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問觸樂·兔年篇


“觸樂問觸樂”是我們幾年來堅持的一個有點腦洞的策劃。在這個特別策劃中,觸樂的每位成員會採訪一位觸樂的同事(包括你平時不怎麼會在網站上見到的名字),採訪對像是由抽籤決定的,依然遵循媒體精神,沒有事先編排的橋段,所以里面可能有很多讓你意外或感興趣的東西。這個策劃如同我們的年終合影,每年精心留下一張。

如果你感興趣,可以在觸樂官網以及觸樂微信公眾號(chuappgame)中搜索“觸樂問觸樂”,就能看到過去幾年的“留影”——我們已經把傳統發揚到第8年了!

在歡樂的大年初一,你有什麼問題想問我們,或者問身邊的朋友們呢?歡迎留言!

陳靜問祝思齊

1、假如要用一個字或者一個詞來總結過去的一年——就像有些綜藝節目裡的“年度漢字”那樣,您會選擇哪個字或者哪個詞,為什麼?

我會用“躺”。因為過去一年讓我感到太無奈了,甚至連憤怒都沒力氣,而且也無濟於事。過去一年的整體氛圍也多少影響了我的精神狀態,讓我整個人都喪失了動力。我只能盡量躺著熬過那些讓我覺得非常荒誕的時刻。

2、您對“魂”系列的愛好有目共睹,如果要在“魂”系列裡挑一個人採訪,您會選誰,問他或她什麼問題?

我會採訪偉大的太陽戰士索拉爾:“你真的不知道所有人都喜歡你嗎?還是明知故問?如果是明知故問,你是故意撩我嗎?”

索拉爾在看太陽,我在看索拉爾

3、作為觸樂辦公室“卡比”愛好者第一人,如果有機會為“卡比”設計一款周邊,您想如何設計?

款式不是很重要,希望有真正的卡比親一口就能回血的功能。我很需要這個。作為悲慘的社畜,誰不想在公司抱著卡比就隨時保持滿血狀態呢。

《星之卡比:探索發現》裡面不能和隊友親親回血,我感到非常難過

祝思齊問劉翁嫿

1、您似乎是我司接觸國產手游比較多的老師。就我個人而言,很難玩下去的原因在於很多手游的“上班感”。不僅有月卡這種需要穩定課金的東西,每天還有各種日常任務,讓我感到十分疲憊。您是如何做到同時玩好幾款手游的?如何分配花在每個遊戲上的時間?

您的體會我也深有同感。就個人體驗而言,即便不考慮打工式的“周常”“通行證”,手機遊戲也差不多只有10%的“有趣時間”,剩下90%都是充滿了重複通關和瑣碎日常的“無趣時間”。事實上,手游廠商們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要不然五六年前還人人喊打的“掃蕩”“自動戰鬥”如今也不會成為手游的標配……

為了10%的“有趣時間”而忍受90%的“無趣時間”聽起來有些吃虧,但或許“無趣時間”才是手游的精髓:通過西西弗斯式的勞役給人一種“長線投資”的錯覺,讓人感覺自己似乎高效利用了碎片時間……不過,現在的我也玩得很隨性了,很少真的在每個遊戲裡“上班打卡”。玩遊戲嘛,最重要的還是開心!

我最早接觸的幾款手游之一……真是令人懷念

2、您似乎業餘在進行原創角色(OC)的創作,平時也會自己畫點小畫,但因為缺乏交流平台和其他原因,在這方面能夠獲得的反饋和互動遠低於現在流行的其他作品,尤其是同人二創。這方面要怎麼辦呢?

答案是找圈子裡的大手讓他們幫忙轉發……當然不是!如果要考慮傳播度,可能就需要思考“怎樣的內容才會讓人想要評論或轉發”,例如漂亮的插圖、有趣的漫畫,或者是能引誘人點進去的故事。就我的習慣而言,相比起碎片化的設定,我還是更喜歡完整的故事。再現實一點,也要考慮合適的噱頭和劇情上的誘餌……

話又說回來,創作的過程本身就令人享受。作為一項興趣愛好,它沒有門檻,不費錢,就算最後沒什麼反響,能為生命中的某段時期留下一些記錄本身就很有意義——比玩手游有意思多了!

3、作為我司指定的鑽研AI配圖的人員,您在親自上手之後對AI的看法是否和一開始有所區別?

總的來說和之前想像的差別不大,意外的地方只有兩個:首先是模型學習迭代速度太快了,儘管早在接觸時就有所預感,不過沒想到現在的效果和效率都這麼好。其次是AI對自然語言的理解也做得比我想像得優秀,即便描述相對抽象,AI也能交出不錯的答卷。真是科技改變生活!

