侈品銷售也大打折扣。

比如說像Gucci這些品牌,它在中國區的銷售也下降了 1/ 3。

對於名表,像勞力士這種瑞士名表,它的銷量在內地、在香港也出現了比較明顯的下滑。

當然,奢侈品的定價策略是不斷提價,而不是減價。

但是從這些公司在中國區的財務報表來看,你就能看到一個非常明顯的銷量下滑的跡象。

我認爲,這個時點是絕對不應該增加全社會的稅負。

所以,雖然有可能會推出所謂的消費稅,但是希望,我們也有一個稅種去對衝它的影響。

比如說,最低工資收入水平門檻的提高等等。

否則,在這個時候增加稅負,其實是不合時宜的。

即便美增加 60%對華關稅

也未必能對衝掉中國出口優勢

問:所以市場的憂慮還是有道理的,至於細節怎么出來,我們還是等一下7月的會議吧。講完了內需以後,我們討論一下外貿。

在您看來,特朗普提議的60% 的關稅,它實施的概率有多大? 

另外,我們回看特朗普任期,之前那些關稅的影響主要在哪裏? 

洪灝:有很多美國的進口商都在囤貨,

因爲他要提前應對川普 60%的關稅。

當然,他這個所謂的關稅承諾,可能也是競選的一個噱頭、一個口號,他需要一些能夠引人注目的口號去幫助自己的競選獲得勝利。

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競選的口號,不一定能夠做出來。

2018 年的時候川普上台,進行對華的貿易战,從那時到現在,

中國對美的貿易從第一位降到了第三位,墨西哥和加拿大應該是前兩位,第三位才是中國。

但是美國對華的貿易赤字,以及中國的外貿的盈余,還有央行的外匯儲備,其實它還是在不斷增長。

所以,這也說明了,我們中國相對的出口的優勢,並不是政府補貼出來的,而是卷出來的。

我們中國的很多廠出海去了墨西哥,通過墨西哥去供應北美的市場。

所以你說,加 60% 的關稅能夠讓其他國家對美國的出口,或者說美國本土的產品,跟中國的出口在同一個水平上?

我覺得也不一定。

反而它還會傷害美國消費者的權益。

所以,首先,我並不覺得 60% 一定能夠做出來,現階段它只是一個競選的噱頭。

第二,即便你增加了 60% 的關稅,你也不一定能夠對衝掉中國出口的優勢。

在中國企業出海到其他地方,去進行生產的時候,我們就發現了,其他地方沒有辦法復制中國的卷文化。

所以,我覺得大家並不需要太擔心。

等他上台可以進行關稅打擊的時候,其實也到了 2025 年的一季度。

同時,進行關稅的橫徵暴斂也不是總統一個人說了算,這些都需要走一定的程序,

所以,即便要出台,它也有一段時間留給中國企業進行准備。

黃金白銀這些貴金屬

它是遠遠沒有漲完的

問:您在最近的演講講到一點,就是認爲,不論是黃金還是整體的貴金屬,可能跟勞動生產率的周期有一定的關系。

這是比較少從其他的經濟學家聽到的一個觀點,這整個邏輯是怎么去思考的?

洪灝:首先我們在圖上能夠看到一個非常明顯的相關性。

黃金的周期,一般滯後勞動生產率的周期大概7-11年左右。

所以你會看到,當勞動生產率 pick up 的時候——

因爲整個社會經濟的增長,都是依靠勞動生產率的進步、人口的增加以及綜合勞動生產力去提高,

這是人和資本相互的作用。

所以你想象一下,當勞動生產率提高的時候,整個經濟周期重新擡頭的時候,經濟增長勢必需要更多的貨幣。

在布萊頓森林體系破滅之前,70 年代初,其實黃金是一個儲備的貨幣。

也就是說,經濟的增長影響到了對於黃金的需求。

之前貴金屬,無論是金和銀,都是社會經濟進步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所以當勞動生產率周期向上,帶動經濟周期的修復向上,

這時候對於貨幣的需求增加,這就體現出來金價、銀價等貴金屬的價格上升。

這是布雷頓森林體系破滅之前的情況。

之後,我們就有美元了。

美元變成全球的儲備貨幣之後,黃金作爲全球儲備貨幣之一,它的作用還是存在的。

比如說,我們最近看到,中國央行接近連續兩年購买黃金,去補充黃金儲備,

同時我們也看到,全球的黃金價格不斷上漲。

整個市場也在告訴我們,當經濟發展的時候,我們整個儲備上升的時候,黃金即便不再是最主要的支付手段,但是它作爲儲備的一部分,它還是會被動地往上漲的。

這個很好地解釋了,爲什么經濟發展,黃金它也會漲。

同時,我們也看到了,美國在印更多的美元,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從 2008 年的 8000 億美元漲到現在8萬億美元,

歐央行的資產負債表比美聯儲還要大,中國央行、日本的央行也緊隨其後。

所有的國家,它的資產負債表都是在變大的,這不僅僅是爲了放水、寬松,也是經濟發展的需求。

現在我們也看到,一個新的革命——第四次工業革命正在展开,這就是AI 的革命。

但是這一次新的工業革命的後果就是,對於貨幣的需求量,它一定會上升的。

因此,黃金作爲一個儲備貨幣,無論是因爲你狂印紙幣去適應這個新的時代也好,還是從歷史的規律也好,

我認爲,黃金、白銀這些貴金屬,它是遠遠沒有漲完的。


標題:洪灝:黃金白銀遠遠沒有漲完,房地產出現了一些可喜變化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信息之目的,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絡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