一張測試時生成的游泳小兔

劉翁嫿問陳靜

1、雖然咱們總是在吐槽各類作品的奇葩操作,不過2022年確實也出了不少佳作,您覺得在過去一年看過或玩過最滿意的作品是什麼? ——遊戲、小說、漫畫或影視均可。

這個問題還真的不好答,因為我讀書、看電影、玩遊戲都有很嚴重的滯後性。我想提一本書,查了之後發現是2021年的;又想說一個遊戲,回想一下,2020年的;更不用說那些原本就沒什麼“時效性”的作品了……思來想去,就推荐一本我心目中既值得多次重讀,又不用特別頻繁重讀的書吧——《孽海花》。

2、您覺得目前我司周邊外賣水平排行第一的店是哪一家?

以“實在想不出吃什麼就點這家”的標準來說,毫無疑問是台客厚甲便當,它無數次拯救我於選擇困難症的水深火熱之中。感謝它!

用力曬貓(索尼版)

3、如果只能在貓和薩菲羅斯之間選擇一個共度餘生,您會選擇哪一方?為什麼?

這個問題我連猶豫都不用猶豫,當然選貓!作為一個真正養了貓的人,貓對我的意義可太重要了(此處略去3萬字),一言以蔽之,就是沒有人能拒絕貓!

延伸閱讀  七月的這5部冷門新番少有人關注,但卻很值得一看

當然,從“我全都要”的角度來說,既然我已經養了貓,那選薩菲羅斯才合理。但實際上,根據我對薩菲羅斯的了解,這傢伙是典型的可遠觀而不可褻玩,他可以在我的屏幕里和我共度餘生,走進現實就算了。

繼續用力曬貓(任天堂版)

世界問梅林粉杖

1、3年前您跟我說“歲月把我變成了一個平和的人”,這些年您更加“平和”了嗎?

我可能還是更加平和了,尤其是在如今突然變化的形勢下,可能也必須平和。大事小事,人生里無奈的事真是太多了。比方說,樓下的快遞本來是上門服務的,現在人家不打電話確認,找各種理由,死活就不肯給你送上來,不平和似乎也沒別的辦法。

但人生就是這樣啦。世界是什麼樣的,取決你看待它的態度和你自己可以做什麼,主觀的意味很濃。實際上世界一直是這樣,古往今來,幾千幾萬年來都是這樣,這裡好一些、那裡壞一些,隨機出現,循環往復。覺得世界變好了或者變壞了,那一定是你的錯覺。你覺得很糟的東西,比爛的時候一對照,好像你還算是幸運的——我是個業餘歷史愛好者,這些東西看多了就真的不值得奇怪,有利於人變得平和。

順便說,我現在特別討厭那種讀了滿肚子書,講起來頭頭是道,引經據典,什麼國內外的作家、詩人、哲學家講過什麼倒背如流,但是就解決不了問題,只能冷嘲熱諷的人。當這樣的人,尤其在網絡時代,真是沒有成本。

我希望未來我可以多做一些實際的事兒,有一些看得見的成果,也許那可以讓我真正感覺到平和。

2、這些年您身體的哪些部位或機能有了明顯改善(幾乎不可能)或衰退(請重點細說)?

我和我認識的朋友,好多也是玩遊戲的,想在這些人類的身體機能裡找點正能量其實不太容易。我時常會在噩夢裡見到可怕的情節,比方說好好的腰啊,蹲下一起來就斷了……但我想了想,還是有一些正面的東西可以說:我的手的機能還是略微改善了,變得更好了一些。以前每天和台式機打交道,用鍵鼠玩遊戲的時候,腱鞘炎、彈弓手真的很嚴重,有時候難受起來很想把手掌直接切了。

後來,我把台式機的很多功能分化給了手機、平板、遊戲主機以及筆記本電腦。手機、平板的操作基本上只費手指,不會牽動敏感的神經。遊戲主機用的是手柄,特別人體工學,應該算鍛煉手部功能了?筆記本有觸摸板,而且觸摸板屬於熟能生巧,我甚至可以拿觸摸板用PS,摳圖飛快,也就用不到什麼鼠標了——完美!

3、過去的一年您花得最值的一筆錢是什麼? (限實體物品)

一台電視?我以前沒想像過85寸的電視是什麼樣子,我只是知道電視、顯示器這些的東西都是越看越小,小到一定程度就該換了。直到真的領了一台85寸的電視回家,才有了切實體驗。寬度超過我的身高,配合好一點的音響設備,不管打遊戲還是看電影都只有一個“爽”字可以說。

有餘糧的玩家朋友們,不要吝嗇自己的錢包,早買早享受,畢竟85寸也會越看越小的……

連抽卡都感到更幸福了……

梅林粉杖問祝佳音

1、人生總是充滿各種戲劇和轉折,對遊戲的興趣往往也是。您在過去一年裡對遊戲的喜好有什麼變化嗎,還是完全一成不變?現在喜歡玩什麼遊戲?我是說,純粹的遊戲。過去這些年,您談了很多的業界,很多很多,但大過年的對吧,很想听您簡單地聊一下游戲,就只是……每天下班了,或是困了累了的時候特別想拿來解乏的那些遊戲。

其實到我這個年紀,現在對遊戲的喜好基本上已經固定了,我覺得我對遊戲的喜好整體變化不大,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玩遊戲的熱情其實逐年下降——要么是我的問題,要么是遊戲的問題,要么都有問題。今年就沒什麼特別喜歡和投入的遊戲,“戰神”新作我打到三分二,實在厭煩了猴兒一樣跳,放下了;《木衛四協議》玩了1小時,就靠不想玩它我才把《戰神》打了三分之二……我反倒還是偶爾玩玩“三男一狗5”……

2、祝老師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的一些問題,需要回應了!怎麼看待同事們過去這些年來傳播的謠言,什麼“陪領導踢球”啦,“心服口服”啦,讓領導踢到開心是我們的企業文化嗎?

我們的企業文化是盡量讓每一個同事都感到快樂。踢球往往被看成是一種零和博弈——勝利者只有一個,但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在觸樂,陪領導踢球往往兩個人都會開心,因為比起勝利,領導更喜歡鏟人,只要在遊戲裡鏟到人就會開心,鏟傷人就更開心,所以一般是領導鏟幾個人,我獲勝(淨胜球一般在50到80個),大家都很開心。

3、觸樂問觸樂有免死金牌嗎?在這裡提問如果太欠、太尖銳,會死嗎?

看您說的,不會死!隨便問!

祝佳音問田羽

1、您負責我們的商務工作,談談這半年讓您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合作吧!

去年印象深刻的合作還真是不少……但要說印象深刻且有意思的合作,應該是我接到《雙相》作者的合作郵件那次吧!

在我入職前也曾看過其他編輯老師們寫的一些關於少數群體的文章,像是關於孤獨症的Game Jam,或者是關於阿爾茲海默症的《6棟301房》等等。我當時只是一個普通讀者,以前的工作經歷也跟公益項目沒有任何關聯,所以這次收到對方的消息時感觸很深,像是把我原本站在遠距離觀看的視角拉近了一樣,第一次作為合作者近距離參與。

期間我和陳靜老師在選題會上聊的時候,她非常認真地對我說:“我們好歹也算是少數群體之友。”——所以,為這次的選題牽線搭橋也讓我多少有了點兒使命感,最後促成了合作。

延伸閱讀  盾之勇者成名錄2:書勇再次登場,要抓小浣熊做實驗!

這次合作也算是我與公益項目之間距離最近的一次。他們是不該被忽視的人群,我也想在自己有限的能力範圍內盡量多關注這些少數群體。感謝景浩宇老師和陳老師對我的信任和幫助,也直接感受到了我司在企業文化中充滿人情味的包容。

坐在辦公室裡,我每天都會通過聊天對話框裡跳出的信息接觸形形色色但面龐模糊的人,唯有這次,我確實通過聊天看到了些許清晰的輪廓。

據說銀杏的花語是“堅韌沉著”

2、在新的一年裡,如果您可以讓鄙司提出一個新的策略,您希望是什麼?為什麼?

為了增加團隊凝聚力和同步合作的協調能力,我建議增加一個定期團建“賽博競技運動”如何?這樣就可以在公司內部增加和領導踢球的人數了!不會的人(比如我)可以從足球規則學起嘛!反正菜鳥輸球也不丟人。

3、過去一年裡最讓你生氣的事兒是什麼?為什么生這麼大氣?

我一般生氣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快則十幾分鐘,慢則半天就過去了,很少有會讓我記得很久的。要說去年最讓我生氣的事,大概就是我連續第三年報考N1失敗了——不是考試失敗,是連報名都沒報上!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最近幾年北京的考場數量少了一多半,而且2020年12月之後的場次,每次報名時座位都是2分鐘內就報滿,甚至連2022年12月的北京考場,在臨開考之前也被緊急通知考試全部取消了!自從第一次N1考試失敗後,我就在準備下輪再戰,沒想到下一輪準備的時間一下就過了3年……這時候反而開始羨慕起用校園網報名的用戶們……

但這也不算是最令人生氣的,畢竟連續3年都報考失敗,連門都沒進去,心態上也就佛了。去年夏天最後一次報名失敗之後,我總覺得這樣下去搞得高不成低不就,人還是需要一點壓力才行,於是我就給自己定了一個新目標:2023年,轉投去報考CATTI吧!

結果前幾天就收到了CATTI調整的消息:2023年起,CATTI改為一年僅考試一次……

面對遙遙無期的考試報名,複習和刷題的動力也變得越來越低,每次想起來是真的生氣。當然,這份生氣裡更多的還是對自己的怠惰感到沮喪和失望……

景山公園的吉祥輪,藉此給大家拜年啦

田羽問彭楚微

1、去年AI深度學習在各行各業都引起了廣泛討論,如果AI能作為助手在您的工作中實現一個功能,您想要實現哪個部分?

我最想要一個能讀取我內心活動的AI!寫東西的時候,總覺得很多隱秘的、一瞬的靈感或者詞句在寫作的過程中被遺失了,很多東西,要么是我沒法察覺,要么就是根本寫不出來…..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有這樣的感覺,希望有一天AI能實現這一個功能!

貓也能部分提供這個功能就是了

2、對您來說,去年有什麼令您印象深刻的回憶嗎? ——不限於遊戲和生活中的。

去年忙著談戀愛,所以我的回憶都是圍繞著愛情的悲傷和歡愉展開的……這些回憶裡我印象深的是我和她最初相遇、同居的時候:她大多數時候躺在那兒做著白日里的迷夢,多半悄無聲息。有時候她用三言兩語提到了一個驟然而至、轉瞬即逝的念頭,我定睛凝望著她呼出來的熱氣裊裊上升,直到天花板上。

在光亮而下著雨的黃昏,我們待在家裡,各自分開坐著,沉默不語長達一個小時之久。她手裡拿了一本她愛看的女性小說,我在看歷史小說,只要我把書放下來,就看見那姑娘在那兒。然後我覺得非常滿足。我還在她的浴室裡放了一隻簡陋的架子,以便讓我的香皂可以和她的保濕霜放在一起,讓我們倆的牙刷可以並排待在同一隻漱口杯裡。我們出外散步的時候,我們和路上遇見的一對對年輕男女相比,覺得自己比人家都勝一籌。同時,我們又因自己和別人相像而感到愉快,因為我們大家都是一個祥和、安適的大千世界裡的一個組成部分而感到欣慰。

那是段無憂無慮的生活,在那時候,我們倆好像能夠把那種平靜而有力地束縛住男男女女的傳統觀念拋在一邊,制訂出我們自己的規律。我們過一天算一天,貧困而逍遙,追求的是歡樂的極致,快活得就像豬仔似的,無憂無慮,把家務呀、個人的清潔衛生呀,全都不放在心上。我們一度讓自己擺脫世界的羈絆,雖然過得淒慘,但是很快樂。

這段回憶我會永久記得。

3、春節打算玩什麼遊戲,今年將要發售的遊戲中有沒有特別關注並希望推薦給大家的?

春節打算玩一款叫《地心護核者》的遊戲(現在也在玩,而且在之前的文章裡我也推薦了)。我打算在這個遊戲裡修一條鐵道,從南邊通向北邊,然後每天坐著礦車來回巡視,用彈弓打每一個路上的穴居人、蘑菇怪和史萊姆。

今年要發售的遊戲裡最期待的是《臥龍:蒼天隕落》,我喜歡三國題材,也喜歡“仁王”系列和“魂”系列,所以對這款遊戲期待很大,也希望到時候能和小祝老師一塊攻略!

再見了,健身環!

彭楚微問周凊水

1、您在觸樂的微博評論區裡被讀者們叫“運營小姐姐”時是什麼感受?

時下“虛擬主播”十分熱門,我的心境大概和他們的“中之人”差不多。當我在翻閱評論、轉發等內容時,我並不是扮演的自己的“物理人格”,而是作為一個和“虛擬主播”差不多的人格存在。

我覺得無論被稱為“小姐姐”“小哥哥”,或者別的什麼代稱,都不是重要的事情,當你把“他”(指中性)看成一個“人格”,就不該用二元性別的觀念來束縛自己的思維。

2、過去的一年裡,您玩過最中意的遊戲是哪款?為什麼?

《怪物獵人崛起:曙光》吧!我之前也玩過少數幾款“怪物獵人”系列的遊戲,但這是我第一款真正玩進去的作品。當然也和其他朋友天天催我一起“打獵”有關係,如果只是我自己玩的話,最多只會在這個遊戲上花50到80小時的時間,通一下劇情就擱下了。

《怪物獵人崛起:曙光》中也有一些不錯的風景

在我看來,《怪物獵人崛起:曙光》更像是一個和“動森”“馬力歐派對”類似的聚會遊戲,我並不在意規則、競速、配裝最優解之類的東西,和朋友一起玩遊戲是我最大的樂趣。

當然,選擇“神威太刀”流派極大鍛煉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一定程度上穩定了我的血壓,讓我變得更加能“感受寧靜”。

3、請問您在過去一年的工作中,遭遇過的最大困難是什麼?

延伸閱讀  《向山進發4》今天推薦這個?並不是!而是彗星社的《後宮露營》

在過去的一年中,我思考最多的應該是邊界問題。某種程度上也是因為行業前景的不明朗和一些既定計劃的推進十分緩慢導致的自我困惑。

我在過去的一年裡多次思考過“我能幹什麼”“對現狀有什麼改善”“我需要什麼助力”這3個問題,不過在當下而言,我並沒有得出一個很好的答案。

這一點在我看來是因為知識水平的限制,我在大學畢業之後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儲備不夠用,也使得我解決很多問題的層次不夠高,只能走一些“野路子”,無法通過更好的視角來看待問題。希望在新的一年里通過不斷學習獲得進步,解決這些困惑。

週凊水問景浩宇

1、作為編輯部繼梅林粉杖老師之後最了解內娛的人,您最喜歡的內娛明星是誰?喜歡哪幾點?

這個問題太難回答了,一旦回答不好將會對我司聲譽造成重大影響。其實在我司的內娛領域,我和梅林粉杖老師主管不同部分,業務基本互不重疊。我關注內娛主要也不是為了喜歡誰,觀察流行文化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嘛。看看我們這個年代,這片土地上的人都在一窩蜂幹什麼,不比去動物園有趣嗎?

2、您如何看待“陪領導踢球”這件事,是否也會“樂在其中”?

在來到我司之前,我就曾經拜讀過祝佳音老師的那篇雄文。真是美輪美奐,在我心目中和祝老師的“石景山”系列文學並列,值得流傳千古。就“陪領導踢球並巧妙地使領導開心”這件事來說,我實際上相當認可這種做法。作為一個討好型人格,我本人一貫的生命宗旨就是盡量使身邊的人高興,再欣慰地看著這一派祥和的局面。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開心嘛。所以,不僅是陪領導,陪誰踢球我都會盡可能讓彼此都樂在其中。但問題在於,不管是現實還是遊戲裡,我都不會踢球啊。

但是可以陪領導打麻將

3、您認為和過去的自己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尤其是寫過“爆破網課”選題之後。

如果您指的是在我司工作這段時間之後和以前有什麼不一樣的話,那可能就是對於“林子大了什麼鳥兒都有”這句話有了更深的體會吧,寫“爆破網課”選題那段時間尤甚。

其實對這種未成年人的惡意我倒沒有感到很驚奇,畢竟大家也都是從動蕩的中學校園裡過來的,對十幾歲男生是什麼面目心裡有數,讓我沒想到的主要是寫完文章之後……我本以為這樣的臥底報導會導致他們惱羞成怒的報復,結果文章發出去,甚至在獲得萬轉之後都沒有任何動靜。據我觀察,這些“爆破手”中至今沒有任何人看到了這篇文章……只能說媒體工作的影響力有時候遠遠沒有想像中那麼大吧。人們都生活在不同的信息圈層裡。在你這個圈層裡上了微博熱搜、物議沸騰的事,在他的圈層裡根本就無人提起,也就談不到什麼影響了。

景浩宇問世界

1、眾所周知,您在我司負責所有的作者投稿以及對接可愛的等等老師,請問在這一年裡讓您印象最深刻的稿件是哪一篇?為什麼?

《如何用遊戲幫助住院兒童康復》,希望這樣正能量的文章越多越好。

2、在不考慮租金的情況下,請您為我司在北京挑選一處辦公地點,您認為哪裡是您最心儀的區域?

白雲觀,畢竟離家近,而且給人以莫名的安全感,使得人整個心身能夠投入到工作中……

3、我和您的工位恰好處於對角線的兩端,這使我成了本司日常離您距離最遠的人,這時常令我感到難過。但我相信距離無法阻擋靈魂的碰撞。藉此機會,請您用3個詞來談談對我的印象。

山羊,岩漿,沙塵暴。

Scroll to Top